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支持率达到年度最高 美国军队不买账

对美国总统奥巴马来说,纷纷扰扰的一年终于接近尾声,奥巴马带着家人和两只爱犬,20号就来到夏威夷,准备在瓦胡岛上度过约两周的假期。

奥巴马入主白宫后,每年都会来到出生地夏威夷度假,过去几年,奥巴马的假期总是被紧迫的危机打乱,有时迫使他推迟离开或者临时返回华盛顿。而今年,奥巴马显然心情不错。尽管中期选举民主党完败,但CNN与欧维希市场研究公司最新民调显示,奥巴马2014年年终支持率达到48%,较11月增加4个百分点,创去年5月以来的最高。

然而奥巴马所得到的消息也并非都是好消息。在美国军队中,奥巴马的支持率滑落至任期最低记录。

据美国《军事时报》发布的年度调查显示,在现役军人中,只有15%支持这位美国军队的最高指挥官,反对率达到了55%,和奥巴马上任第一年35%的支持率相比下降了20%。军队支持率下滑可以归咎为许多因素,比如削减预算导致军队士气下降,士兵对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政策失望,对军队中实施同性恋和性别平等计划的不满,以及对美国政党信心的丧失等。另外,一些军事专家认为,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出现的部分原因就在于2011年奥巴马将军队撤出伊拉克,如今奥巴马又将军队派往该地区,支持伊拉克对抗伊斯兰国,70%的士兵反对派遣增援部队,同时军队对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结果也不甚满意,他们将此归结于奥巴马的外交政策上。

6年前,奥巴马带着他的“变革”的承诺,在万众瞩目中击败了竞争对手、共和党候选人麦凯恩,成为美利坚合众国历史上第一位非洲裔总统。

而6年后,美国中期选举中,民主党人不得不面对一个早已知晓的答案——他们完全丧失了对国会的掌控,这在很大程度上被视为对奥巴马的一张不信任票。

此刻,奥巴马还剩最后两年任期,这段时间往往被称作“垃圾时间”,奥巴马却希望化腐朽为神奇。奥巴马究竟能有什么作为?《全球华语广播网》连线了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孙哲。

主持人:为什么最近民调中奥巴马的支持率上升,但是在军队中的支持率却下降?

孙哲:一般来说,美国民主党的总统在军中享有的支持率一向就不会太高,相比于共和党来说,民主党更主张小政府大社会,民主党政府一般不像共和党主张积极的国防政策。奥巴马上台以来,不断的在削减国防预算,这是几年以前他定下来,今后10年美国的国防预算要削减到一万亿,每年都要往下走的趋势,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面削减了军人的一些福利。很多军人抱怨,他们的航空母舰舰队数量在不断的减少。军人特别是对民主党总统,也就是三军的总司令,抱怨声不断地上涨。在社会上,前一段时间就传奥巴马的支持率非常低,是因为他的几次改革,包括医保改革,都受到共和党控制的国会的质疑,有人说这是他重返亚太的政策,算不上他的政治遗产,可能奥巴马自己最在乎的不是他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而是他在环保气侯变化方面有一些建树,或者是他为美国的移民改革或者是医保改革做出了种种努力,所以美国民众在看奥巴马剩余两年任期的时候,稍微回归了一些正常心态,加上这两个月经济表现的还是相对不错的,所以奥巴马的社会支持率相对有所上升。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一般来说,我们把美国总统最后一两年任期都被称作是“垃圾时间”,那么在您看来,奥巴马最后两年他会在哪些领域取得工作上的成绩,这样才不算虚度时光?

孙哲:对奥巴马来说,今后一两年他成功的关键,第一个是能不能得到共和党控制的美国国会对他在立法方面的支持,另外一个最关键的因素就是如果他能够扎扎实实的推进这一两项最主要的核心改革,比如说4500万人建医疗保险可能有问题。在美国生个病,看病很昂贵,最基本的保险可能人人都能够享有,但像样一点的保险,在美国可能就达到每个月两三千美金,不是任何一个中层家庭都能够承担得起的。奥巴马要解决的是中下阶层的医疗保健制度。同时涉及到一些移民政策是不是能够放宽,比如说美国有一些非法移民,他的孩子虽然出生在国外,但是在美国也居住了五年以上。这个时候,奥巴马就说,这批孩子,应该给他们美国绿卡或者让他们移民。奥巴马如果能够在移民改革、医疗保险改革,甚至国会预算方面,扎扎实实的完成一两项任务,可能明年他的评价就会稍微好一点。否则的话,最后两年“垃圾时间”,可能大家看到一个一事无成的奥巴马。

主持人:最近我们看到,民主党中期选举失利,留给奥巴马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所以也有观点认为,这点时间奥巴马只能够在外交上寻求突破,您同不同意这种观点吗?

孙哲:我并不认为奥巴马在外交上会有大的建树。因为无论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还是从外交一些新的前沿领域,比如极地外交、太空外交或者互联网外交,从这些方面来看,美国的相对影响力都在不断下降。奥巴马所能做的,在外交方面就是不断的抛出一些新议题。他在访问中国的时候,跟我们国家签订的气侯变化减排的协议,我觉得这可以算是他的一个外交建树。但是,同样他面临的问题就是在美国也遇到国会的阻隔、质疑。在对俄罗斯、叙利亚、朝鲜问题上面,今后两年应该说存在极大的变数,美国想掌控世界全球化或者民主化议程,他的影响力大不如前。所以我对奥巴马今后一两年之内,他的外交能不能取得大的建树、大的成功我是持相对怀疑的态度的。

这个圣诞节,在夏威夷的瓦胡岛,奥巴马要思考的问题很多。但无论怎样,奥巴马都明白,要想有所作为,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