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看新丝绸之路崛起:掀起中亚陆运复兴大潮

  
英媒称,如果说,古代的丝绸之路是为了促进服装和香料贸易,那么新丝绸之路要运送的就是不一样的货物:电脑设备和冷冻禽肉。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5月9日报道,2011年,惠普公司开始通过铁路从中国西南城市重庆向德国杜伊斯堡输送笔记本电脑和LCD显示屏,掀起了横跨中亚陆路运输的复兴大潮。
而最近,该地区又开通了新贸易线路。这回则是用来运输冷冻鸡肉的。新线路的开通正值俄罗斯对西方农产品实行禁运之后。哈萨克斯坦国有铁路公司的物流子公司哈萨克斯坦多式联运物流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桑扎尔·叶留巴耶夫表示,为了避开俄罗斯,向哈萨克斯坦提供鸡肉的美国厂商已经开始将货物经由黑海送至格鲁吉亚、阿塞拜疆,然后再通过里海运送至哈萨克斯坦。“我们正好处在进出中国和欧洲的所有路线上,”他说。因基础设施条件不佳以及政治问题作祟而被忽略了几个世纪的跨越该地区的陆路贸易运输线路又重新开通了。

2月份,从中国出发的货运火车经由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到达了伊朗。去年年底,DHL快运公司开始从中国经由里海和黑海向土耳其运输货物。

英国国防安全智库皇家三军研究所的该地区专家拉斐尔·潘图奇说,这条最新运输线路表明,中国新丝绸之路的视野“正在拓宽”。“这不仅仅是一列从乌鲁木齐出发、行经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最终抵达欧洲的列车。事实表明,这一线路正在拓宽。”

新开通的贸易线路是中国和该地区其他政府及国际金融机构在铁路、道路和港口设施上投入了数十亿美元的成果。

报道称,这些线路还起到了政治转变的作用。中国的新丝绸之路——即横跨中亚和东南亚,包含港口、管线和铁路的“一带一路”战略——是中国外交政策的基本特征。从中亚到白俄罗斯,以俄罗斯为首的欧亚经济联盟(2015年更名)已经精简了过境的繁文缛节。而西方放松对伊朗的制裁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报道称,人们很难忽视古老丝绸之路上新兴贸易流的象征意义,但新丝绸之路仍处在试行阶段。

叶留巴耶夫预计,今年仅有50辆货车会使用从中国到伊朗的固定路线,还有50辆货运列车会使用经由里海的线路。

报道称,大多数从中国到欧洲的陆路贸易都使用经由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北方线路”。去年,该线路通行的火车为1250多辆,运送货物47400集装箱,比2011年增长了40倍。

这条线路还吸引了惠普这样的电子厂商。由于该线路比海运运输时间短,即便是多付钱也值了。走这条路,从中国到欧洲只需13-16天,走海运则需要1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

通过铁路向欧洲运送一个集装箱的价格在8000-10000美元不等,比海运价格多两倍,不过对于某些商品来说,时间短就创造了经济价值。叶留巴耶夫表示,哈萨克斯坦多式联运物流公司正与丰田公司合作,后者从日本经由芬兰向俄罗斯和中亚市场输送汽车和零部件。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在该地区的前高管达里尔·哈达韦目前正在开展以哈萨克斯坦为主的物流业务,他表示,如果集装箱内容物价值超过100万-150万美元,那么铁路运输的多余开销就可被库存金融缩减的成本抵消了。

“我们比空运便宜,比海运快,”叶留巴耶夫说。哈萨克斯坦计划进一步推动运输贸易,它的目标是到2020年集装箱运输量达到170万个,是2015年的35倍,以获取欧洲和中国6000亿美元贸易额中的10%。

报道称,尽管志向远大,新丝绸之路的经济可行性还需要实践和时间来验证。行业专家表示,中国所有驶向欧洲的铁路运输均有当地政府和地方政府倾力贴补,这些政府机构渴望能够在新丝绸之路的建设上贡献一臂之力。一位行业主管估计,这样的贴补或占到运输费用的一半。

提高经济效益的关键是增加路线的使用率,不仅要从中国往外运送货物,也要想办法将货物运至中国,以避免从欧洲折返的火车和集装箱空驶。

针对政府出资行为会在2019-2020年终止的推测,叶留巴耶夫说:“在某个时刻补贴就不会再有了,这一点我们心知肚明。我们已经做好准备迎接这一天的到来。”

新兴市场的疲软给贸易带来了负面影响。哈萨克斯坦国家铁路公司称,去年哈萨克斯坦的货物周转量下降了12.3%。

潘图奇说:“眼下很难看出什么门道。我认为,中国人的此举是为长远做打算的。开通新线路后,就得在经济可行性方面下点功夫了。”

连接中亚:铁路和能源基础设施建设

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意在更好的连接中亚与世界。甚至早在正式宣布该计划之前,中国就在帮忙重画该地区的能源版图。中国建造了一条从哈萨克斯坦出发的石油管线;一条让土库曼斯坦能够不再依赖与俄交易的天然气管线;以及一条扩大俄罗斯向中国石油输出量的管线。

中国企业在该地区出资建设公路、桥梁和隧道。例如位于哈萨克斯坦与中国边境的霍尔果斯“无水港”和连接哈萨克斯坦与伊朗的铁路等一系列全新项目则有助于增进跨中亚贸易。

中国并非是中亚互通互联的唯一投资方。亚洲发展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等多边金融机构也一直都在向该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哈萨克斯坦政府推出了90亿美元的刺激计划,从主权财富基金中拨款以投资基础设施建设。

包括土耳其、美国和欧盟在内的其他国家也将促进欧亚互联互通作为自己外交政策的一部分。

中亚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如下:

1.以中国为首的企业集团去年赢得了一项价值3.75亿美元的合约,以建造一条连接莫斯科和喀山的长达770公里的高铁线路。这一将两座城市间通行时间从12小时压缩至3个半小时的高铁项目计划总投资约为167亿美元。

2.去年5月,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公布了一项计划,要和中国合作修建一条铁路,从中国边境的霍尔果斯通往里海港口阿克套。该项目与哈萨克斯坦本国投资27亿美元为货运列车和客车做现代化升级及修复450英里铁路的计划可谓相辅相成。

3.3666公里长的中亚-中国天然气管线虽说是在新丝绸之路之前,不过它在土库曼斯坦和中国之间的基础设施互通上起到了支柱作用。由中国建造的这一从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边境直达中国靖边的天然气管线耗资73亿美元。

4.2013年9月,中国就建造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事宜与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以及吉尔吉斯斯坦分别签订了协议。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建成后,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的输气能力预计将从每年550亿立方米提升到850亿立方米。

5.吉尔吉斯斯坦总理萨里耶夫去年12月表示,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铁路延迟的吉尔吉斯斯坦路段将于当年启动。9月,乌兹别克斯坦表示,总长129公里的乌兹别克斯坦路段的建设已完成了104公里。

6.被视作新丝绸之路关键货运枢纽的中国-哈萨克边境无水港霍尔果斯门户于8月开始营运。中国江苏省决意在5年内投资6亿多美元围绕霍尔果斯打造物流区和工业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