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危机、美联储和黄金价格的未来

以下内容为凤凰财经专访:

欧洲太平洋资本总执行官、欧洲太平洋黄金基金主管彼得·席夫(Peter Schiff)分享了他对于美元当前状态的看法,以及未来美国经济和持有黄金和其他贵金属性在投资组合中的重要性。

主持人:我只是想和你坐下来问你一些关于未来的黄金市场。你曾预测2008年的崩盘,我很喜欢看电视上关于对你的采访,他们只会嘲笑你,只是嘲笑你,但最终你笑到了最后。

彼得·席夫:还没有,那些嘲笑我的人现在仍然还在嘲笑我,因为我仍然警告说真正的危机还没发生。因为美联储所做的一切,自08年金融危机以来,他们试图解决问题的方法让问题变得更糟糕。问题是他们造成的。

主持人:人们什么也没学到,人们甚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彼得·席夫:是的,甚至在这之后人们仍然不知道事实。我们仍然处在金融危机当中,下一次我认为将是一场美元危机,这将比金融危机更痛苦。而在那种环境下黄金将大放异彩,比面对过去更多的危机上涨的还要多。现在有提早布局黄金的理由。

主持人:所以你预测房地产泡沫,你觉得他们实际上创建了一个美元泡沫吗?

彼得·席夫:有美元泡沫。这是全球性的,每个人都拥有美元,但他们并不真正需要它们,他们只是把美元用于交易。美元成为世界储备货币,因为美国主宰世界经济,但美国不会再这样了。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拥有庞大的贸易赤字,而不是贸易顺差,是破产的国家。一个破产国家的货币不应该是世界储备货币,我们面临很多全球失衡,有大量的泡沫,这是非常不正常的。世界试图维持美元在货币体系的中心地位,但这个中心时间不会太久,问题是什么将来会取代美元?再一次,让我回到黄金,因为我不认为欧元或者日元已经准备好了,我没有看到还有其他纸币能够取代美元。但我不知道世界是否会愿意接受它们,因为它们是有缺陷的。我的意思是如果美元没有现在的储备货币地位,世界是不会愿意接受美元的。

主持人:是啊,旧习难改。

彼得·席夫:是的,但美元还是会死。与此同时,人们应趁现在黄金还算便宜而购买黄金。全球有很多央行倾向于储备黄金,黄金价格未来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向上。

主持人:没错。那你想想,最近,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在谈论一个区域储备货币? 你认为他们最终能否走到一起,并??做到这一点? 而不是像一个全球储备货币的区域性储备货币或区块?

彼得·席夫:嗯,每个人都在谈论如何从美元体系中解脱出来。特别是现在,你知道,有很多新闻报道,美国一直对一些银行进行处罚,包括欧洲银行、瑞士银行、英国的银行、法国的银行。我们能做的唯一原因,是因为美元是储备货币,所有这些交易都用到美元。但是这些银行并不违反在他们自己国家的法律。他们只是违反了美国法律,即使他们没有在美国国土。

主持人:那他们从来没有同意。

彼得·席夫:我们多了不少敌人。当然也包括国家安全局得罪的人,美国政府监视其它国家,我能想象德国人有多反感。所以我们得罪了好多国家,我们真的需要拉拢一下他们。

主持人:肯定的。是啊,解决这样的事情我们只是罚款,暂停法国巴黎银行美元清算业务。

彼得·席夫:嗯,他们同意的唯一原因是他们不希望被禁止在美国从事业务。(法巴可能被临时禁止从事转账转出美国以外地方的业务,其风险较罚款更高,可能会失去部分在美国业务,如果美国监管当局禁止法巴的转账活动,将会打击该行盈利能力。)但总有一天美国政府会失去影响力,特别是法国大石油公司说,“为什么我们石油交易要用美元?”。即使空客公司在欧洲销售飞机也要用美元发票,这是一个欧洲制造商,他们不应该。这样的日子或许会一去不复返了。

—————对FATCA看法———

主持人:对,尤其这显然是给我们了合理的借口来监管交易。能谈谈你对刚刚生效的FATCA(Foreign Account Tax Compliance Act,外国帐户税收遵从法)的看法吗?会产生什么重大影响呢?

