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排名第3的权势女性:梅琳达.盖茨

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1964年8月15日),毕业于美国杜克大学计算机系,后获得MBA学位,然后如愿进入了自己曾经实习过的微软公司,很快崭露头角,取得了骄人的业绩,成为一名管理人员。在嫁给比尔·盖茨之前,梅琳达已经在微软做出了骄人的业绩。她担任一个部门的主管,手下有一百多名员工。在嫁给盖茨之后,梅琳达便做起了专职的太太。几年来,她为盖茨生下一双儿女,还管理着盖茨豪宅的日常工作。梅琳达把家里收拾得十分温馨,还建了一个家庭图书馆。梅琳达和盖茨一起建立了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基金会——盖茨基金会,并担任主席。

学生时期

1964年8月15日,梅琳达出生在达拉斯一个中产家庭,父亲雷·弗兰奇在LTV做一个太空项目,母亲是全职太太, 一家六口过着简朴的生活,几乎每个周末都在忙碌中度过。父亲告诉他们,“不管上什么样的大学,我都会供你们。”
生活就像一个测试,梅琳达相信自己是一流的。她的高中数学和计算机老师SusanBauer回忆起梅琳达,“ 每天,她都有一个目标。”高中时期,她是学生中的名角,“可爱而迷人,总能成功地说服他人”。当时,她的目标是圣母大学的计算机系,然而,最终她不能如愿。官员们决定缩小计算机系,“电脑不过一阵风”。 得知这个消息,梅琳达“崩溃了”,最终,她去了杜克大学,那里的计算机系正在扩招。5年间,她获得计算机科学、经济专业学士学位以及MBA学位。
期间,梅琳达曾在IBM做暑假实习生。毕业时,在参加一个招聘会面试时,IBM的招聘官得知她过会儿还要去微软公司面试,这位招聘官告诉她:“如果他们要你,去那里吧,那里进步的机会太多了。”
1987年,梅琳达22岁,她来到西雅图,在微软担任市场经理。作为最年轻的员工、唯一的女性MBA,那时, 她并不知道未来如何,更不知道微软对她意味着什么。到处都是特殊材料做的人,他们是如此聪明,他们在改变这个世界。 然而,她并不习惯那里的公司文化,她感到他们尖酸刻薄,连领导也不例外,她想,也许很快她便离开那里。
办公室恋情
生活在某些偶然的时刻有了转机。四个月后的一天,她第一次到纽约出差,聚餐时,她坐在CEO比尔·盖茨的旁边 。梅琳达并非大美女,但往后,回忆起初次见面,比尔总说是她的长相吸引了他。梅琳达则说,“他当然比我想象的风趣。”
那年秋天,一个周六下午(微软周六都上班),比尔和梅琳达在微软的停车场相遇。“我们聊了一会,然后他说,‘ 两周之后的周五晚上和我出去吧。’我说,两周之后啊,对我来说还不是特别自然,我不知道啊,到时候叫我吧。”梅琳达后 来回忆。
比尔后来给了她电话。梅琳达答应了。
比尔说,“她很难搞定!”梅琳达和她母亲都认为和CEO约会不是个好主意。但若干年后,梅琳达穿了一件T恤来 到比尔的办公室,上面写着“娶我吧,比尔”。
世纪婚姻
“亲爱的,如果你赢得了时间,那我就赢得了金钱”,1994年1月1日,在威利·尼尔森的歌声中,比尔与梅琳 达举行了婚礼。那一天,客人中有6位亿万富翁,新郎在夏威夷的拉那伊岛包下了全部轿车、直升飞机和520间酒店客房。
比尔已是亿万富翁,梅琳达说对于嫁给比尔也有过焦虑,“对我而言,就像是,好吧,比尔有钱。大买卖。”比尔当然也有焦虑,他富可敌国,这些钱能让他们在这个家庭中和平共处么?
同时,比尔的敌人们击掌相庆:“我们祝愿梅琳达的生育能力是全球第一,给比尔生一大堆孩子……每天早晨,都有一大堆孩子抓住比尔的衣襟不让他上班。甚至当比尔与客户交谈时,会突然从门外冲进一大堆孩子,抱住比尔的腿哭着闹着喊 ‘爸爸回家!’哈哈……”
结婚后,梅琳达生下了三个小孩。1996年大女儿出生后,她便当起了全职太太,悉心照顾着孩子。对手们不能如愿,正如微软总裁鲍尔默所相信的,“她会使比尔跑得更快。否则,比尔是不会向她求婚的。”在比尔眼里,梅琳达温顺得像一只绵羊,她忍受着一起又一起对她丈夫的敲诈勒索、死亡威胁,忍受丈夫与其前情人安·温布莱德保持特殊友谊,忍受他那 几天不洗澡的身体发出的阵阵臭味,倾听丈夫诉说在工作中受到的委屈,在他紧张困乏之时给予理解、鼓励及建议。
他们的好朋友说,梅琳达让盖茨变得更加开朗、耐心和富有同情心。
学业成就
梅琳达本名梅琳达·弗兰奇,出生于美国达拉斯市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从小聪慧好学。

