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楼模特引发的模特界黑幕大曝光

年仅20岁的俄罗斯超模科尔舒诺娃堕楼身亡后,警方已裁定她自杀,但她的死因依然众说纷纭,更有传言指她实际是遭俄罗斯黑帮害死。

其后,有美国媒体便以此为契机,通过采访资深模特界人士,揭露出名模风光背后的西方模特界黑幕:许多最小年纪仅13岁的少女模特通常离乡别井混迹T台,成为经理人的赚钱工具,很容易变成被客户奸淫的对象,而巨大的压力也使得她们染上赌瘾和毒瘾,最终走上绝路。

由于俄罗斯超模科尔舒诺娃的堕楼案件炒得沸沸扬扬,美国广播公司访问了在纽约工作、自13岁起就在模特界打滚的诺埃尔-阿什曼。38岁的阿什曼称,他知道很多模特界黑幕:这些少女模特儿恍如走入狼群的羔羊,身旁满是凶险。邻居、公关人员、摄影棚工作人员、经理人,都可能是等待猎食羔羊的洪水猛兽。“有些人甚至会企图强奸她们。”阿什曼所指的包括模特儿公司的客户、摄影师,“经理人只想在模特儿身上榨取金钱,因此他们都对模特儿与客户之间的男女关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时装天堂米兰,有不少名模也承认,时装界存在很严重的性交易和吸毒问题,模特公司看准初来报到的少女思想单纯,于是布下天罗地网,哄她们走上卖肉生涯。经理人首先邀请模特免费试毒品,待她们无法摆脱毒瘾后,再把她们送入米兰的夜总会,或陪当地的富豪、政客上床,沦为男人的玩物。 对此,美国广播公司就阿什曼的言论向纽约市著名的两间模特公司Ford及Elite求证,但都遭到拒绝。阿什曼还说,许多外籍以及乡村少女离乡背井,在成长期欠缺父母保护,经理人就成为了她们的监管人,但他们利字当头,不会像真正父母般帮助子女面对问题。他说:“她们年纪轻轻就走红,其他同龄少女都在读初中的阶段,但她们就被迫进入成年人世界。

当模特儿可以穿上最新最美的时装,在天桥上享受众人艳羡的目光,但当地模特公司的行政总裁麦克马伦表示,这份职业绝非外人想象一样好玩,事实上这是一份十分辛苦的工作。麦克马伦称,模特儿每天都要一早起床,但在夜深时分仍要与摄影师待在一起,为的是拍下一些有趣花絮,加载她们的个人履历,希望借此对事业有帮助。 麦克马伦说:“你需要在社交圈显得活跃、亲切友善,否则没人想与你工作。所有人都当你是一件货物,于是你变成了没有灵魂的人。”这些都带给模特儿很多压力,严重者会导致抑郁,染上赌瘾和毒瘾,最终走上绝路。麦克马伦表示,他今年20岁的儿子便在一家当地夜店担任音乐师,在儿子身边的同事有许多来自外地的少女模特,有的甚至只有13岁。“她们还是小孩,根本没有社会经验,如果没有父母的引导和开解,这些模特无法适应身边巨大的压力,只好转而求助于各种精神麻痹,酗酒、吸毒、赌博、滥交,这就是无数下层模特的生活轨迹。”

不仅如此,少女模特们还可能遭到黑帮或当地利益集团的控制。关于科尔舒诺娃的死因,最近网上便出现阴谋论的讲法,指科尔舒诺娃是被俄罗斯黑帮杀害。阴谋论指出,俄罗斯甚至哈萨克的黑帮与属寡头政治集团的人士串谋,并贿赂俄国官员进行贩卖模特儿肉体的不道德交易,这类“黑市”牵涉金额庞大。有时装界中人指,科尔舒诺娃实际是被俄罗斯黑帮控制,她无法摆脱黑帮纠缠,因而感到绝望。一些时装界人士则指出一直有巴黎、纽约及莫斯科的黑帮控制一班年轻模特从事非法交易。 不仅如此,这种说法更牵涉到俄罗斯国营天然气公司,指称该公司设有大型模特儿网络及有子公司紧紧控制着模特,甚至以各类社交场合为名,把她们“供应”给一些企业大亨。 不过,由于领导世界潮流的欧洲时装界近年喜欢聘请十四五岁、身材颀长的模特儿,意大利政府已开始考虑模特低龄化的问题,担心她们会误堕酗酒和吸毒的深渊,打算禁止16岁以下的女孩走天桥。

在模特界,毒品素来都有“模特最爱”的外号,无论是大名鼎鼎的超级名模,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小模特,这些T台丽人们都中意于吸毒,以此来缓解过大的精神压力。 14岁那年与家人度假途中被星探发掘、后被誉为“时装界不倒传奇”、“全球最会穿衣服的女人”的名模凯特-摩丝就曾经因被英国媒体拍下吸毒时候的照片而丢掉价值近千万的广告代言。2006年,英国《太阳报》披露,凯特-摩丝曾和名模娜奥米-坎贝尔在一起去南非做慈善秀时,因二人有极大毒瘾,吸可卡因的摩丝更曾因此昏倒。有一天晚上,二人劲吸可卡因后,可能是受毒品影响,竟在酒店房中上演一幕女版《断臂山》。 而英国超模安德顿2007年底曾被卧底记者揭发“送外卖”卖淫,一晚肉金1万英镑(约15万人民币);她吸食可卡因的整个过程更被悄悄拍下。 30岁的安德顿为内衣品牌Gossard担任模特儿后一举成名。她向记者自诩,“自18岁开始,我就是内衣、比坚尼及泳衣的顶级模特儿”。她自言只是短暂出来“送外卖”,皆因要为伦敦诺丁山的3房新居供款:“我刚买了屋,手头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