彼得·席夫:因为条件更加苛刻,所有这些法律条款都降低了人们持有美元和美元金融资产的愿望。持有成本更高,而隐私信息也会泄露。所以,这只是在我们需要尽可能更多的美元外国买家的时候,让美元失去吸引力。美国政府背负巨额债务,美国人民没有存款,那美国政府怎样才能融到资金呢?所以,得着外国借款人,但我们不停地惩罚他们,罚他们的款,跟他们借钱还要受他们税,持有美元也要收税,这只会加速美元消亡。在我看来,美元不会很快消亡。因为来得越慢来得就越糟。让我们先别理这些,处理现实问题。

主持人:嗯,我们应该去适应新的现实。我认为,不论是什么货币来取代美元,该种货币都应该与黄金可兑换,而且不再是用美元标价。你手中的美元将一文不值但你的黄金就能适当调价。

彼得·席夫:但愿美元不会变的一文不值吧。我的意思是它的价值跟今天相比将大幅贬值,但一文不值的意思是0价值。我相信美元不至于会像津巴布韦货币那么糟糕。

主持人:当然,我只是在设想最坏的情况。

彼得·席夫:美元将会大幅贬值。你走进一家商店,老板会告诉你付美元的话需要把美元打个八、九折,但你还是不得不付。到时候,美国人民将会被震惊到。而有远见的美国人则早早就抛弃美元转而持有黄金和他国货币,但更容易的方式是买黄金跟白银,因为它们能保值。但美元不能。

主持人:你不认为白银比黄金好吗?

彼得·席夫:是吗?在哪方面?黄金更便携,更易保存因为它单位体积价值更高,并且我不知道哪个央行要开始储备白银了。如果他们要储备同样面临着储备的难题。如果你指的是价格波动幅度,白银会上涨更多吗?如果黄金涨到5000美元,白银的涨幅会更大?

当黄金涨到5000美元(请注意我用的是“当”因为我相信这是不可避免的),银价能达到100美元吗?而100美元的时候银价已经翻了5倍了。就算白银能达到150美元甚至200美元,黄金每盎司还是5000美元。而当黄金价格是500美元到时候,虽然我不认为这会发生,也许银价就只有5美元。然而持有白银风险更大。并且,我们知道黄金销量更好。不论怎样我们建议人们持有黄金跟白银。

主持人:多向化。

彼得·席夫:那是说还要分散投资其他金属。我不是在教人们仅仅持有金银,我建议人们在其资产组合中至少配置5-10%的黄金和白银。但你应该还有其他资产。但这并不是说剩下的你就该买美国国债、垃圾债(公司债)或者是美股。对抗美元崩溃,还有许多其他方式,你不必只用贵金属来对抗风险。人们也需要收益,但金币没有额外收益。

在美元不再是世界储备货币,美国经济相对全球经济来说正在下沉的当下,我们公司还帮助人们投资外国股票和债券以及国外资产,所以你可以拥有更多硬资产和有型资产。

赢家也会很多,而人们往往只关注输家。如果美元崩溃,美国人失去了什么?但这并不是零和博弈。当美国人失去,就购买力而言,有其他人获益。如果美国人不再消费并不是说中国的工厂就不生产了。

主持人:他们会卖给其他人。

彼得·席夫:是的,看看新买家会是谁。有人会获得我们失去的购买力。我认为世界价格标准体系将会重构,全球格局将改变。美国地位下降另外有国家会上升。其中也充满机会,你不仅需要在美国发生巨变崩塌时避免损失,你也需要再别国取代其低位的过程中获得收益。

主持人:有道理。就像Jim Rogers是农业上的大赢家,你们也是资产管理界能手。

彼得·席夫:嗯,央行无法复印出来的都是有价值的。但你知道,并没有太多资源可以投入到农业。感谢糟糕的货币政策,许多资源都被扭曲到其他活动中了。所以你会发现许多人都会受益。比如某些商品、大宗农产品近期就表现很好,当然也有不好的,但长期来看,上涨的大潮将托起所有的船只,尤其当这潮是由央行释放的流动性所引发通胀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