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应当说清楚是怎样用2亿元打蚊子的

   日前,广州市爱卫会组织召开了2015年爱国卫生工作会议,市城管委主任、市爱卫会副主任危伟汉在会上反思了去年灭蚊工作,也介绍了今年的灭蚊工作。不过,在透露去年全市各级财政用于灭蚊的费用近2亿元后,对于这笔钱究竟投向了哪里,城管方面未做明确说明。

   “花费2亿元打蚊子”,这样的标题很容易引人来吐槽。不过,若是我们能了解到去年爆发在广州的那场严重的登革热疫情,出现14048例住院病例……恐怕就不会再轻言广州方面是如何败家的了。

   毕竟,登革热疫情爆发时,组织灭蚊(蚊虫可传播登革热病毒)工作非常有必要。相关统计也显示,自去年6月以来,广州共开展了24次全市统一的灭蚊行动,累计完成3291平方公里面积的消杀工作,足见广州方面灭蚊的工作量很大。而最终的成效也算是不错,疫情最终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不过,即使相关单位做的工作很努力,也有实际的成效。可作为政府职能部门,其所花费的钱是来又自公共财政,应当列出明细,并向社会公众公开。特别是究竟采购了什么类型、多少数量的灭蚊器具(药);向谁采购、依据又是什么?组织了多少的人力参与,又花费了多少?

   公开、透明,并接受监督,这不仅是最基本的政治伦理,实际上也是对自己工作的负责,更是对所有民众的负责。否则的话,若是有人借了蚊虫的“嗡嗡叫”,自己在里面叫“嗡嗡”,或者不能尽忠职守,或者浑水摸鱼、趁机中饱私囊。如此不仅会让自己涉嫌违法、犯罪,更会影响“灭蚊”大业(若是再度爆发登革热疫情,会严重威胁当地民众的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