1987年,梅琳达获得杜克大学的计算机和经济学双学士学位。第二年,她又拿下杜克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毕业后,精明能干的梅琳达加入了微软公司。

与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相识多年之前,梅琳达·弗兰奇(Melinda French)曾经有过一次”恋爱”,与一台苹果计算机。弗兰奇出生在达拉斯一个勤奋的中产家庭,为了供四个孩子上大学,她的父亲雷·弗兰奇(Ray French)一直在家庭开支方面精打细算。雷是一名工程师,他还兼职开设了一个家庭公司,主要开展房屋租赁业务。
梅琳达回忆道:”我几乎每天都要清洁地板,擦洗烤箱,以及割草。”事实上,梅琳达的家庭几乎每个周末都在忙碌中度过。在她16岁那年的一天,父亲买进了一台Apple III计算机,她很快就为之着迷。她说:”我们都乐于帮助父亲开展业务和记账。我们看着钱一点点的流入,又一点点的流出。”
梅琳达的人生后来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一个几乎没有人能想到的变化:她遇到了比尔·盖茨。现在,她居住在华盛顿湖畔一座巨大的科技豪宅里,丈夫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人。14年前,当梅琳达与盖茨结婚时,她实际上是与自己做了一个大交易。
一方面,梅琳达成为了全球第一大慈善基金的两名所有者之一。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已经拥有376亿美元资产,其中34亿美元是”股神”华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已经捐赠的款项。除此之外,巴菲特还计划捐赠900万股伯克夏·哈萨威B股。按照当前股价计算,这些股票的总价值达到410亿美元。
考虑到伯克夏·哈萨威股价有望继续上涨,而盖茨夫妇也会不断将资产转移到基金会,梅琳达和比尔夫妇可能会在有生之年捐出1000多亿美元。到目前为止,盖茨基金会已经为慈善事业支出了144亿美元,甚至超过了1913年成立的洛克菲勒基金会,而且考虑到了通货膨胀的因素。
但在另一方面,梅琳达也牺牲了隐私、安全、以及做一个普通人的权力。上世纪90年代末,在微软反垄断案庭审期间,她的丈夫被视为美国最大的商业”恶棍”,她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另一方面,因为嫁给了盖茨,她也面临着失去个人身份的危险,因为人们更多地称她为盖茨夫人。
权势夫妻
福布斯发布2012全球最有权势15对眷侣,微软创始人、科技大亨比尔·盖茨和妻子梅琳达·盖茨上榜,排名第三,在希拉里与比尔·克林顿夫妇之后。
工作任务
大多数时候,梅琳达都在”后台”默默的工作,包括照顾孩子。盖茨夫妇有两个女儿,分别为5岁和11岁,还有一个8岁的儿子。下面是梅琳达典型的一个工作日:去年秋天的一天,她先在孩子的学校花费了好几个小时;随后又招待了10多名客人,其中包括4名前来盖茨基金会参加疟疾论坛的非洲卫生部长;到晚上10点,当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她又开始疲惫地准备第二天上午的演讲。
在这样的时候,比尔会对梅琳达说,”早点上床休息吧,你已经知道很多有关疟疾的知识了”。但是,她一直对聚光灯心存恐惧,更何况还要面对超过300名科学家、医生、以及卫生部官员?第二天,梅琳达在论坛上公布了一项旨在根除疟疾的大胆计划,并同比尔一起回答观众的提问。虽然很多观众都获得了盖茨基金会的捐款,但他们并不知道台上这名引人关注的女性是谁。
现在,43岁的梅琳达已经做好完全展示自己的准备,她要走上”前台”。她说:”我经常想,当我的小女儿上了全日制学校之后,我会逐步走上前台。”当然,她从内心里更愿意永远远离公众。梅琳达计划未来将更多时间投入到基金会,达到每周30小时。
梅琳达之所以更加关注基金会,也因为她的丈夫将做同样的事情。从今年7月开始,盖茨将不再承担微软的日常管理工作,而将更多精力用于慈善事业。他计划每周在基金会工作40小时以上,而只将15小时留给微软董事会主席的角色。据这对夫妇的朋友称,如果不是为了梅琳达,盖茨不会做这样的转变。正是梅琳达让盖茨变得更加开放、耐心和有同情心。盖茨自己也承认:由于梅琳达,他很愿意扮演新的角色。
慈善事业
作为世界首富,盖茨的资产大约为460亿美元,但盖茨夫妇一直以来都表示要将财产的大部分捐献出去。盖茨夫妇捐献的最主要渠道就是通过“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现在基金会名下总资产额高达288亿美元,是世界最大的慈善基金会。
盖茨曾在一次访问中表示,如果没有梅琳达,很可能就没有基金会。事实上,盖茨每天在堆砌财富,而与他相伴12载的妻子则在琢磨着怎样用掉这些钱。41岁的梅琳达已经是3个孩子的母亲———9岁的珍妮弗、6岁的罗伊和2岁的菲比。尽管她完全能够享受世界上最丰厚的物质生活,但梅琳达却不同于一般贵妇人。梅琳达并不热衷于购物和打扮,她的行事作风颇有商业女强人的风范,她对慈善基金会的管理非常讲求效率、目标明确并且有紧迫的责任感。
作为基金会的发起人之一,梅琳达1996年生下第一个孩子之后便辞去工作当起全职太太,并积极致力于基金会的慈善工作。
在基金会资产投资方面,梅琳达也发挥着巨大的作用。每当她和盖茨选择一个新的捐款方向和捐款地点时,他们都会问两个问题:什么问题影响了最多的人?我们过去忽略了什么问题?虽然很多慈善家也采用同样的方式,但盖茨夫妇更为严格。梅琳达说:”我们会仔细审视所有的不公平,并努力通过捐款带来最大的变化。”
因此,虽然盖茨基金会不向美国癌症协会捐款,但却为了治愈那些导致更多人死亡的疾病,包括艾滋病、疟疾和肺结核捐赠了数十亿美元。通常情况下,盖茨更加注重疫苗研究和可能会于未来发挥效力的科学解决方案,梅琳达则更加关注立即帮助病人减轻痛苦。她说:”疫苗救不了孩子。我更愿意前往印度农村,亲眼看到那些孩子获得救助。当然,我们还有很多其它工作要做。”

