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大冒险

黑马安邦继续在投资上攻城略地,创下业界奇观;安邦集团的股东已由早先的8家增至39家,资本金从2014年初的120亿元猛增至619亿元,背后有何玄机?

2014年,一手布局海内外资产,一手安排近500亿元增资,安邦保险集团(下称安邦)继续让业界目瞪口呆。

二级市场上,安邦大比例增持着原本股权分散的民生银行(600016.SH/01988.HK)。1月27日,港交所披露的信息显示,安邦于1月21日以9.723元/股的均价增持民生银行A股1.98亿股,持股比例已达20%,占总股本的比例达到15.94%,远超第二大股东,毫不掩饰对入主民生银行势在必得之架势。

“不像保险公司,更像个大基金。”有业内人士这样形容安邦给外界的印象。一位曾就职于安邦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一般的保险公司,往往会比较强调提高保费收入、业绩等,但在安邦,这些不是主题词。公司上下,感觉就是‘钱不是问题,只管放手去做’。”

2014年是安邦突飞猛进的一年。这一年,安邦接连在海外收购华尔道夫酒店、比利时百年险企FIDEA、比利时德尔塔•劳埃德银行。虽然有些项目还待被收购国监管批准,但据公开信息保守估计,安邦一年内在海外的投资额已近160亿元。以目前浮出水面的国内二级市场的收购来算,安邦持有9只股票,分别为民生银行、招商银行、工商银行、金地集团、金融街、华业地产、吉林敖东、中国电建、万科A,持仓股票的总市值超1000亿元。

从中国保监会公布的资料来看,安邦的保险业务收入在业内仍属于平平之辈。2014年,安邦全年人身保险保费收入排名为同行业第35位,原保险保费收入528.885亿元;财产保险保费收入在中资保险公司中名列第16位,原保险保费收入51.35亿元。值得关注的是,安邦2014年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为90.16亿元。

若论集团总资产,因2011年收购了成都农商银行后又迅速做大资产规模,2014年底安邦并表后的总资产已经轻松逾万亿元。

1月26日,保监会披露的信息显示,安邦人寿出资5亿元设立安邦基金管理公司的事项已获批。至此,安邦已拥有财险、寿险、银行、保险、资管、金融租赁、券商和基金等金融牌照,并意欲收购天津信托。

在一系列海内外收购的大动作背后,安邦进行了频繁的大手笔增资,目的是应付对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等监管要求。据保监会披露的信息,安邦2014年4月和9月两次增资,目前注册资本已高达619亿元,为业界最高,超过第二名人保集团的424亿元,而中国人寿仅282.65亿元。在两番增资后,安邦的股东数量从8家猛增至39家。不过,据财新记者调查,这份股东名单上,存在大量的隐秘的关联股东关系,很多与安邦的掌门人吴小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综合从各个渠道的信息看,吴小晖创业早年确实善于杠杆各种“背景”,但本人也相当勤奋刻苦,“足够配得上他的野心”。

增资从120亿至619亿

在海内外凶猛收购背后,是安邦的持续增资。

2014年5月,安邦人寿获批增资至117.9亿元,安邦财险则增资至190亿元。2014年一年间,安邦两番增资,资本金从年初的120亿元猛增至619亿元,股东由8家猛增至39家。

安邦前身为安邦财险,成立于2004年,起初注册资本仅为5亿元。最初的七个股东为上汽集团、上海标准基础设施集团、联通租赁集团有限公司、旅行者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嘉兴公路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浙江标基投资有限公司、浙江中路基础设施投资公司,出资比例分别为20%、18%、18%、18%、15%、6%、5%。2005年,中石化集团斥资3.4亿元参与安邦增资扩股,持有20%股份,与上汽集团成为并列第一大股东。

此后,安邦财险多次增资,2009年时注册资本51亿元。2011年,安邦集团化后再度增资至120亿元。期间,上汽、中石化集团股份逐渐被稀释,至2011年增资后,上汽占比已下降到6.317%,中石化则下降到2.817%。

最大手笔的出资发生在2014年。工商资料显示,2014年1月和9月,安邦保险两次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分别将注册资本金增加至300亿元和619亿元。保监会分别于4月与12月批准并公布其增资决定。

这两次增资后,安邦的股东由近十年未变的8家猛增到39家。从财新记者获得的股东名册来看,39家股东呈现了近乎平均的一种结构,持股比例大多在2%、3%左右。上汽、中石化集团的股份继续被稀释为1.2246%和0.5460%。

在新增的31家股东中,北京涛力投资、北京阳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江苏名德投资集团公司、华金能源集团公司等公司早前出现在与安邦有关的投资中,但其余20多家此前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且并未有太多相关公开信息,但此番均以每家20亿-30亿元的出资规模一齐出现在股东名册上。这些股东的注册地址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浙江、成都、新疆、广州等六个地区。从行业来看,主要包括汽车销售、矿业公司及为数众多、名不见经传的“某某投资公司”,与安邦掌门人吴小晖有高度疑似的关联关系。

安邦的股东结构,某种程度上反映着吴小晖的这种人生轨迹。比如,安邦的股东中有多家汽车销售公司、基建公司,且多以上海、浙江为大本营。(参见本刊2014年第1期封面报道“黑马安邦”)

经过多年运作以后,吴小晖无疑已经确立了他在安邦集团绝对的控制权,而做到“监管合规”也是内部安排的必要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