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在存900万被银行开除员工取走 银行获判无责

张菊花诉称,2008年6月2日,她在扬中工行开户并办理了半年期的银行储蓄存款业务,将900万元存入该行。存款到期后,她去扬中工行提取存款时,发现存款已被他人转走。当时扬中工行拒绝按储蓄合同偿还她存款及相应利息。

中国江苏网5月21日讯(记者 米格)存进银行900万,半年到期后存款却没了,银行称和自己无关,这是为什么?来自温岭的张菊花一纸诉状将江苏扬中工行告上法庭,要求扬中工行返还存款900万元,并承担同期存款利息。此案经过江苏省高院二审,今日判决驳回张菊花诉求,支持工行主张。

在一审中,扬中工行一审辩称,张菊花的存款是何卫华为其办理的,当时何卫华已经被扬中工行开除,办理业务纯属其个人行为,何卫华私刻银行印章为张菊花办理业务,办理结束后,密码和存单又都交给何卫华保管,这本就是何卫华与张菊花之间发生的民间借贷关系,扬中工行不应承担责任。

一审法院驳回了张菊花的诉讼请求。

对此,张菊花诉称,在业务办理过程中,何卫华是以扬中工行营业部经理的身份出现的,业务办理也是在扬中工行营业部主任办公室完成的,同时还有扬中工行其他员工的配合。即使何卫华向她提供的承诺函、保管单上所盖扬中工行业务公章及经办人洪伯章的签名均系伪造,但作为普通人的她是无法辨识公章及签字真伪的。

要弄清的是,何卫华既然已经被银行开除,为什么还能在银行办公室里出现,而且还能在银行职员的配合下为张菊花办理业务?

今日,江苏省高院对此案进行了二审,宣判驳回张菊花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决。

二审认为,张菊花和扬中工行之间存在存款合同关系。但何卫华给张菊花出具了保管单、承诺函,还在上面加盖了私刻的扬中工行业务印章,这种行为不属于银行业务,何卫华无权以银行的名义来进行这样的行为。

在这过程中,张菊花并非善意无过失,她在开立账户后,将银行卡、U盾及密码都交付和告知了何卫华。张菊花当时在台州华融担保公司工作,以她这个身份,不可能不知道这个行为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结果事实是,何卫华取走了这笔钱。

而且开户说明书上也明确记载了“客户应妥善保管牡丹灵通卡及存折,银行工作人员无权代客户保管,密码请牢记,切勿泄露;客户若同时申请开通电子银行业务,应妥善保管U盾或电子银行口令卡,银行工作人员无权代客户保管。”

因此无论何卫华当时是否银行工作人员,有关行为的发生地点是否在银行办公室,都可认定这一行为并非属于银行业务,扬中工行与张菊花900万元存款被提取不存在因果关系。因此,扬中工行不应对张菊花承担付款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