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奥运将开幕 钉子户成主会场“一景”

“我没有任何要搬家的意思,我已经在这里住了15年了,在里约没有比我的家更好的地方了。我养了几条狗,几只猫,一些乌龟和公鸡。在我的花园里我还有九种不同类型的果树。我喜欢躺在家里的吊床上,看着太阳慢慢从湖面上落下去。”  
现年59岁的Marcia Lemos是在即将举办里约奥运主会场附件不愿意搬迁的“钉子户”。她所在的vila autodromo是个贫民区,原本是个围湖而建的小地方,大大小小几百户人都靠着渔业为生,之后这个贫民区渐渐的被建筑工人取代。

“有一天早上我离开家去工作,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家门口围起了高高的防护墙。”Marcia在接受巴西媒体采访时说,“他们事先没有给我们任何告示,当我离开的时候我还住在vila autodromo,可是当我回家的时候我却住进了奥林匹克公园!”  

Marcia家在里约奥林匹克公园中的位置。

早在2009年,里约政府就宣布包含vila autodromo在内的7个小区,大约3500户家庭会由于奥运场馆的施工需要而面临拆迁。但随着拆迁之日的到来却不断面临重重争议和矛盾。就这个vila autodromo而言,其中一些居民在这里生活了20多年,并且曾取得过可以在这个地区生活99年的相关证明。市政府相关人员表示,该区域的557户居民也成功搬迁,绝大多数搬进了政府准备的项目房中,也有一些居民选择了领取相应的补偿费用。

Marcia说,在此之前,市政府曾表示,如果有居民愿意,也可以住在这个地方。于是他选择留了下来。

“当我到家门口的时候,他们给我配了一个通行证,并且告诉我如果我丢失了那个证我将不能回家。我想,他们就是想把我限制起来然后逼我离开。”

Marcia说,除此之外,当地人员还对其房子进行了断水断电,Marcia不得已住在了她的母亲的家中。但是她仍然坚持每天徒步从几百户已拆除的废墟地中穿过,回到自己的家。

“我现在是唯一一个住在奥林匹克公园的人,你觉得他们会让我留下吗?”。

对于补偿金额,Marcia说,“他们给了大多数人几百万雷尔,可是只给了我90万雷尔就想让我滚蛋。实际上,我并不想走,我在这里很幸福。”她还强调说,她现在唯一所期望的就是“死”在这片土地上。

其实,不只是Marcia,奥运来临前的拆迁也着实激化了贫民窟民众和政府部门的矛盾。原本居住在此贫民窟的居民们说,他们不希望他们的家变成奥运场馆。

今年3月8日,vila autodromo的居民和他们的支持者一起在里约市政厅前进行抗议。抗议的领导者Penha称,在3月5日,一些有关人员找到她并且和她签订了一个保密协议,告诉她政府会给她一些时间考虑。可是3月8日早上,她却发现自己的家和母亲的家都被拆毁。之后,政府只给了她两个半小时的时间把她的东西全部搬出来,又把她随意安放在了一个教堂,作为临时的安置点。

Penha对巴西媒体说:“生活继续,斗争继续。虽然家被拆毁了,但是他们的生活不会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