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北美华文业余学习的误区

希林UIC中文学校 何振宇

不管是我们的家长、老师还是学校的管理人员,说起北美的华文业余教育,通常就会很自然地想到怎么教会孩子们华文语音、书写、字义的理解、语法、写作、口语等方面的基本语言学习技巧。但由于东西方人文、语言的大环境的巨大差别,加上场地、课时的限制(一星期只能上一次课),教学效果往往很不尽人意,其表现在孩子们(这里指5、6岁开始学习的孩童)不论在开始的五、六年或数年内学得如何好,如何进步快,但在其十几岁的发育期内则明显地出现了学习效率直线下滑、厌学的状况,出现了大量孩子在上了高中后最终放弃学习华文的现象,给孩子们的将来以及家长们留下了太多的遗憾。这就给我们所有的家长、教师和学校管理人员提出了尖锐的问题:究竟我们的华文教学出了什么问题?还是我们多少代人 沿袭下来的听说读写、音形字义全面推进的教学理念有了毛病?还是在语言教学,特别是对第二语言学习的特点忽略了什么?我校自2006年暑期开始试验了集中识字的教学体系,通过实践和探讨,终于发现我们在所继承的传统教学理念中,忽略了关于词(字)汇量的学习,只是考虑“教”而忽略了在孩子发育成长各阶段中他们“学”的特点,这虽是外部环境的限制所致,也是听说读写、音形字义全面推进的教学理念特别地加重了北美华文业余学习负担所致。如果在学习母语的环境下,这样的传统学习方法并不具有这样明显的缺陷,因为人文环境和其它的课程学习极大弥补或补充了这项的教学内容。但是在华文作为第二语言学习的北美这样极端的大环境下,由于有限的课堂教学,以及学习全过程中凸显出量的部分教学内容太重 ,致使“教”的太多,“学”的部分负担则日益加重而学习效率底下,使其成为拉孩子们学习华文进度后腿的最主要因素。以暨南大学出版的《中文》教材为例,按照我们大多数业余华校的教学进度,正如《浅析北美华文业余教育的特殊性》(http://xilin.org/xluic/lunWen2010.pdf )一文中关于字汇量学习列表统计所示。

 

在国内六年小学全时学习期间,学生们不论如何学都会达到学习2500常用字的字汇量或更深的程度,而在此基础上衍生学会的词汇量也会达到或超过5000,而其恰好是衡量学习者语言水平的学习程度,即其阅读、理解、写作水平甚至口语的流利程度。从理论上讲,在北美的华文教育中,孩子们没条件用六年的业余时间来突破这2500常用字的瓶颈口,那十二年的艰苦业余学习也就是在他们上大学前总会突破吧?但是在孩子们8、9岁大脑发育基本成熟之后,他们的生理、心理的发育将达到新阶段,开始逐步形成具有像成人一样的逻辑思维、理解记忆的学习世界的特点,知识型的学习成了他们追索的方法,就学习华文来讲,经过六年业余艰苦学习多说也就掌握了1000左右字汇量,远远不足以学以致用,应用在适合他们此阶段发育的 求知欲望,但此时他们对此还没能力通过对华文的学习主动地建立崇拜感、亲近感、认同感,加上更加精深的中华文化、历史、人文的教学内容,大多数孩子们多年积累起来的学习成就感就开始流失,他们开始知难而退,学习动力、效率开始直线下滑,致使最终放弃。以这样的重负教学而又要此时着力培养孩子们对中华文化以至对华文的崇拜感、亲近感、认同感,对于一星期一次的课堂教学要求,同时也对家长们进行辅导的要求就会高不可攀了。我们熟知的“教学”一词相比较英文“teaching”和“learning”显得太模糊,所以长期以来,华文的教学实际上以“教”为主,忽略了对“学”的特点和学习进程进行深入的探讨和研究,而北美本地的教育系统则非常特别地注重“learning”(学)方面的研究和改进,这不是对我们从事华文教育事业提供了很好的借鉴和经验吗?

 

现今的集中识字方法以古代“千字文”教学理念为借鉴,基于学习文字中“识认”和“理解”的不同学习进程,实行不同发育阶段应用不同的教学侧重点,从“学”的角度出发,把涵盖2500常用字的生字表编成一字不重、有文有义、合辙押韵的韵文,应用科学地总结实施的识字教学课程,以及与之相适应的阅读课程。在孩子们还在“形象记忆”为主、逻辑思维还未形成,还拿不好笔写字的发育阶段,听说读、音形字先行,自主阅读先行,在经过识认大约2000生字的基础上适时加入基本的单字书写基础训练,此时学生们已大量地接触、认知汉字,已接近或超过国内的“脱盲”水平(1800常用字,意味着可以简单地自主应用所学,自主阅读简单的文章/课文),对汉字的字体结构不再陌生,此时加入写的训练,则可具有事倍功半的功效,消除我们通常所见的倒下笔或“画字”现象。在接近全部集中识字课程临近结束前,加入汉语拼音的学习,使其真正成为帮助孩子们深入学习汉字、词的工具,而杜绝了“无拼音不读”的现象,其后则引入包括偏旁部首和拼音检索查字典教学内容,为全部集中识字课程的完成画 上完美的句号。以我们北美华文业余教育实际情况,我校实验班的孩子们用了三年(360学时)业余时间完成了突破2500常用字的识认,具有很强的自主阅读和理解能力。此后他们从《中文》第六册开始继续学习(此册以后,只有生字才用拼音注音),到现在已学到第十册,开始加入了中国的《汉语水平考试》中级国家考试的教学内容,预计在孩子们12、13岁时可完成《中文》第十二册的学习。我们正在努力探讨、研究适合其华文学习特点的教学内容,争取在将来的深入学习中,学生们在校期间以能够考取《汉语水平考试》中级第5级或最高第6级的证书做为毕业标准。

 

长期从事北美华文教育事业使我们借鉴学习了本地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方法,看清了我们在华文业余教育中的误区,这决不是我们使用的教材出了问题,更不是我们的家长、老师和学生“教”与“学”不努力的问题,而是在我们传承的传统教学理念在北美大地上凸显出其不适应孩子们业余学习华文的特性,也是我们进行深刻反思,积极探讨、研究解决方法的强大动力。做为北美的业余华文学校,总不能长期地让孩子们在业余艰苦学习了十年或更多时间后,最终还是连“脱盲”水平都达不到地走出校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