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道环球投资: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的特里芬难题

中国政府近些年对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努力尤为明显,包括香港离岸人民币中心的发展、和多国签订货币互换协议、在前海离岸进行人民币业务试验等。中国政府的最终要求是将人民币打造为一种新的国际储备货币。然而与此同时,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被提出来:人民币在国际化的过程中如何解决特里芬难题?

特里芬难题由经济学家罗伯特o特里芬(Robert Triffin)在上世界60年代提出,其背景是美元占主导地位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他在《黄金与美元危机-自由兑换的未来》一书中写道:「由于美元与黄金挂钩,而其他国家的货币与美元挂钩,美元虽然取得了国际核心货币的地位,但是各国为了发展国际贸易,必须用美元作为结算与储备货币,这样就会导致流出美国的货币在海外不断沉淀,对美国来说就会发生长期贸易逆差;而美元作为国际货币核心的前提是必须保持美元币值稳定与坚挺,这又要求美国必须是一个长期贸易顺差国。这两个要求互相矛盾,因此是一个悖论。」

特里芬难题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中尤为尖锐,原因在于美元与黄金以固定汇率自由兑换:各国央行可随时以35美元1盎司的价格向美国兑换黄金。随着世界经济增长,国际支付中对美元的需求量扩大,美国需要不断对外输出美元。然而美国的黄金储量增长跟不上美元数量增长,因此美元开始贬值,这使得更多央行要求以美元兑换黄金。到后期,美国政府无法继续维持固定的兑换比率。1971年,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世称「尼克松震荡」,布雷顿森林体系开始动摇。

即使美元与黄金脱钩了,特里芬难题亦然存在,因为美元同时作为关键货币与主权货币,其职能之间存在冲突。而美元独大的金融体系,其脆弱性也值得关注。2008年金融危机中,美元资产贬值,投资者都因此遭受了损失。

那么人民币在国际化的过程中,应当如何避开特里芬难题呢?

首先,以人民币当前的国际化程度(RII 1.69),与美元(RII 52.96)、欧元(RII 30.53)相比不在一个层次,因此完全还未到担心特里芬难题的地步。

其次,关于人民币走出去的过程中是否应当保持贸易逆差,中国可以借鉴美国的经验。美国在二战后通过援助欧洲重建的马歇尔计划,成功在欧洲扩大了美元的使用率。中国也可以通过援助、借贷、投资的方式,而非以贸易逆差的方式输出人民币。中国政府近些年加大对非洲援助力度,或有这方面考虑在内。

此外,货币互换协议也可以在不增发的情况下增加对离岸人民币的供应,从而避开特里芬难题。而在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往来中,努力提高人民币结算的数额,亦不失为一个办法。可见,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特里芬难题并非无解,中国完全有可能走出一条「贸易顺差及资本流出」的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