财经观察:中国核电IPO前景迷雾重重

雾霾之下,中国核电巨量IPO即将启动。从招股书来看,中国核电业绩可谓光鲜亮丽。中核集团为何要将优质资产上市?IPO能否受到投资者青睐?

中国核电巨型IPO启动

雾霾之下,核电企业正蠢蠢欲动。中国核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核电)日前发布招股说明书,计划将25%的股份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融资约162.5亿元,用于建设新核电厂。如果该交易完成,将成为2010年年中以来国内最大的一次IPO。

中国核电经营范围涵盖核电项目的开发、投资、建设、运营与管理,核电运行安全技术研究及相关技术服务与咨询业务等领域,其母公司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下称:中核集团)运营着中国约一半的核电站。

中核集团早在2010年就在筹备上市,但受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影响,上市计划一度被搁置。进入2014年,雾霾等严重的大气污染促使政府重新考虑核电。

根据中国能源局的规划,2014年国家将新增核电装机864万千瓦,较2013年增长近三倍。中国核电上市计划得以推进。

“优质资产”只是表象

中国核电招股书显示,2013年中核集团总资产为617.97亿元,净利润70.58亿,中国核电总资产189.02亿元,净利润为51.22亿元。

表面上看,中国核电以30%的资产,为中核集团创造了超过70%的净利润,可谓优质资产,但实际上可能并非如此。

核电厂具有建造费用昂贵,运行费用便宜的特点。一个核电站建设动辄需要上百亿甚至几百亿元的投资。中国核电近四年只有一台机组投产,而在此期间共有12台核电机组开工建设,运营利润相对于巨额投资依然是“杯水车薪”。

建设周期长也是一个问题。一般来说,火电站建设周期在2年左右,而核电站的建设周期需要5年以上,拖延工期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

中国的秦山核电站从1985年开始自主建设,1994年才开始商业运行。

中核集团承建的三门核电站在建造过程中也并不顺利,工期延误至少两年,而作为核电站核心的主泵制造也进度缓慢。据招股书披露,三门一期工程规划投资408.26亿,可能出现20%的上浮。建设周期过长存在着人力成本和物价上涨等不确定性因素,也使建造成本难以控制。

前期投资过高和投资周期过长都加大了中国核电融资的难度。

监管漏洞给IPO埋下隐患

一直以来,公众对核电相当陌生,缺乏监督能力。即便是核安全部门,对核电企业也存在监管盲区。

例如,负责安全监督的国家核安全局是环保部的下属机构,而大型国有核电集团则属于国务院直管,这种设置限制了核监管机构的独立性和权威性。另外,国家核安全局并没有自己的研发部门制定技术标准,对部分安全隐患无法做出评估判断。核电企业通常比国家核安全局更了解核电站的运营情况。

国家审计署的审计结果显示,中核集团2009年多计利润11.07亿元,占当年利润总额的19.48%。

在2008年前后,中核集团原总经理康日新、中国技术进出口总公司原总裁蒋新生、中国广核集团原副总经理沈如刚相继落马。原因则是或涉泄露国家核电机密,或涉操纵核电工程招标。监管漏洞也给核电企业IPO埋下隐患。

在监管方面,美国、法国等核发达国家的经验值得借鉴。在美国,所有的电力公司经过核安全当局的审批都可以成为核电站运营商,属于高度竞争性的体制。美国将核管会置于国会之下,独立于美国政府管理部门,负责对核电项目的审批、监督、核发许可证。美国政府的能源部、环保署、美国联邦电力监管委员会与核监管委员会相互独立并行。这种机构的设置有利于履行监管职能。

法国的电力供应则由国家电力公司所垄断,它也是唯一的核电站运营商。

为了把核电站运营单位和核安全监督机构的职能完全分开,法国政府专门成立了核管理局。2002年,法国重组了核安全与辐射防护总局,负责核安全与辐射防护监管政策的制定和实施。

对核电企业来说,安全问题仍是重中之重。中国核电筹建的项目多在内陆,而关于内陆核电风险的争论不断。内陆核电站选址城市人口较为稠密,一旦发生地震或者其他原因而导致核泄漏,造成的危害比沿海核电站更大。这导致内陆核电被排除在中国“十二五”规划之外,内陆核电的风险也给中国核电的IPO前景增加了不确定性。

安全是核电企业的关键指标,在监管滞后之下,安全隐患很难杜绝,中国核电IPO前景仍迷雾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