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应稳中求进 维系8%增长率

经过30多年的飞速增长,中国经济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愈来愈突出,面临再平衡和转型升级的双重任务。只有实现转型,中国经济才能走上持续健康发展的道路、科学发展的道路。而要迈过这道“坎”,就要下决心放缓经济增速,从追求两位数经济增速的惯性思维中跳出来,认识到能实现8%左右的增速已是很了不起的成绩。2013年也是这样。

“2013年,中国经济仍将延续2012年总的走势,继续在稳定中求增长,3%左右的CPI和8%左右的经济增长率,实现一个相当不错的搭配。与此同时,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将在改革推动下,向前艰难迈步。”谈起2013年的中国经济走势,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卓元作出上述判断。

稳定经济首先要稳定物价,房价的走势应当引起人们更大的注意

张卓元认为,稳中求进首先要稳定经济,稳定经济则首先要稳定物价。从经济运行态势看,2013年将保持物价基本稳定,很多机构预测CPI上涨率在3%左右。其中上年翘尾因素一个百分点,资源产品价格上涨带动物价上涨一个百分点,其他新涨因素约一个百分点。如果不出现意外,2013年物价应能基本稳定,通货膨胀压力不会很大。

“目前值得担心的是房价。”张卓元指出,货币超发通货膨胀有可能通过房价的过快上涨(如年均上涨5%以上)释放出来,有一些城市房价上涨的预期到年初已经形成,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他认为,应对之策一是严格控制信贷和货币供应总量;二是采取更有力的措施打击房地产市场投机行为,包括揭发出更多的“房叔”、“房姐”、“房哥”等;三是用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扩大房产税试点。“要看到,房价过快上涨,在中国已不是一般的经济问题,而是一个重大的社会问题。政府领导人一而再再而三要使房价回归到合理水平的承诺,至今没有让老百姓看到实现的可能性,严重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他说。

“所以,保持物价稳定不能只看CPI上涨率,还要看房价等的上涨率。”他指出,中国2009年和2010年,CPI上涨率只有-0.7%和3.3%,可是同年商品房均价分别同比上涨23.2%和7.4%。出现了真正的通货膨胀,对经济稳定构成严重威胁。因此,房价的走势应当引起人们更大的注意。

实现8%左右的经济增长就很了不起

谈起2013年的中国经济增长,张卓元说:“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每年能实现8%左右的经济增长就很了不起。2013年也是这样。”

他认为,经过改革开放后30多年的飞速经济增长,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进入中上收入国家行列。与此同时,长时期积累下来的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愈来愈突出。经济面临再平衡和转型升级的双重任务,前者主要解决不平衡、不协调的问题,后者主要解决不可持续的问题。只有迈过这道“坎”,实现经济转型,中国经济才能走上持续健康发展的道路、科学发展的道路。而现在人们看得越来越清楚,要迈过这道“坎”,就要下决心放缓经济增速,从追求两位数经济增速的惯性思维中跳出来,认识到能实现8%左右的增速已是很了不起的成绩。

他还说,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和接着原来主要贸易伙伴经济低迷,使此后几年外需增速大幅下滑,许多高度依赖出口的部门产能过剩问题突出起来,使多年积累的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逐步加重,经济再平衡、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显得更加刻不容缓。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想靠人为的刺激计划继续粗放扩张,只会加重经济失衡和产能过剩,使通货膨胀又一次卷土重来,居民收入分配不公和差距过大问题进一步恶化。面对这种严峻的现实,只能适当放缓经济增速,把注意力从追求数量增长、规模扩张转移到追求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上来,才能使中国经济走上持续健康发展的轨道。

那么中国经济增速会不会如有些海外媒体预言的那样掉到7%以下呢?他不假思索地回答:“不会。因为中国现在仍处于工业化和城市化,特别是城市化快速发展的时期。工业化和城市化都会产生巨大的社会需求,提高劳动生产率,推动经济增长。”

他进一步分析,例如,在城市化进程中,几亿农民进城,农民变为市民,光是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资金就达40万亿~50万亿元之巨。这说明中国的生产力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中国只会出现经济增幅回落,因为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在逐步下降,一般认为已降为7%~8%之间,但是,中国经济不会停滞不前,也不会一下子掉到低速增长。

还有,在现有体制下,各地大干快上的劲头很足,一些地方仍然大上各种已经产能过剩的重化工项目,甚至继续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项目未经环境影响评价强行上马,为的是追求GDP的短期高速增长。所以,在中国,目前主要的问题不在于经济增速下滑,而仍在于不计后果地盲目追求GDP的短期高速增长。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是必要的,适当超前也可理解,但是要量力而行,不能毕其功于一役。比如,在经济欠发达的地区就没有必要急于修高铁,否则大量的投资会造成浪费甚至反而成为沉重的负担。

“总之,2013年和今后若干年,经济增速适当放缓至8%左右是客观必然的,能实现这样的增速在全球重要经济体中肯定是最快的、令人羡慕不已的。”他总结说。

把更大精力用于转方式深改革惠民生上面

张卓元认为,中国正处于经济转型时期。经济转型是很不容易的,困难很多,阻力很大。为了少走弯路,从现在起,就要把更大的精力用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深化改革、普惠民生上面。

他提出,首先,要坚持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原来粗放扩张的增长方式,使我们付出的资源枯竭、环境生态破坏代价过大,已难以为继。我们一定要努力实现经济增长由主要依靠增加物质资源消耗向主要依靠科技进步、劳动者素质提高、管理创新转变,这是实现经济转型的实质所在。与此同时,要使发展的成果惠及全体人民,使人人共享改革发展成果,伸张公平正义。要认识到,只有切实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我们才能争取到2020年前后实现从中等收入国家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避开“中等收入陷阱” 。

其次,要深化改革。中国要转变经济增长和发展方式,主要靠深化改革。当务之急,是要改革干部考核体制和财税金融体制,建设服务型政府,理顺资源产品价格等。当前,深化改革会受到既得利益群体的阻挠和反抗,困难重重。所以,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推动下一步改革,务使改革从2013年起逐步取得实质性进展。

再次,财政支出应更多地用于惠民生。要逐步使中国财政从经济建设型财政向公共服务型财政转变,大力调整财政支出结构,大力提高财政支出中用于改善民生的部分。中国财政支出中用于民生部分严重偏低。2011年,中国医疗卫生、社会保障与就业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合计为16%,同人均GDP为3 000~6 000美元阶段国家32%左右的平均水平比,低了一半。这充分说明中国财政离公共服务型还很远,也说明调整财政支出结构的潜力和余地很大。同时要注意,在调整财政支出结构时,要向低收入群体倾斜,让他们得到的实惠多一些,以利于改善居民收入分配结构,努力扭转居民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