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威事件”波及旗下3家上市公司市值三天蒸发11亿

方威用8年时间打造的“方大系”恐轰然崩塌。

6月30日,“方大系”掌门人方威正接受调查的消息传出后,其旗下三家上市公司方大特钢(600507.SH)、方大炭素(600516.SH)和方大化工(000818.SZ)齐齐宣布停牌。7月2日复牌至7月4日,三家上市公司市值3天共计蒸发11亿元。

6月27日,方大特钢公告,方大集团将终止实施把11家公司股权注入上市公司的承诺。这意味着,方大特钢将失去即将注入的11家公司,其中包括5家矿产公司。

上述11家公司涉及多家江西公司,而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刚刚落马。

6月30日至7月4日,理财周报记者试图从多个途径了解方威出事背后的故事。但三家上市公司对外态度异常谨慎,“目前公司经营正常,对方威事件仍在调查核实,对外界担忧上市公司股价恐受挫一事不予置评。”

41岁的方威如何在过去8年时间内,利用上市平台玩转资本腾挪术?涵盖70余家公司的方大系,将何去何从?故事还在继续。

股市枭雄时代

实际控制人“落马”,让中国资本市场上最为神秘的巨鳄“方大系”再次浮出水面。

当许多威震一时的“系族”企业或衰亡或沉陨之际,方威麾下的方大系却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从2006年到2011年,短短5年时间,方威直接控股方大炭素、方大特钢、方大化工三家上市公司和大型钢铁联合企业——江西萍钢实业公司(简称萍钢公司)及一个研究院、一个设计院等70多家公司。

方威崛起于西北大漠甘肃,擅玩资本魔方。方威真正踏上资本的舞台,是从控制甘肃海龙科技开始的。以其精准的入场时机而被外界称为“沙漠猎手”。崛起便是西北沙漠之洲甘肃。

2006年6月,地处甘肃兰州的原海龙科技上市后便连续3年亏损濒临退市,有着敏锐嗅觉的方威瞄准了这家当时国内最大的炭和石墨制品生产企业。

首先,方威由方大集团出面,和海龙科技及其大股东兰州炭素集团签署了委托经营协议,获得了海龙科技的代理经营权。

随后,在获得海龙科技经营权之后,又通过竞拍的方式,以8132万元获得兰州炭素集团公司持有的海龙科技51.62%股份,成为控股股东。并承担归还兰州炭素集团占用海龙科技的2.77亿元巨款。

不过,方大集团入主后,并没有拿出真金白银还债,而是通过实物抵债的方式,抵消了原大股东的欠款,使得方大系旗下整体炭素资产实现了借壳上市。

“方大系”雏形由此闪现。

方威的第二场战役是发动对南昌钢铁的收购。

在南昌钢铁的收购过程中,充分展现了方威的资本运作才能,以及对人脉资源的操纵能力。

2009年8月,在华菱集团、五矿集团、江西省内的新余钢铁等大型钢企参与竞购的情况下,方威旗下方大集团却成为了并购南昌钢铁的最后赢家。

2009年9月30日,江西省冶金集团与方大集团签署了股权转让合同,江西省冶金集团将其持有的南昌钢铁57.97%股权全部转让给方大集团,最终交易价为9.1亿元。方大集团成为长力股份实际控制人。2009年12月31日,“长力股份”变更为“方大特钢”。

对于南昌钢铁的收购,外界认为相关改制过程存在巨大的利益输送,尤其是对受让方设置的诸多前置条件,一度被指是为方大集团“量身定制”。

但这并没有阻挡方大集团在资本市场的兼并步伐,其中不乏一些赞同者认为,要想成为业界一流的企业,兼并重组是最佳捷径。

紧接着在2010年7月,方大集团又将*ST锦化(后改名方大化工)揽入怀中,成为*ST锦化的实际控制人。此一役,对方威来说,是关键一战,通过控股方大化工,最终完成被外界称为“方大系”资本帝国搭建完成。

向上市公司注入20亿资产

而翻开方大系的实际控制人方威的发家史,有许多家关联公司、关联机构以及牛散贯穿其中,共同发力构成了如今盘根错节的“方大帝国”。

据统计,方威在不到8年的时间内,将集团内共多项资产注入到旗下3家上市公司,其中向方大炭素注入价值19.6亿元资产,向方大化工注入价值5076亿元资产。

而在共计20亿资产注入后,两家上市公司则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均未交出令人满意的成绩单。

2006年,方大集团入主方大炭素。而在过去三年(2011年-2013年),方大炭素盈利能力逐年下滑,净利润分别是6.14亿元、4.69亿元和2.36亿元。

然而,在主业不佳的背后是方大炭素持续从方大集团高价购入资产。从2006年收购方大炭素开始,5年时间,方大炭素共接纳了方大集团共计19.6亿的巨额资产。

2010年7月31日,方大炭素将2.03亿募集资金收购方大集团全资子公司成都炭素公司100%股权,以快速实现特种石墨生产能力。

2008年1月到5月,方大炭素依次向方大集团购买抚顺莱河矿业公司97.99%的股权,方大集团旗下国贸有限公司60%股权、北京方大40%的股权,共耗资14亿元。

再往年,2007年3月,海龙科技(后改名为方大炭素)分别收购方大集团持有的合肥炭素52.11%股权、抚顺炭素65.54%股权、蓉光炭素40%股权,作价2.81亿元。

