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大帅张作霖讲话 幽默 直白 含哲理 文化人真未必写出来

在网络上翻阅当年东北大帅张作霖的史料和有关专记及文学作品,真能把人看的眼花缭乱。期中几则张作霖的讲话,看了几遍,感到颇有韵味和独具张大帅的风格。没啥文化的张大帅讲话 幽默 直白 含哲理 有文化的人还真写不出来。编撰几则与大家分享。

张作霖字雨亭,小名张老疙瘩。1875年3月19日(光绪元年二月十二日),生于奉天海城县西90华里北小洼村。他自幼家中贫寒18 87年,师从私塾先生杨景镇仅学习了不长时间。

%e5%b1%8f%e5%b9%95%e5%bf%ab%e7%85%a7-2016-11-25-%e4%b8%8b%e5%8d%888-58-11

1888年,其父张有财在赌场遭遇仇家报复不幸丧命,他与二哥前去报仇,土枪走火误伤人命,二兄被捕,他逃走,随母亲王氏、妹妹去镇安县赵家庙村外祖父家躲避。1889年,不到十五岁的张作霖被迫学木匠、当货郎、卖包子、学兽医,由寡母含辛茹苦地拉扯成人。张作霖是在一无文化、二无钱财,三无背景靠山的情况下,完全凭借自身的打拼由啸聚乡间的马匪,成为到奉天王、东北王,最终坐上北洋政府陆海军大元帅的宝座。

张作霖起自草莽,说粗话习以为常,“妈拉巴子”是他的口头禅。但他对自己重用并有所依赖的文化人杨宇霆、王永江等人却从不粗蛮。据说有一次,张作霖和杨宇霆为一件事争论起来,张生气了,说了“妈的”两个字。杨宇霆霍地站起来说:“你骂谁?”张马上作揖赔罪道:“这是咱的口头话,一不留心溜出来了,敢是骂谁!”

民间流传许多张作霖讲话的轶闻典故,仔细品味,至今让人忍唆不住

一则史料介绍,张作霖担任东三省巡阅使期间,为壮大实力便大肆扩军,考虑到军官的素质不高,就于1919年3月开办了“东三省陆军讲武堂”。

1920年4月,第一届学生毕业时,张作霖应邀去发表演讲,事先还真把准备的讲稿背下来了,但走上讲台之后,看到整个会场庄严肃穆,学生个个精神抖擞,无数只眼睛都盯着他,他既高兴又有点紧张,开口便说:“作霖戎马半生,饱经忧患……”没想到刚背两句就想不起了下句。不得已,硬着头皮再来一次:“作霖戎马一生,饱经忧患……”可还是想不起来下面要说的是什么。

就在学员们以为他要出洋相的时候,张作霖突然爆出粗口:“他妈的,老子原来背得很熟的,但看到你们,一高兴,都忘了。”见大家都大笑起来,他又自嘲道:“忘了就忘了吧,反正那些也不是老子的话。”说罢,便在一片笑声中走进毕业生中间,每见到一个学生,他都是先问其姓名和年龄,然后不断地重复:“好小子,好小子!”绕过一圈后,他又重新登台,大声说:“我看到大家太高兴了,许多要说的话偏偏想不起来。你们都是好小子,好小子就要好好干。你们毕了业,可以当排长,再好好干,可以当连长、营长,一路上升到当团长。”阵阵掌声后,他又告诉学生:“只要不贪生怕死,你们想要什么我都给;但有一样……”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了下来,半响才吐出雷语:“我老婆不能给!”此语一出,全场顿嗡的一声爆了场。

临场忘词本很尴尬,但张作霖靠袒露心声和自嘲圆满化解,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张作霖虽然文化不行,可毕竟身居高位,对时局和国内外形势了然于胸。1921年12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一位教授拜访张作霖,张作霖一时兴起,发表了一番忧国忧民的演讲:

“凡是国家若想富强,哪有不注重教育与实业会能成功的呢?……近代中国在日本的留学生,有数千人,本省公费断绝,流离失所,衣食不给。国家送出这些学生,到外国陷入这种穷苦的样子,成何体统,国家的颜面何存?所以前几天我拿自己的钱,给他们汇去十万元,稍救他们目前之急。他们这些人,都是外省的,南北东西都有,我是不分畛域的对待,因为他们都是国家的人才,何必分什么你我……”

“中国大病,在官胡子太多。大总统的家人,有一人兼十来个差的。总统是一国的表率,竟任家人这样,真真岂有此理。中国大多数官吏,都是这样吃干薪不作事,国家焉有不穷?”