1993年,盖茨夫妇的第一次非洲之旅对他们后来的慈善事业起到了重要的影响。在扎伊尔,他们看到光着脚的妇女不得不头顶着水罐、怀抱着孩子走几英里的路到市场去;在肯尼亚,他们被邀请参加了一个马赛人的割礼仪式;在非洲各地,他们在路上还看到了无数饿得皮包骨的孩子。这一切都让梅琳达和盖茨心烦意乱。随后,他们找来当年的《世界发展报告》,里面的内容更令他们震惊。梅琳达说:“非洲的孩子们会死于腹泻和其他非常普通的疾病,而简单的接种疫苗就完全可以避免这些悲剧。我们意识到必须更多地了解这方面的信息,而我们知道得越多就越觉得不能再等了。”

梅琳达对非洲的医疗和贫困问题投注了金钱和热情,但她并不认为仅凭自己的力量就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相对于问题而言,我们的努力只是沧海一粟”。梅琳达是一个热衷于学习的人,由于工作的需要她总是努力多了解一些医疗保健方面的知识。此外,梅琳达谈起安全套和妓女这些敏感问题时一点都不会不自在,因为这些都与艾滋病的预防密切相关。
从某种意义上讲,盖茨和梅琳达并非”门当户对”,后者的学历更高。梅琳达拥有杜克大学计算机科学和经济专业学士学位,以及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尽管去年6月获得了荣誉学位,但盖茨却是哈佛大学历史上最有名的辍学生。梅琳达还是一位运动健将,曾经完成过马拉松比赛,并攀登过1.441万英尺高的雷尼尔山顶峰。在盖茨方面,他仅有的运动就是偶尔打打网球和高尔夫球,再有就是从去年开始跑步。
盖茨承认,梅琳达很善于理解人,至少比他做得好。事实上,他经常将妻子作为一名倾听者,有时还会谈到微软的事务。2000年,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取代盖茨就任微软CEO,当时正是梅琳达帮助盖茨度过了这段难熬的转换期。盖茨说:”当时我经常与梅琳达讨论这一问题。”作为盖茨夫妇最亲密的朋友之一,巴菲特直言不讳地表示:”盖茨需要梅琳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