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评论:共和党造成的灾难

导读:共和党预计将在中期选举中大获成功,但是MarketWatch专栏作家纳廷(REX NUTTING)却对他们的经济政策和近年来的表现进行了细致分析,指出他们的政策已经造成了一场灾难。

以下即纳廷的评论文章全文:

在下周的中期选举当中,共和党预计将获得重大的成功,他们坚持多年的不妥协策略正在让他们走向荣誉的顶峰。

六年前,选民们怀抱着希望。四年前,他们满怀愤怒。两年前,他们小心翼翼。可是现在,大家都已经彻底疲惫了,厌烦了无论公立还是私营,几乎任何机构都是无法让他们的生活发生积极变化的现实。

距离当初金融危机来袭,已经六年时间过去了,但经济依然是让大多数选民最感困扰的问题。尽管从很多角度看去,我们的经济都已经明显好于六年前,甚至是好于一年前,但是,绝大多数美国人却很难获得这样的切身体验,原因非常简单——他们的收入没有增长,他们的生活水平在降低。

因此我们也就很容易理解,真正认为经济发展对自己有利的人少而又少。真正让人吃惊的是,皮尤研究中心近期的一次民调发现,大量的选民在经济问题上都更相信共和党,而不是民主党。

那些相信共和党的人们,其实是没有真正留意过他们的经济政策。共和党的政策并不特别强调充分就业和工资增长,而是继续坚信过去三十年间已经遭受了惨败的所谓涓滴经济学。

共和党并不着力推动可以使所有人获益的经济增长,而是坚持说,我们最大的问题不在就业,而在赤字。他们向华盛顿政府施压,要求立即削减支出,哪怕经济表现远低于潜力也不管不顾。尽管实际上,他们他们试图避免的赤字危机其实还要几十年才会现实化。

如果你怀疑联邦政府是否真的削减了支出,不妨来看一下具体的数字:在2014财年当中,联邦支出总计3万5040亿美元,较之2011财年的3万6030亿美元低2.7%,较之2009财年的3万5180亿美元低0.4%。联邦预算在五年时期中呈现走低的趋势,上一次还是在1947年至1951年。

如果不计增长迅速的社保和医保计划,则联邦支出2014财年比2009年其实是少了11%。

根据通货膨胀调整后的真实总支出数字,2014年较之2009年低了9%,可是同期之内,美国人口增长了4%,六十五岁以上人口更增长了16%。

如果以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计算,联邦支出2014年其实低于里根两个任期中的任何一年。

支出减少是千真万确的,那么,这些减少是如何做到的呢?

2009年1月,新的奥巴马政府原本是雄心勃勃,想要增加联邦支出的。他们最紧迫的任务就是通过一个刺激法案,防止经济坠入衰退。除了很少数的例外人士,共和党采取了坚决不合作的姿态,哪怕民主党方面向法案加入了合乎他们口味的减税和每个选区基础设施支出内容,也无济于事。

在过去,共和党一般都会支持各种临时性刺激措施的,但是奥巴马当选之后,一切都改变了。茶党运动使得共和党在2010年中期选举中获得了众议院的多数地位,于是他们开始对联邦支出一概说不了。

虽然在政府的层面,共和党是少数派,但是他们向奥巴马和议会中的民主党施加了巨大的压力,动用了能够动用的所有程序和政治工具。2011年夏季,共和党将政府推到了债务违约的边缘,最终迫使奥巴马、瑞德和佩洛西达成协议,在必要时开启自动减赤模式。

一年前,共和党再度在这方面施压,导致了一场为期十六天的联邦政府部分关闭,迫使民主党接受了另外一份支出削减计划。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无论联邦支出在过去五年的削减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真正该因此受到赞扬或者批评的都不是共和党,而是奥巴马和议会中的民主党。他们不想减少支出,但是他们终究是同意了。从那时之后,奥巴马还是在持续谈论经济机会和不平等的问题,但是其影响却极为有限。

其实,经验已经告诉我们,支出削减是一种灾难性的政策。在欧元区,人们没有能够靠着削减走向繁荣,在美国也是一样,差别只是,好在美国的削减比起欧洲来温和多了。国会预算办公室今年早些时候进行了估算,今年的经济产出较之充分就业前提下少了大约6220亿美元。

他们估计,从2008年到2017年的十年间,这一产出的损失总计将达到6万2000亿美元,大约相当于我们一年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

如果我们采取的不是共和党强制推行的减赤政策,而是对增长更友好的政策,今天原本该有大约600万失业者已经有了工作。劳动者的收入之所以止步不前,正是因为劳动力市场的高度疲软,使得雇员在面对雇主时几乎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资格。

选民的厌烦是理所当然的。我们的经济有许多的问题,既有周期性的,也有结构性的。如果我们在过去五年当中的联邦支出能够多一点,原本是可以解决一些周期性问题的。

共和党的经济政策,就是这样一场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