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官员的反思:中国资本市场为什么与阿里巴巴失之交臂?

据报道,阿里巴巴集团5月6日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IPO招股书,计划融资10亿美元,业界普遍认为有可能创造美国史上最大IPO。这条重磅消息,牵动着资本市场和几亿国人的心,不少人绝对是五味杂陈。阿里巴巴现象,可以作为一个非常典型的研究标本。这里只谈谈与阿里巴巴失之交臂的几个故事,管中窥豹。

天使投资人与阿里巴巴的失之交臂。阿里巴巴招股说明书显示,软银持股34.4%,雅虎22.6%、马云8.9%,最大赢家非日本软银莫属。可谁又知道,最初软银孙正义只用了6分钟就决定给马云投资2000万美元,后来又不停追加投资,据说孙正义迅速出手的原因,是“看见了马云眼里的光芒”。

相映成趣的是,至少有3位投资人因为与阿里巴巴失之交臂而后悔不迭。被誉为马化腾、李彦宏背后男人的IDG亚洲区总裁熊晓鸽,“把阿里巴巴给漏掉了是我们最大的失败”;号称互联网猎手的马化腾,“现在我悔都悔死了”;大名鼎鼎的的企业家中的哲学家冯仑,“我们看走眼了”。

也许,当初马云眼里的光芒时有时无,没有缘分看不见。但是不管你看不看得见,它都在那里。“光芒”一说,背后反映的是天使投资人的专业素养、灵敏嗅觉和雷霆一击。

中国资本市场与阿里巴巴的失之交臂。如果说中国的天使投资人情有可原,毕竟当初阿里巴巴初出闺房人未识,但是中国资本市场与阿里巴巴失之交臂就有些理无可恕。

阿里巴巴的成功不是横空出世,阿里巴巴的上市愿望也不是今天突发奇想,中国上千万卖家和几亿用户一口一口喂养起来的企业,中国的广大投资者却无法分享其利润和成长。

据报道,阿里巴巴的外资身份和它的合伙人制度是其无法国内上市的主要障碍。美国资本市场可以为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制度开绿灯,为什么我们资本市场就行不通?为什么我们的游戏规则就不可以与时俱进?

看看中国资本市场与阿里巴巴的失之交臂,再看看我们号称世界最瘟的A股市场,不知可不可以称之为中国资本市场管理制度和管理者的失败。我们除了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只有寄希望于深化改革的春风能早一点吹醒他们,让下一个“阿里巴巴”不再远走他乡。

上海与阿里巴巴的失之交臂。马云坦诚,以前把总部放在上海,招人招不到,也没有人理他们,感觉不被重视,最后不得已撤离,先是选定北京,最后觉得还是回杭州好。马云曾直言不讳地说,上海比较喜欢跨国公司,刚刚开始创业的民营企业最好别来上海。这个话说得很重。

话说得更重的,是时任上海书记俞正声。俞正声不止一次公开发出疑问,“上海为什么留不住马云”、“上海为什么没有出马云”、“为上海失去这样一个由小企业发展而成的巨型企业感到相当遗憾”。现在看来,说不定是上海的不待见造就了今天的阿里巴巴,因为浙江才是我国民营经济的天堂。星罗棋布、勃勃生机的中小企业,更是阿里巴巴用之不竭的天然客户。

少干一些对大企业锦上添花的事,多给中小微企业雪中送炭。谁也不知道被我们忽视、漠视,而迁移或自生自灭的企业里,会不会就有“阿里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