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豪车贩子中国赚差价 这事儿奥巴马不管了

一辆在美国零售价通常只有5.5万美元的汽车转手卖到中国,价格能够涨到三倍。而美国联邦检察官们开始放弃打击这种利用中国市场对高端汽车的需求牟利的偏门生意。

一名豪华汽车出口商为了夺回被美国政府部门查扣的一辆保时捷卡宴(Porsche Cayenne)和120786美元的资金打了将近两年的官司,最终,南卡罗来纳州联邦检察官终于同意退还这笔资产,同时撤销民事罚没诉讼。

这位出口商名叫阿力别克·图尔卡耶夫(Alibek Turkayev),在他之前已经发生了至少十几宗类似的和解案例。美国九个州的联邦检察官都已经与类似的小公司达成了协议,这些公司都是在美国购买豪车,再转手卖到以中国为主的海外市场,从中赚取丰厚的利润。

其中许多案件里,南卡罗来纳、佛罗里达、乔治亚和俄亥俄州的联邦政府部门都退还了所有没收的车辆,解决了纠纷。规模较大的和解案中有这样一起:今年1月,南卡罗来纳州的联邦检察官同意将57辆豪车以及数十万美元的资金返还给陈宏(音译,Hong Chen)和他名下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的美石集团(Mayrock Group)。

这一波和解案传递了一个讯号,表明联邦检察官们开始放弃打击这种利用中国市场对高端汽车的需求牟利的偏门生意。一辆在美国零售价通常只有5.5万美元的汽车转手卖到中国,价格能够涨到三倍。

美国出口公司每年向中国及其他国家转手卖出的豪车一度多达几万辆。但2013年,这种活动大部分陷入了停滞,因为美国联邦当局当时开始对它们提起民事罚没诉讼。

这场打击行动主要是受到了美国特勤局(the Secret Service)和国土安全部(the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特工的推动。他们怀疑这些小型出口公司利用“稻草人买家”的行为违反了联邦法律。这些稻草人买家只花很少的一笔钱来买车,掩盖了真实的购车者无意长期持有汽车、而且购车资金来自他人的事实。联邦政府部门称,这种利用稻草人买家的行为属于欺诈,不仅有可能剥夺美国消费者购买豪车的机会,而且可能使各汽车厂商无法严格控制美国本土和外国经销商的汽车销售情况。

但美国司法部(the Justice Department)最近建议联邦检察官们在对汽车出口公司及其老板们提起民事罚没诉讼、乃至刑事诉讼时采取更加慎重的态度。

“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对稻草人代购豪车出口案及资产罚没行动的其他方面进行了全面审核。”司法部发言人彼得·卡尔(Peter Carr)在一份通过电子邮件发来的声明中称。“因为这项目前仍在进行之中的审核工作,司法部门鼓励检察官对构成税务欺诈、身份盗窃欺诈以及提交虚假出口文件等刑事犯罪的其他稻草人代购诈骗案追究民事和刑事责任。”

据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透露,从操作层面上讲,这意味着,仅仅只有利用“稻草人买家”这一点或许不足以构成政府部门没收出口公司车辆的充分证据。

自从2013年以来,美国特勤局展开的突击行动已经没收了几百辆梅赛德斯-奔驰、路虎、宝马和保时捷等豪车,其中很多在没收时正在等待装运到货船上。图尔卡耶夫的公司购买的那辆保时捷就是特勤局在南卡罗来纳州和新泽西州的卡尼没收的14辆豪车中的一辆。联邦政府还冻结了几百万美元的资金,这些钱都来自这些车的海外买家。

特勤局发言人布赖恩·利里(Brian Leary)不愿意发表评论,称此事应该询问司法部。

这个政策的变化源自美国司法部对联邦政府资产罚没程序的大范围审查。今年1月,美国司法部长小埃里克·H·霍尔德(Eric H Holder Jr)称,他的办公室正在采取措施,确保在处理民事罚没案件的过程中做到“追缴犯罪行为所获得的利润,把资产归还给受害者,同时保障公民的自由”。

民事罚没是一种强大的手段,检方追查涉及洗钱、恐怖主义、贩毒以及其他违法行为的案件时都可以使用。但这种手段有着极强的惩罚性,因为它往往需要被告人来证明,被没收的财物和现金都是通过合法活动取得的。

陈宏的律师在法庭文件中写到,罚没诉讼迫使陈宏的美石集团“停止运营,使陈宏失去了养家糊口、寻求法律辩护、继续维持生计所必需的资产”。图尔卡耶夫则表示,诉讼导致他推迟了申请商学院的计划。

一年前,一些汽车出口商们提出异议,称联邦当局介入了一种在很大程度上属于商业范畴的纠纷。这些出口商们称,如果汽车生产商们不满豪车被转卖到海外,需要向经销商施加更大的压力,确保他们只把汽车卖给购车自用的客户。

几位了解情况、但要求匿名的人士透露,巧合的是,司法部门调整政策时,纽约州总检察长埃里克·T·施耐德曼(Eric T Schneiderman)和国土安全部也决定暂缓针对纽约市汽车出口行业联合发起的刑事调查。

但并不是所有的汽车出口罚没案件都会撤诉或者迅速达成和解。

最大的汽车出口罚没案中就有一起至今没有结案。2013年11月,联邦检察官在曼哈顿提起了一桩诉讼,案件涉及48辆被没收的豪车。今年1月,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法官凯瑟琳·波尔克·法伊拉(Katherine Polk Failla)驳回了一项撤销诉讼的动议。法官法伊拉在判决书中称,检方出具了充分的证据,表明汽车出口公司“蓄意欺诈”。因此,案件必须继续审理。

一些和解案件中,没收的汽车只有一半归还给了涉案的出口公司,比如联邦检察官在新泽西和布鲁克林达成的和解。

甚至就连一些在豪车出口行业工作的人都承认,有些公司利用伪造的驾照和虚假的运输文件来掩饰自己的行为或者逃避州税。

但替汽车出口公司辩护的律师们仍然对司法部门有关提起新的民事罚没诉讼的指导方针表达了赞许。

图尔卡耶夫以及纽约那起案件中当事汽车出口商的代理律师、宾夕法尼亚州福罗律师事务所(Fox Rothschild)的埃利·戈尔丁(Ely Goldin)称,很多民事罚没都属于“滥用民事罚没权”的行为,而且,许多汽车经销商都心知肚明,很多车最后都卖到了海外市场。他说:“经销商并没有上当受骗。”

图尔卡耶夫目前居住在布鲁克林,化名亚历克斯。他说,自己利用豪车差价套利的做法并不违法。但他表示,并不因此而怀恨在心。

“我知道他们的来头。他们只是在做自己的本职工作。”图尔卡耶夫这样说起参与案件的检察官以及特勤局特工。

“事情对我来说很难,但司法系统只是在做它应该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