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华人代购现象普遍 因代购被捕惊诧从业人士

据日本中文导报网报道,在日本华人做代购的现象非常普遍,随着国人收入逐渐增长和近年来日元急速贬值,中国人消费的触角已延伸到日本,并成为一种现象。

从箱包到手表,从化妆品到卫生巾,从纸尿裤到奶粉,从玻尿酸到酵素,日本商品显然成了抢手货。在日华人家庭主妇、留学生纷纷利用闲暇时间做代购,甚至公司里的就职者也加入代购大军。然而,最近两件华人因代购而遭逮捕的消息如同重磅炸弹落下,惊诧了一片从业者。

警方加大监控力度 逮捕多名代购人士

被警察盯上的不只是从事技能劳动的外国人,从事翻译、事务的“白领”也进入警方的视野。

今年1月19日,在京都外国语大学工作的一名中国女性韩某因利用业余时间做代购而被京都府警方逮捕。现年32岁的韩某于2011年10月至2014年10月间将总值约36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89万元)的日本产化妆品、电饭煲等寄往中国,并从中获利约1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2万元)。

韩某仅持有可从事翻译等业务的“人文知识·国际业务”签证,但在去年4月至7月前后大量购买日本产品并寄至中国、美国多达48次,并从中赚取巨额利润。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类似的案例已不是第一次出现。去年10月,兵库县警方以签证资格为厨师技能,却从事纸尿裤倒卖活动为由,逮捕了家住兵库县明石市的厨师齐某等三名中国厨师。

这三人自2009年以厨师身份到日本后,就一直在多家药店大量购买纸尿裤,多的时候一人每天辗转于20家店铺,可购得180包。还有一名中国男子为这三名男子支付报酬,将购得的商品出口至中国高价出售。

警方查到的证据显示,这三人在5天时间里,共在267家店铺购买了约990包纸尿裤。警方在滋贺县某公司的仓库内发现了约1万包纸尿裤,警方还以涉嫌违反《旧货经营法》对接收这些纸尿裤的该公司社长进行搜查。

违反《出入国管理法》涉嫌偷税漏税

“给国内朋友帮忙代购点东西也算违法?这是什么世道?我们去商店买东西也算促进日本经济发展,应该褒奖才对啊!”留学生小赵愤愤不平地向记者说。

“代购犯了什么法?”近日来,这个话题在华人圈议论得热火朝天,其原因归纳起来并不复杂。

报道指出,首先,违反《出入国管理法》。在日本做代购本身并不违法,关键在于从事代购业务者的“身份”,也就是“签证种类”。留学生在日本的逗留资格是留学,而你的行为一旦超出了你的签证资格所允许的活动范围,就违反了出入国管理局规定,就属于违法了。

譬如说,中国厨师到日本的饭店去炒菜,他拿的应该是“就职”签证。这个“就职”签证规定你只能在受雇用的公司里从事符合你职业的工作。若放下菜刀去倒腾尿不湿,就属于“资格外活动”。

其次,涉嫌偷税漏税。在日本,无论企业或是个人都要照章纳税。在日华人代购者大多认为自己是赚点零花钱,不用纳税,无需申报纳税。其实,这是违法的。京都外国语大学的那位女职员被控三年代购金额至少达到3500万日元,纯利润为1000万日元,如果按此金额征税,她要从营业额中缴纳5%-8%的消费税,还要缴纳数百万日元的个人所得税。

另外,根据案例不同,还可能因资金流动非正常操作,违反《金融法》;若收购散户的二手货再转卖,还会涉嫌违反《旧货经营法》。

代购者一片惊诧 将办理合法手续

近一年来类似“某一个家庭主妇靠代购收入比丈夫在公司上班还高,某一个留学生做微商月入百万日元,”的例子屡见不鲜,但却真假难辨。

几乎每个在日华人的微信圈子里都会有几个做代购的朋友,而且你无法预知,身边某个人会不会在明天很突然地就变成了“做代购的”。

近期“代购涉嫌违法”的消息传出来后,惊诧了一片代购者,开始对照案例看自己是否打了法律擦边球。

从事日本产品代购的微店店主留学生小王对中文导报记者说:“非常关注华人因代购被捕的消息,目前对我来说还产生不了太大的影响,因为我所做的基本上都是熟人生意,纯粹的口碑营销。我在日本待了4年,大家相信我货源的真实性。找我买东西的朋友多是为了图东西真。”小王透露,现在已经删除了微信、微博的一些个人信息。

家庭主妇李女士说:“其实做代购也就挣点零花钱,没向税务局申报,主要是觉得手续麻烦。不过,以后要是做大了,还是要税务手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