“政治焉有不坏。这一些王八蛋,应当把他们都宰杀个干干净净。作督军省长或作什么总长督外的,哪一个不是作二三年官,便称几百万,几千万,他们哪来那个钱,还不是小民的。这些人都是官胡子,都该杀,连我也在内……”

“总而言之,要想把中国治好,非把这些官胡子弄净了不可。……中国之坏,就是坏在官吏只贪图私利。外国人说中国穷,其实中国何尝穷,只不过钱都饱入官吏的私囊了。

中国财政,只要有个好人整理,官吏都奉公守法,那一点外债算个什么。我初接奉天省事情的时候,奉天欠两千万外债。现在不到六年,我把这些外债都还干净了。另外还积了两千万来……我不是吹,只要你对人民有信用,人民自然愿服从你。现在中国的纷乱,全是自私自利的官胡子闹的……日本人费那么大力气,要求二十一条,你问他在东三省得着什么了,他连一条也未实行得了啊?不是我吹,你们可实地考察考察……”

这可能是张作霖官话土话混到一起,讲得最好的一篇了。

据传张大帅还曾对教育界人士训话说:“你们教书要注意,现在连个写好字的人也找不出来了。科学好,还能好过德国吗?不是亡国了吗?(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过后不久)主义好,还能有俄国的进步吗?现在连面包都吃不上,饿死多少人。你们要好好教导学生,误走歧途,四书、五经、三国、列国,都要仔细念才行。”

流传最广的一篇,应当是1924年8月,第二次直奉大战前夕,张作霖一次作战前训话的轶闻。

说是大帅府的秘书们彻夜加班为大帅准备了十几页讲话稿,谁知送给张作霖一看,被扔了回来还发了火:“你们这帮耍笔杆儿的,准叫墨汁灌糊涂了。文绉绉的长玩意儿,多耽误事。说的人费劲,听的人难受,简直是活坑人,重写!”于是秘书们又昼夜赶写,几易其稿,好歹交了份不算长的讲稿。

战前训话场面肃然,张作霖雄赳赳走上讲台,威严地往下面扫了一眼,开始大声背讲稿:“军人说话,贵乎明简……”干咳了几声之后,就背不出来了。这里,张作霖把秀才们写的“贵乎简明”颠倒为“贵乎明简”,一时间,台上台下都静了下来,等着张作霖的下文。

久经沙场的张作霖,随机应变是他的看家本事

只见他突然把胡子一捋,亮开嗓门,即兴讲了起来:“今儿个,咱们就说大实话:前年夏天,咱们跟吴某人(指直系军阀吴佩孚)老小子干了一仗,大家还记得吧?”军官们都低头不语。“嗯,丢人的事都记在我账上,你们别抹不开。眼下,姓吴的又找茬儿了。你们说说,该咋办?”

会场上群情激愤,振臂高呼“打!”。

“好,打!咱们丑话说在前面,这回许胜不许败。胜的,升官得奖;死的,多给恤金;败的,军法论罪。我说话算数,你们好好合计合计,我的话完了。”

张作霖演讲寥寥几句,总共一百多个字,没有废话,言简意明,句句叨骨头,煽动力极强,与他绿林行伍出身的真实个性十分吻合,称得上是一篇讲话的上乘之作。

张作霖就任陆海军大元帅后,对北洋政府官员曾有过一次讲话。他开口第一句话是:“我叫张作霖。”接着说:“跟我来的人都知道我张作霖是怎样一个人。我张作霖也是个人,并没有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我也常想和你们大家见个面,谈一谈,不过我一出门,这些捧臭屁的(指卫兵、秘书等人)就净了街,让我谁也见不着。人家都说我张作霖有钱,其实我哪里有多少钱呢?你们大家打听去,哪个外国银行有我张作霖存的钱?哪个外国租界里有我张作霖盖的楼房?便宜也要便宜中国人,我不能便宜外国人……过年三十那天晚上,你们大家可能都睡觉了,我张作霖并未睡觉。我拿着整股香,跪在院子里祷告。我说:‘天啊!要叫我张作霖平定中国,统一天下,老天爷,你就助我张作霖一臂之力吧……我早早地统一中国,叫百姓好好地过个日子……’你们大家记着,我张作霖绝不做伤天害理、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百姓的事。”

哈哈,看看张大帅说的真挺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