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经济研究:美国经济复苏支持过快加息吗?

  投资要点:

  二季度美国GDP初值环比折年率达4%,远高于预期的3%;一季度GDP终值环比折年率由-2.9%上修至-2.1%,仍大幅低于初值的0.1%。

  美联储7月FOMC会议决定继续缩减QE规模,通胀向美联储目标靠近,加息争论升温,我们认为美国经济基本面可能并不支持过快加息

  报告摘要:

  二季度GDP大幅上升至4%,受一季度低基数和短期库存干扰较大。首先,由于美国GDP通常采用环比折年率,因此一季度GDP大幅负增长造成了低基数,而一季度GDP之所以由初值0.1%连续修正至-2.1%,不能排除通过低基数影响10月30日左右公布的二季度GDP从而影响中期选举的可能性;其次,从分项来看,二季度GDP受短期库存因素干扰较大,达到1.7%,约与私人消费贡献持平,私人投资和政府支出分别拉动GDP0.9%和0.3%,而净出口拖累GDP约0.6%。

  美联储7月FOMC会议继续缩减QE,通胀向目标靠近,加息争论升温。一方面,美联储继续逐步缩减QE规模,预期QE将在今年10月底完全退出。另一方面,美联储认为就业和通胀指标将向委员会认为符合其双目标的水准靠拢,虽然仍坚持在QE完全退出后一段时间内保持目前低利率是合适的,但关于何时加息的争论有所升温。

  美联储何时加息取决于“就业+通胀”双目标,但当前就业指标存在较大误导,不宜对真实就业过度乐观。危机之后美国劳动参与率持续下降至当前62.8%的历史低点,说明很多失业者已退出劳动力大军,这极大扭曲了常用的U3失业率指标,而最广义的U6失业率仍处于12.1%的高位。随着经济复苏劳动参与率或有阶段回升,导致U3失业率重新反弹;同时,新增就业人口中临时工的比例在不断上升。美国就业市场“总量”和“质量”的同时降低值得警惕,不宜对真实就业过度乐观。

  美国目前经济复苏动能并不支持过快加息。美国经济动能仍在消费,贫富差距的拉大意味着房价上涨的财富效应较小,当前2%左右的名义收入增速和不到1%的实际收入增速,决定美国经济难以承受过快加息。收入要增长带动消费,又取决于企业资本支出启动对真实就业的拉动,我们评估影响企业资本支出的五大类指标,发现长期而言美国经济向上趋势不变,但短期来看企业资本支出仍缺乏强劲扩张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