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博士”:全球经济四大引擎只剩一个在转

因准确预言2008年金融风暴、次贷危机而被称为“末日博士”的纽约大学教授鲁比尼(Nouriel Roubini)将全球经济比作一架飞机,说它本来需要四个引擎才能顺利起飞并避开风暴,可如今只有一个引擎还在正常运转,那个引擎就是“盎格鲁领域”——美国与英国。问题是全球经济能否依然靠一个引擎保持高空飞行,以及这样能飞多久。

鲁比尼认为,美国以外地区集体经济疲弱意味着美元会走强,而这将不可避免地削弱美国增长势头。其他国家地区经济滑坡越严重,美元涨得越高,美国避免其他地区下滑影响的能力就越低。如下图所示,除了美国,中国、欧洲和日本的GDP预期都在下滑。而且,现在不仅经济增长方面美国与全球其他地区脱节,国家货币政策传导、消费者财富观和经济稳定的重要支柱——美国的房产市场自身也在脱节。

GDP,欧元区,日本,美国,中国

对鲁比尼提到的以上美国与全球其他地区的差异,巴克莱曾预计,今后两者将继续向不同的方向发展。“(美联储)终结QE可能产生信贷风险,增长的差异预示着,这些风险可能在美国以外地区表现得更强烈。”

鲁比尼总结了未来的几大挑战:

1、发达经济体、特别是欧元区和日本的私人与公共债务仍旧高企,不断增加,可能不可持续。这会加大贫富差距,节省劳力的科技创新会加剧这种差距。

2、债务沉重和贫富差距扩大可能是滞涨的根源,滞涨会导致政界推行结构改革面临更大的困难。如果欧洲、北美和亚洲的民族主义等党派崛起,发起反对自由贸易与劳动者迁徙的运动,还可能进一步削弱全球增长能力。

3、非常规的宽松货币政策并未刺激实体经济所需的贷款增长,主要受益者是资产价格再度上涨,大多让富有阶层更加富有。而资产价格上涨可能制造资产泡沫,现在的宏观审慎政策还远未能避免泡沫破灭。

4、地缘政治风险增加、埃博拉疫病和全球气候变化尚未波及金融领域。但它们使资本支出和消费的增长速度放缓。

所以,全球经济正在靠一个引擎飞行,飞行员们必须小心驾驶,避开雷雨云,乘客们已经打起来了。要是地面有紧急救援人员待命就好了。

而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国内也开始出现脱节,实际私人住房的固定投资同比减少1.1%,GDP增速还未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