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世界石油大战 中国竟是最大赢家

今年六月以来国际原油的价格下降达40%,以标竿Brent油为例,从六月的峰值每桶115美元下降到11月底的70美元,九月中旬后下降加速(见下图)。这对于饱受物价上涨之苦的世界各地升斗小民而言,不能不说是一个惊喜!然而,这样的好日子能维持多久呢?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瞭解油价为什么会迅速下降? 它对国际局势走向的影响?

美国主流媒体将油价的巨大变化归之于供给的增加和需求的减少,然而国际原油的价格这样的迅速下降决非由于简单的市场供需失调而是有深刻的国际地缘政治斗争背景。

供给的增加是由于利比亚恢复因战乱而中断的生产,ISIL对叙利亚和伊拉克原油生产的威胁降低,以及美国页岩石油产量扩大等因素。需求的减少是国际金融机构下调了世界,特别是中国和德国,明年的经济成长率。即使这些估计有一些客观的依据,但它也充满了主观的任意性,特别值得我们关注的是为什么它会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发挥这么大的效应?这不禁让我们想起2003年伊拉克战争前夕西方国家的情报机构误导了全世界,认定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历史。金融寡头操纵舆论和市场的能力不能不令人叹为观止啊!

即使用西方专家的资料,过剩原油的数量是每天300 万桶,仅占世界原油消耗量,每天7500万桶,的4%。原油输出国宁可冒着收入减少40%而不愿减产是不合理的!谁是幕后黑手?为何要这么做?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分析,看谁是受害者?谁是获利者?油价下跌的一个原因是产能过剩,由于fracking(水压裂解油页岩)技术的推广应用和市场的需求,美国的原油生产量从2008年的谷底,500万桶/天上升到2013年的780万桶/天,这严重的威胁了OPEC国家的利益。然而,这种油的生产成本较高,如果油价长期低于60到70美元,很多小公司将无法生存不得不被大油公司低价收购,而成为受害者。对于石油输出国而言,当油价低于一个临界值时,政府就会面临财政赤字。主要的产油国和对应的临界值是:伊朗 (135),委内瑞拉(120),尼日利亚(119),伊拉克(111),俄罗斯(105),阿曼(99),沙特阿拉伯(98),阿联酋(79),卡塔尔(55),科威特 (54)。

上面资料显示美国的主要敌人:伊朗,委内瑞拉,和俄罗斯都是油价巨跌的最大受害者。乌克兰危机在六月加速恶化:乌克兰新总统就职,俄乌边界冲突加巨,美国对俄加大制裁 , 油价在此时迅速下跌是美国对俄经济战的一个重要手段。伊朗,伊拉克和俄罗斯是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坚定支持者,因此也是沙特和海湾国家的主要敌人。利用油价下跌来制裁这些国家符合海湾国家的利益,此外,迫使美国油页岩原油减产也是他们所乐见的。沙特政府虽然短期也受伤害但是沙特有充足的外汇储备承受得起。这就是为什么沙特国王阿布都拉和美国国务卿克里在九月达成协议,沙特低价卖油加速油价从超过90美元下跌以达到两国的战略目的。

过去30年世界原油的需求量和供应量都是稳定的增长,而人为操纵的油价下跌大多在两年内反弹,我相信这次也不例外。因为时间拉的太长,美国和沙特都会承受不起。俄罗斯正面临三重压力:美欧的强力经济制裁,油价狂跌,和对俄国货币卢布的战争, 今后半年将是俄罗斯最艰苦的时候。但是我相信俄罗斯能挺下来,因为普金是一个广受民众支持的强势领袖,俄罗斯是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同时它有一个同样拥有强势领袖而且资金充裕的朋友,中国。基于唇齿相依的关系,中国不可能坐视俄罗斯垮台。

中国无疑是这场石油战中的最大赢家,因为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最大的石油进口国,而且这场石油战持续越久,中国就越加受益。说到底,中国才是美国既得利益阶级的最主要防范对象,所以这场石油战不可能拖的太久。更何况低油价将会刺激消费,促成油价的上升。

过去40年美国霸权的基础是建立在美元是一个国际货币,这让美国可以无限制的扩张信用,向世界各国举债。这是尼克森和亨利• 基辛格的最大历史成就,其次才是他们打开中美关系之门。在1971年8月15日,尼克森总统正式结束 35美元兑换1英两黄金的国际承诺,从而告别了从1944以来维持国际金融秩序的基础:布雷顿森林协定。从此美国联储会可以任意的扩充美元供给量不须任何实际物质如黄金白银做担保。然而,多发行的美元必须找到消费者,这也是为何尼克森和基辛格是美国二战后最伟大的战略团队。

基辛格于1973年与沙特达成了协定,沙特出售石油只以美元计价, 换取美国提供武器和保护其油田不受其他国家,包括以色列的侵犯。根据这新安排,试图购买沙特石油的任何国家将首先需要将自己国家的货币兑换成美元。1975年所有OPEC成员国都同意完全以美元出售石油。当全球石油需求增加,对美元的需求也增加。这个”石油美元”系统,创造了全球各地对美元的人为需求。此后,其他大宗商品也都以美元计价。所以”石油美元”是美国的根本利益。

老祖宗教导我们祸福相依,当美国人享受着全世界的低价物质供应时,美国政府毫无纪律的财政管理,使得美国陷入破产的困境。今天,广义的”石油美元”是减缓美国破产的必要条件,是美国必须用一切力量包括战争保护的。美国发动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主要原因是萨达姆宣布伊拉克原油将以欧元交易。然而,美国的滥用这种特权操纵国际原油价格将无可避免的促成世界各国加速抛弃“石油美元”,从而奏响重建世界金融秩序的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