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为何与中国争夺金砖银行主导权?

在7月15日第六届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召开前夕,有关金砖国家将要正式成立新的开发银行和进一步推进紧急外汇储备基金的消息就已经传开,各成员国也不时向媒体透露有关这两项金融合作机制的筹备情况。这两项规模都在1000亿美元的合作项目有望在本次峰会上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中国和俄罗斯曾经一度有望成为金砖银行的主要出资国,但是由于其他国家坚持平等的多边合作机制,因此金砖银行的出资结构也将等额分摊:初始出资额500亿美元,由五个国家平均出资,其中仅有100亿美元为现金,七年内以现金支付完毕,另外还有400亿美元以担保抵押形式出资。

目前,除了出资份额和启动资金方面的分歧,金砖开发银行的总部以及首届轮值主席将花落谁家也备受关注。目前,中国上海、印度新德里、俄罗斯莫斯科以及南非约翰内斯堡均是金砖开发银行总部的候选城市。其中,上海最具竞争性。因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远超其他三个城市,而且中国在基础设施以及制度框架等领域均相对成熟,在所有成员国当中的经济体量最大。

从这个意义上说,上海是金砖开发银行总部的首选之地。一是由于地缘政治,中国、俄罗斯、印度三国同处亚洲,无论是人口还是政治,三国都占绝对优势,而其中中国的经济总量、政治稳定又略胜一筹;二是中国具有巨额的外汇储备,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二,贸易与投资的规模都高于其他国家;三是中国的银行总规模的排名处于世界前列,具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

然而,这些分析和推测是否能得到金砖其它成员国的认同,还是一个未知数。其实,在金砖国家峰会召开之前,有关金砖开发银行的总部地点选择的讨论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似乎在尘埃落定白纸黑字公之于世之前,谁都想来插一脚。印度表现得尤为突出。现在印度正在致力于争取金砖开发银行总部落户新德里,并积极争取首位轮值主席是印度籍人士。 

这必然导致印度与中国的博弈。7月7日,《印度斯坦时报》以《金砖银行是印度和中国下一个引爆点》为题报道称,中国不但推动以1000亿美元为最初资本额、建议将总部设在上海,并有意以更高的出资比例,提高对新银行的贡献,使北京对金砖银行的相关事务有更大掌控权。这是印度难以接受的。预料在金砖国家峰会上,中印就总部和首任行长等问题将展开交锋。

在印度人看来,金砖开发银行总部设在中国存在两个弊端:一是金砖开发银行的设立对现有国际政治经济体系具有较大的冲击,不可避免地触动美国、欧洲等经济体的利益,总部设在中国,必然受到美国、欧洲在其他方面的掣肘,影响中国经济的发展;二是北京极力想争取金砖开发银行总部设在中国,很有可能在某些方面对美国、欧洲做出较大的让步,甚至得不偿失。

与此同时,外界也出现了支持印度的声音。“新德里挫败中国控制新银行的图谋。”7月14日,英国一家报纸发表的评论认为,中国曾试图推动1000亿美元以获得更大决策权,控制金砖开发银行未来事务,而印度坚决抵制这一方案。这从一个侧面看出,印度把金砖开发银行的成立看做是他们展现国家实力的一个机会。因此,他们对将金砖银行总部设在中国提出异议也在情理之中。

人们不禁会问,印度为何与中国争夺金砖开发银行主导权?答案也许只有一个:印度总想与中国进行攀比。他们更不甘心中国主导金砖开发银行。这就是印度人以及他们的思维方式,我们可能无法拒绝印证或反驳这一论断的欲望。

这让我们想起这样一件事:医学上有一种被称为强迫性神经病的焦躁症,其主要特点是患得患失、疑心重重,总是幻想有人要加害于己,在行为上有时表现的不自信。如果我们用这些特征来形容目前的印度想与中国争夺金砖开发银行主导权,就再贴切不过了。也就是说,印度人处心积虑的把中国视为“习惯性对手”,正是一种患得患失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