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民间组织27年寻回11万苏军遗骸

寻遍山川 只为最后一个军礼

“作为公民,这是我应履行的神圣职责。”伊戈尔-斯文佐夫对新浪说。

伊戈尔曾是一名俄罗斯战地记者,1997年退伍后,他搬到了大诺夫哥罗德,在当地报社和电视台工作。13年前,他被邀请到一家能源公司,负责新闻业务。

今天,让他们入土为安

除了公司职员,45岁的伊戈尔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也就是他说的“神圣职责”——大诺夫哥罗德“山谷”搜索探险队新闻秘书。“山谷”是一个负责找寻二战时期苏军失踪人员的公共组织。三年前,因为对二战历史的浓厚兴趣,以及对搜寻工作的敬意,伊戈尔决定加入“山谷”。

伊戈尔已为人父,有两个孩子,最大的伊万八岁,妹妹波林只有三岁半,“家庭和(搜寻)工作几乎占据了我所有的业余时间”,伊戈尔说,他爱好不多,偶尔摆弄摆弄和军事历史相关的东西。不过,在“山谷”的三年里,他将探险队过去的工作和发生的事都用笔记录下来,如今,已出版了3本书。

有媒体对他的“兼职”工作感兴趣,伊戈尔显得很开心,“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他的声音中透着坚定和自信,“我祖父参加了二战,在1944年的一场战斗中牺牲了。他被埋在了诺夫哥罗德州西边普斯科夫州的一个车站附近,那里埋了许多烈士。”

1941年7月9日至1944年7月23日,德军占领了普斯科夫。当这里被解放时,市内94%的建筑被摧毁,共有29万人丧生。

而在这三年里,诺夫哥罗德州的两条主要战线(沃尔霍夫战线和西北战线)牺牲更多,85万苏军士兵牺牲,但最终在军事墓地下葬的却只有43万。“我们必须找到他们,并向他们致以最后的军礼。他们曾保护我们免受侵略,今天,我们要让他们入土为安。”

寻找,只为帮助他人

苏联时期,搜寻二战失踪人员的工作在战后就开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达到顶峰。搜寻活动被冠以“卫国战争烈士纪念劳动日”的名称,每年举行两次,一次是4月中旬到5月9日前后,还有一次被安排在8月下旬至9月中旬,“这样的安排与我们这里的气候和(森林及沼泽)地形有关”,伊戈尔解释。

“山谷”搜索探险队已经成立27年。它已成为俄罗斯搜索协会中规模最大的队伍,有超过1000名志愿者、近50个分队。但对比绵延500多公里、覆盖了11个市区的搜索范围,仅靠这些人手显然任务艰巨。

对搜索工作而言,首先面临的问题是要知道哪些地区容易找到遗体或遗物。“我们一般会从当地居民的故事、曾出版的回忆录,以及地方 和私人博物馆的档案中找寻相关信息,然后进行探索性调查。在“山谷”网站和社交软件上,网友们还可以留下他们所知的信息。作为新闻秘书,伊戈尔经常会用自己的VK账号(俄 罗斯社交软件)对需要帮助的人的留言进行回复。

一旦开始启动搜寻工作,也就意味着“苦日子”要来了。“我们在丛林、沼泽中,一待就是两星期”,伊戈尔说,“期间睡帐篷,吃饭就架 火烤点啥……反正别想过舒舒服服的那种生活了。”

搜寻过程中,每人每天至少要在崎岖复杂的地形中搜寻10公里,扛着铁锹随时准备挖坑。“铁锹挖完后就得上手了,需要让土一点点从指缝 中滑过,尽量不错过一点细微的发现”。也有人在挖掘时需要处理上百公斤的炮弹和地雷碎片。

“大家是志愿者,没什么岗前培训,新手们多跟有经验的人学学就可以了。”27年里,“山谷”的志愿者们找到了超过11万阵亡士兵的遗体,其中2万名被确认了身份,“毕竟70多年过去了,一切都变得很困难。”

即使志愿者们利用假期无偿工作,但探险队还是要面对花销的问题,“诺夫哥罗德地区有专门支持搜寻‘祖国烈士’的项目,我们可以从这 部分预算中获得一些资金。过去,我们也曾向社会募捐。现在,国家也在帮助我们”,伊戈尔告诉新浪,“山谷”探险队连续两年获得了总统普京颁发的奖金,“这样我们就可以购买和维修设备了。”

对伊戈尔来说,能最终确定遗体的身份是最完美的结局。“最好能找到印有名字的勋章,这对确定身份,并找到其在世的家人非常有利。 至于找到的那些私人物品,我们会全部交给家属。有时候还能发现坦克或者飞机,根据法律,所有在土地中找到的东西都归国家所有,因此我们什么都也不会留下。”

伊戈尔说,他团队里的志愿者不仅搜寻遗骸,还帮助找寻其亲人。战后,牺牲者的遗孀和家属可以获得抚恤金,但如果士兵被列入失踪者,亲人就拿不到钱。因此,除了找遗体,志愿者们也帮助寻找遗体或遗物所有者的亲人。战后,许多家庭因为失去家庭支柱生活困难,一笔抚恤金对他们意义重大。

苏联是过去,历史未终结

“我们正在寻找的每一个士兵,他们身后都背负着一个家庭的命运。”伊戈尔说,在搜寻过程中,他们有很多“难忘的经历”。2013年,他们找到一位年轻护士的遗体,发现了她的姓名,找到了她的亲人。“他们从特维尔州赶来,告诉我们根据姑娘的书信,她在前线曾有一位未婚夫并肩战斗。我们查阅档案,发现20年前有人就在女护士不远处找到了这个年轻人的遗体。”

半个多世纪以后,这对战火中的情侣再次团聚:姑娘的亲人为他们立了一块石碑,两人的名字紧紧相依。

战争已经过去70年,苏联也已经成为过去,但对那个时代“为苏联而战”阵亡士兵的遗属而言,历史并未终结。许多人仍想知道祖辈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们在哪里牺牲、埋葬在哪里……因此,除了忙于俄罗斯境内的搜索工作,“山谷”探险队还同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家的搜索队展开合作。

“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到加里宁格勒,志愿者的数量已有2万多。我们欢迎每一个愿意同我们合作的国家,一起找寻在战斗中献身的英雄们的记忆。”伊戈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