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储备逼近4万亿美元 “藏汇于民”难在哪里?

央行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我国外汇储备余额为3.99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既是财富,但规模过大也成为“负担”,可能造成国内通货膨胀、提高央行存款准备金率和对冲操作压力,对货币政策的制约也会进一步加强。
“藏汇于民”是为庞大外储“减负”的途径之一。但记者采访发现,当前“藏汇于民”尚面临投资渠道狭窄、政策束缚较严等瓶颈。需要进一步放松对民间外汇资金用途的管制,引入多层次市场交易主体,拓宽居民持有外汇的投资渠道。
“藏汇于民”的三个样本
根据央行的数据显示,二季度我国外汇储备增量约为400亿美元,相较于今年一季度及去年各季度平均1300亿美元的增幅已是大幅缩减。民生银行发展规划部高级专家温彬分析称,随着我国从贸易大国向投资大国的转变以及资本项目开放的有序推进,“双顺差”格局将会改变,外汇储备增长也将随之放缓,企业和居民持汇意愿不断增强。
来自上海的黄顺刚是一位资深的海事律师,在处理一些涉外案件时对方常用外币支付报酬。“今年我持有外汇的意愿比较强烈,主要是人民币走势波动加大。由于担心人民币贬值,我保留了部分外币现金,希望未来可以投资香港或欧美的股市。”
从事外贸工作的魏华在今年年初把20多万元人民币陆续换成了美元。在随后的一波人民币贬值走势期间,这个决定获得了接近3%的投资收益。但在她看来,这只是出于避险或者资产配置考虑的短期行为。“从长期来看,人民币汇率依然稳中有升,而且国内理财产品收益率较高,我正考虑把美元换回人民币。”
作为著名的侨乡和外贸大市,温州地区企业主今年以来持汇意愿大大增强。据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介绍,以往企业大部分外汇都换成人民币,今年以来留存外汇的数量有所增加。由于汇率波动,当地帮企业主做汇率对冲和外币理财的生意较火。
招商银行高级金融分析师刘东亮等市场人士认为,随着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继续朝着市场化方向迈进,人民币汇率加大双边波动,越来越多的企业不急于结汇,外币持有意愿或继续上升。
“藏汇于民”卡在哪里?
当外汇储备逼近四万亿美元大关时,“藏汇于民”的呼声再度响起。从主要由央行集中持有官方外汇储备,转而由央行和民间共同持有,不仅可以分散投资风险,提高投资效率,还有利于外汇资产的多样化,并提高货币政策的独立性。
招商证券研究发展中心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表示,所谓“藏汇于民”主要有四种形式和途径:一是国内企业或个人持有外汇存款,这也是最基础的一种;二是企业和个人所购买的外汇理财产品、境外股票或债券,这需要资本账户的进一步开放;三是企业和个人拥有海外房产,现在有部分基金和私人银行推出了相应的业务;四是国内企业和个人对境外公司的股权投资行为。
记者采访发现,虽然近年来我国对企业和居民持汇购汇的规定不断放宽,但我国绝大部分外汇资产都为官方储备的状况基本没有改变。当下推进“藏汇于民”仍存在汇率波动较大、用汇途径较少、投资渠道偏窄等掣肘。
葛振宇是一家外贸企业的老板,他向记者坦言:“除非公司需要大量从国外采购或从事境外投资,否则企业手持外汇可以用的渠道太少了,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还是结汇变成现金流,支持公司运营。”
汇率专家余屹认为,目前“藏汇于民”最大的阻力在于,投资渠道狭窄,且外部投资缺乏吸引力。如果说前几年“藏汇”最大的考虑在于汇率涨跌,这两年普通百姓更看重投资回报率的高低。目前国内银行理财产品无风险收益率普遍接近5%,而国外普遍是零利率。此外,国内理财产品、信托等往往包含金融机构的“隐性担保”,海外市场投资则风险较大,民间投资者趋利避害,自然“藏”不住汇。
扩大资本账户开放 拓宽海外投资渠道
巨额外汇储备将带来通货膨胀、单向本币升值预期以及资产泡沫等一系列问题。那么,如何疏导引流、“藏汇于民”,化解巨额外汇储备这一“沉重的负担”?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建议,要鼓励外汇持有主体多元化,包括财政购买外汇向中投注资、推动企业境外投资、提高个人购汇额度等;要多渠道应用外汇储备,包括进一步扩大外汇储备委托贷款使用范围和规模;加快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让人民币中间价更市场化,加大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
安邦首席研究员陈功认为,要用好外储资源,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中国制造在众多领域形成全球第一产能后,急需向产业链下游的高端品牌和技术设计延伸,进一步扫除对外投资管制政策,并设立外储股权投资基金和信贷基金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成为提高外储服务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的现实政策选择。
澳新银行中国经济学家周浩则建议,放宽国内个人购汇额度的限制,尽快开放居民个人境外投资渠道,对于民间资金的跨境划转也应该采取更加宽松的手段。
目前,我国普通居民的个人购汇额度上限为每年5万美元,对于日益旺盛的出国旅游、购物、留学等需求已相对偏低。另一方面,尽管“沪港通”已经明朗,但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试点方案迟迟未能出台,应在上海自贸区等“试验田”尽快推出,以拓宽居民海外投资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