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印军队的巨大差距,战俘比例高达2:4000

屏幕快照 2016-05-09 上午11.48.55

1962年的对印自卫反击战,是新中国为取得新疆、西藏以及西南地区的持久稳定和平,精心策划和庙算的一次有准备有组织的反击战争。中印战争最实质目的,是为了解决西藏问题,是为了彻底消除印度从英国继承过来的,对整个西藏的特权和影响力,这个才是最关键,印度直至50年代还在西藏留有驻军,享有免税等一系列特权。

在1962年10月之前,不知马王爷几只眼的印军十分嚣张,不断蚕食我领土,经常挑衅我边防部队,欺压驱赶我边民,蓄意制造流血事件。实际上自1951年印军在边境采取咄咄逼人之势以来,中国政府和军队是一忍再忍,甚至主动后撤。印军却认为我军好欺负,反而自1959年8月起变本加厉地向中国边境地区采取攻势,公然袭击我军边防巡逻队和边境哨卡,打死打伤我边防官兵多人,越过实际控制线修建大量入侵据点,一时边境局势急剧恶化。

为此,毛泽东以战略眼光决定“以战止战”,期望打一场有限战争能争取30年的边境安宁。1962年10月20日,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全面打响,中国人解放军以摧朽拉枯之势向印军发起全线反击。当时战区一线有印军11个旅26000多人,被解放军横扫如秋叶,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连我前线指挥员、身经百战的西藏军区张国华司令员都说:参加革命33年,从没有打过这么痛快的仗。此战我军打出了国威军威,狠狠教训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印军。要不是我军主动停火、后撤,恐印军的精锐主力将被悉数全歼。

屏幕快照 2016-05-09 上午11.52.15

此战,我军牺牲722人,负伤697人;击毙印军第62旅旅长霍希尔·辛格准将以下4885人,击伤1047人。两军阵亡比为1:6.8。更惊人的是我 军参战数万余人,当时统计竟无一人被俘。参战中国军队在中印战争期间并未发现有干部战士被俘,只在90年代时,中国才发现印度还秘密关押着两名被俘中国战士,后被接回国内。印军却被俘第7旅旅长季·普·达尔维准将以下3968人,近四千人俘虏。两军战俘比例高达2:4000。以战役级别计算,这不仅在我军战史上是个奇迹,在世界现代战争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两军的战俘比可谓是惊天差距,这值得研究,看似是偶然,却实属必然。首先,我军是师出有名的正义之师,全军上下士气高昂,誓死捍卫祖国领土,拥有不怕牺牲、不怕疲劳、不怕艰苦的豪迈勇气。思想政治工作有力,官兵一致,高度统一,宁肯战死,决不投降,从精神上、意志上完全压倒对手。如在班公洛地区进攻作战中,工兵战士罗光燮奋勇冲向雷区排雷。他的左腿、右臂相继被地雷炸断,排雷器材已用完,眼看地雷还未排完,攻击部队无法前进,他立即用身体向雷区滚进,为部队冲锋开辟了通道,最后壮烈牺牲。我军有众多这样具有大无畏牺牲精神的官兵,焉能不胜。反观印军,基本是一支有浓厚殖民地雇佣传统的军队,以当兵为养家糊口的职业,官兵普遍以应付差事的观念应付战事,作战目的不明,作战只求保命,士气低落,焉能不败。

屏幕快照 2016-05-09 上午11.52.24

其次,我军经过长期各种残酷战争的洗礼,形成完整和独特的战略战术体系,战法灵活,战术得当,尤其善于打迂回穿插、分割包围的运动战。我军训练有素,适应山地作战,参战部队大多经历过残酷的西藏平叛作战,具有实战经验。指挥员胸有全局,指挥有方。步炮协同有力,武器使用娴熟。战士单兵素质强,攻如猛虎、守如泰山。如我军在追击溃退的印军时,速度奇快,常常能跑到印军的前头,一个班可以抓180个印军俘虏。再看印军,士兵净是些40岁上下的胡子兵,既无斗志也没体力,单兵武器更差,还使用着二战前的英制李·恩菲尔德手动步枪和布伦轻机枪,根本不是我军“五六式”系列单兵自动武器的对手。军官指挥混乱,战术呆板,根本无法协同。当胡子兵遇到我“娃娃兵”时,除有工事依托的二战老兵尚能抵抗外,其余基本是拔腿就跑,跑不动时便举手投降。

第三,我军在达到作战目的后,快速与有条不紊地组织了基本无损失的撤兵。作战中军队的撤退环节,是最易受到敌人攻击的关键时刻,组织不好就要吃大亏。抗美援朝战争和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我军被俘人员,基本是在这个环节出现的。此战,我军在前推几十公里后有计划地组织撤兵,各部队建制完整,交替掩护,避免侧翼暴露或孤军滞后。加之被打蒙了的印军,根本没有料到我军会乘胜退兵,基本没有打反击的作战行动。而在战争初期,印军的撤退恰恰和我军相反,各部队自顾自地逃命,相互之间根本无配合可言。有的部队建制被打乱,如没有头羊的羊群漫山遍野乱窜乱撞,根本组织不起有效抵抗和自保,反被乘胜追击的我军抓了大量的俘虏。

第四,在极其困难的雪域高原,我军组织了有效的后勤保障。打现代战争,某种程度就是打后勤。战场上的战俘,有相当一部分是失去行动能力的伤员,因无法获得救治及后撤而被俘。此战,我军十分重视后勤保障,紧急突击修建了数条战区应急公路。动员支前民工5.2万余人,征用了骡马1.1万余匹,伴随部队实施山地前运后送。野战医院靠前配置,医护兵、担架队紧跟作战部队,确保伤员得到及时救治及后撤。印军显然做不到这一点,印军俘虏中就有不少是被遗弃的伤员。

对印自卫反击战结束于1962年11月21日,中国政府宣布中国边防军全线停火,同时后撤到实际战前控制线,没有乘胜追击扩大战果。

主要原因是1962年11月20日古巴危机结束,美国总统肯尼迪宣布取消对古巴的海上封锁,与此同时,苏联政府命令红军武装力量解除最高战备状态。两个超级大国使用武力对峙一个月的古巴危机正式结束。这时已经取得不俗战果的中国军队就应该而且必须撤退了,不仅仅是战争的后勤压力问题。

1962年,中国还尚未拥有原子弹核武器,面对两个超级大国的干涉和核讹诈,说话还没有1964年爆炸第一枚原子弹以后那么硬气,中国军队仅仅是狭着抗美援朝的余威,在真正的国力和军事实力方面,还不是举足轻重的大国。 美苏两霸结束古巴对峙危机以后,有了额外精力来对付其他地区的热点,包括中印之间的冲突。如果中国此时还要把战争继续打下去,一方面会让印度做出全面战争升级的举动,超出中国有计划有控制打反击战的初衷。另一方面也会受到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联合阻击,因而中国必须干净利索的结束这场局部战争。

中印边境一战,中国人民解放军彻底打痛也打醒了印度。印军这才明白印军和解放军根本就不是一个等量级的,从自不量力转为心有余悸,此后不敢再在边境轻举妄动了,如此才换来边境一线50多年的安宁。可近些年来,在印度鹰派的鼓噪下,印军总想着报1962年的“一箭之仇”,在中印边境不断增加兵力,加强战场道路、机场等设施建设,中印边境不时仍会出现紧张对峙。但是,在中国国力军力大增的今天,解放军勇武的战斗精神犹在,武器装备和作战体系更是今非昔比。印军若再敢出格挑衅,下场只会比当年更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