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人民币贬值可能只是暂时性的

参考消息网7月3日报道 英报称,去年,对冲基金最流行的交易之一是借入日元,将杠杆放大至5倍,然后投资于人民币。投资者不但从人民币升值中赚到钱,而且获益于中国的较高利率——在宽松货币和零利率盛行的当今世界,人民币的利率高于多数其他货币。

这种交易还契合了中日两国的政府政策。日本致力于压低日元,中国则支持人民币渐进升值。这意味着没有波动性,使这种交易从风险调整后的回报率来看甚至更有吸引力。

报道称,自今年2月以来,这种划算的交易成为了过去式。表态希望终止这种单向赌博的中国政府,改变了方向,引导人民币汇率一度下跌3%,但仍远高于几年前的水平。

美国财政部不介意日本政府压低日元汇率,却毫无顾忌地批评中国改变汇率政策,这让中国官员大为光火。

汇率始终反映了政治和市场的双重动态。当前,看空人民币的理由有很多,不过经济大决战不在其列,虽然有些更悲观的对冲基金玩家深信这一点

反腐行动

中国的利率正在下降,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对比不再那么明显。房地产价格开始下跌,即使是一线城市的房地产投资吸引力也变小了。导致北京豪华商场、高端饭店和高档酒店顾客寥寥的反腐行动,加快了数百亿美元避险资金的外流速度。与此同时,外国直接投资的增长也在放缓。

宏观方面的理由也很有说服力。随着经济增速放缓,中国自然会降低人民币汇率以提高出口竞争力。毕竟,这正是安倍经济学的第一支(也是唯一真正强有力的一支)箭的内容,尽管其效果也不像以往那么大了。事实上,中国近来的出口表现已略有回升。

报道认为,尽管如此,这些拉低人民币的因素或许都不会延续太久。

没错,利率已降下来。货币市场基金收益率已从逾6%降至5%以下,但仍远高于几乎其他所有地区。中国可能会改变早先的紧缩立场。但与欧洲、日本和美国的央行(这些央行不是刻意努力推高资产价格,就是对正露头的资产市场泡沫视而不见)相比,中国央行仍在坚持负责任的货币政策。

此外,正如高盛在近期一份报告中所指出,资本外流也已经稳定,希望离开中国的资本基本已经离开。

最后,正如日本的经历所示,货币贬值并不总是刺激出口的有效途径。对于中国而言,不断上涨的劳动力成本(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在决定竞争力方面仍远比汇率小幅下降的作用更大。长期以来,中国一直致力于通过人民币升值来促使本国企业沿着价值链向上攀登。这一政策仍在实施。

“走出去”战略

另外,由于中国仍依赖进口的能源以及其他资源,从长期来看,人民币升值会降低投入品成本,提高中国的竞争力。根据一份联合国(UN)报告,今年中国对外投资额将首次超过吸引外资额。人民币升值也有利于中国政府推进中国企业(比如中信集团(Citic))“走出去”的战略。

所有这些可能都不是一目了然。中国政府也不希望它一目了然,原因同样来自政治和市场两方面。首先,中国政府不想被视为向美国的愿望低头,尤其是当中方认为美国的愿望很虚伪——美国也想让美元贬值以支持本国的一切出口,除中国渴望购买的能源和技术以外。另外中国监管机构真心希望人民币汇率能双向波动。

在今年6月在香港召开的伊拉•索恩(Ira Sohn)对冲基金大会上,一个热门的投资建议是持有人民币看跌期权,因为相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到今年底将跌至7元人民币兑换1美元。

但只要其他国家的央行官员们对支撑本国货币汇率不感兴趣,人民币汇率的任何下跌可能都是暂时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