“从当时注入资产时看,方威的资本腾挪可谓一石三鸟,即实现了借壳上市,又盘活了方大系的炭素资产。”上海一位私募人士李秋平表示,“从公司近几年业绩走势上看,当时注入的资产盈利能力一般,也是拖累今天上市公司持续走熊的原因之一。”

而方大集团旗下另外一个上市平台方大特钢,却给市场交上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

2009年至2013年,在方大集团入主南昌钢铁(后改名方大特钢)之后,虽然公司营业收入改善不明显,五年营收分别为109.59亿元、124.6亿元、133.34亿元、133.55亿元、132.15亿元,但净利润提升不少,从2009年的3704.57万元增至2013年的5.85亿元。

在不少国内钢企爆出巨亏的情况下,方大特钢实现连续五年的逆势上扬。

然而上述一系列华丽数字,并不能让长期研究钢铁行业的私募人士买账。

“从2013年的业绩上看,拿方大特钢与同体量的抚顺特钢对比,后者2013年净利润仅为232.89万元。”王世雄表示,全行业都在亏损,就方大特钢在赚钱,而且这么高的利润并没有反映到股价上,近一年来,相对于钢铁行业,方大特钢逆市下跌12.42%。

无独有偶的是,在收购方大化工之后,方大集团同样将资产注入到公司。

2011年12月,方大化工以现金购买方大集团持有的葫芦岛锦化化工85.5%的股权、葫芦岛锦化公路运输100%的股权、葫芦岛锦化进出口100%的股权,交易价格总价5705.50万元。

资产注入并未给上市公司带来业绩上的好转。相反,在2009年方大集团入主后,公司业绩却一直不理想,净利润由2011年的12166.12万降至2013年的-9303.66万。

“在方大系的三家上市公司里,也只有方大炭素较为有生机”李秋平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随着方大系老板的“出事”,至于方大系的左膀右臂——钢铁、化工恐将难改颓势。

取消11项资产注入计划

6月27日,围绕着“方大系”掌门人方威被罢免的各种传闻、猜测甚嚣尘上。一石激起千层浪,方大系旗下三家上市公司无疑受到巨大冲击。

6月30日,方大特钢、方大化工、方大炭素均公告称临时停牌一天自查。为了避免公司股价因此事而大跌,作为“方大系”核心运作平台的方大集团公告称,“方威先生未失去联系,还在对集团公司的相关工作进行部署。”

“如果说,方威真的是如市场所说,通过在企业兼并重组过程中涉及到利益输送、行贿等经济犯罪行为,也不排除像当初的绿大地董事长造假案一样,最终国家队注入,进行资产重组。”华北某券商人士刘华英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

随后,理财周报记者以投资者的身份致电方大化工证券部,其工作人员言语谨慎,“关于方威先生被罢免人大代表的消息我们也是从公告中获悉,目前公司正在核实相关情况,公告届时会说明情况。”

除此之外,理财周报记者分别致电方大炭素、方大特钢。但截至理财周报记者发稿,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尽管三家公司的方威失联一事矢口否认,希望能给市场一剂定心丸,但其随后其一系列动作让人大跌眼镜。

作为“方大系”核心成员方大特钢实际上早已感觉到浓浓寒意。事实上,如果方威未出事,方大特钢逃脱不了要接纳集团11家资产的命运。

6月27日,方大特钢发布公告称,间接控股股东方大集团同时终止实施11家公司股权注入公司的承诺。包括萍乡市天子山铁矿有限公司、萍乡市润鑫矿业有限公司、萍乡市博凯矿业有限公司、新余市新澳矿业有限公司和新余市中创矿业有限公司5个矿产公司的注入承诺皆遭终止。

“11家公司注资计划均叫停,是否与公司实际控制人出事关联确实让人生疑。”一券商钢铁业调研员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从方大集团本意来讲,将矿业等资产并入上市公司意在解决大股东与上市公司同业竞争问题,同时实现钢铁产业一体化,降本生效。而一旦资产重组计划泡汤,对上市公司未来拓宽经营面可能会造成一定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方大集团还曾试图曲线入主江西国资旗下的新钢股份。

2014年4月,停牌近2个月的新钢股份发布公告,拟通过定增的方式收购萍钢公司,若此次得以顺利增发,则方大集团可绕道入主新钢股份。

不过,方大集团的计划终究没能获批准。2014年5月,江西省国资委暂停了此次并购。

“一方面,资产注入终止可能与苏荣的事情有关系,另一方面,从注入的资产类型上看,属于矿产等落后产能,证监会不批的可能性也很大。”北京私募人士王世雄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

与此同时,作为方大系核心平台方大集团于7月3日发文称,将减持东北制药1669.05万股股份。而值得注意的是,在方大集团直接或间接持有的上述3家上市公司股份中,目前被质押的股份总数超过14亿股。以3家公司停牌前收盘价计算,合计被质押的股票市值超过83亿元。

“减持说明方大集团对资金巨大的需求量,也显示掌门人方威出事之后,方大集团已经很难再通过股权质押获得资金。大手笔减持东北制药股份或许正是出于集团迫切资金需求。”王世雄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