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沉迷微信抢红包欠高利贷 一年发206万元

屏幕快照 2016-05-31 下午8.33.20

毕业季,原本要为找工作而奔忙。而22岁的大四女生木子(化名),却整天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一年多前,她在同学的推荐下加入了一个微信红包群。去年一年她总共发了206万余元微信红包,抢了196万元红包,输了10万余元。为了还债,她还借了“高利贷”,现在欠下了巨额债务。

大学生迷上微信抢红包

木子是武汉一所高校的学生,父母每个月给她3000元生活费。去年1月,同班同学拉她进了一个微信红包群,称群里每天都有人发红包,只不过需要接龙。好奇之下,她发现:群友很少聊天,几乎只发红包,发的都是拼手气红包,发红包前会有规定,例如抢到红包最少的人继续发。刚开始,大家都只是30元、50元的玩,慢慢上瘾后,木子加的专业抢红包群越来越多,发的红包也越来越大。

“看到红包就想点,简直停不下来。”为了抢红包,木子甚至整晚不睡觉。她慢慢摸出门道,除了最小红包接龙,还有很多玩法。比如,一个 500元红包发出去后,抢到红包的人,将红包金额小数点后两位数字相加比大小,俗称“牛牛”。抢到110.26,就是“牛八”;如果是120.61,就是“牛七”。“牛八”比“牛七”大,“牛七”继续发500元红包。

微信规定,每人每天发的红包金额有上限,达到一定限额后,就不能再发红包,但有人早就想好对策:每个微信红包群都有群主,群主手下有“车队”,“车队”里有“车一”、“车二”、“车三”……等“车友”代发红包,只发不抢。每次木子达到限额、又需要发红包时,就会通过微信“AA付款”的方式转账给群主,再由群主请“车队”代发,群主会从中抽取10%的佣金作为提成。

高峰时期,木子加了40多个微信红包群,平均每个群里有100多人,多数是武汉的群,也不乏外省的群。

为还钱竟背负“高利贷”

5月30日中午,记者在木子的手机上看到了微信红包记录。2015年,她发出红包总计136万余元,收到红包总计196万余元。但木子表示,其实自己经常采用“AA付款”的方式,找群主帮忙代发。而记者看到,木子每个月的转账记录多为数万元,甚至一个月达到26万余元。她自己统计了一下,2015年,她找人代发红包的金额其实高达70多万元。相当于发了206万余元红包,收回196万余元红包,共赔了10万余元。

因越玩越大,每个月3000元的生活费已不能满足木子的需求,她2.6万元的积蓄也全部花在抢红包上,家人送的金项链等首饰,也被她典当了6000元钱。可这些依旧不够,她只好利用节假日出去兼职,并找同学借钱。

去年12月,正在木子一筹莫展之际,红包群一名群友陈某主动联系上她,自称认识借贷公司的。木子从武昌一家借贷公司贷了8万元,月息2.55%。而扣除手续费等费用,木子拿到手的借款仅5万多元。木子还完同学欠款后,还剩3万多元。抱着“回本”心态,她又开始玩抢红包了,很快3万元又打了水漂。这时,她每个月仍必须还9000多元,心疼女儿的父亲将爱车贱卖,给了她5万多元卖车款。

今年4月下旬,当时负责借款的业务员王某跳槽到中北路同成富苑另一家公司后,木子又被迫在他那里签了2万元的借款合同,但尚未拿到钱,第一家借贷公司又出现了,指责木子违约找其它公司借款,需要给违约金,第二家借贷公司称会帮木子处理。木子后来得知,双方处理好后,她的余下欠款金额变为12万元。期间,木子多次遭到威胁,对方称5月30日前必须先还4万元,否则就找她学校。现在,木子后悔且担心不已。

原来抢红包也可以作弊

木子介绍,她听说有人使用安卓手机,可以用“红包外挂”作弊,这可能是她输多赢少的原因,但具体如何操作,她尚不知情。

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有各种“微信红包外挂”软件出售,卖家宣称:自动抢、抢最佳、不抢最少、避免抢到最小点数、保证抢到“牛牛”……五花八门,售价从1元到上万元,真假难辨。

据了解,木子学校玩微信红包接龙的并非个例,还有一名男同学输得更多,前不久,为帮他还40万元的债务,家里把房子都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