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危机一个月:仍然没有走出自身危机与外界质疑的阴影

距离贾跃亭发布全员信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时间。

贾跃亭显然没有预料到,自己直言公司问题的全员信会把乐视带入如此被动的局面。

这一个月,乐视爆发了严重危机。一时间乐视的负面新闻铺天盖地,乐视忙于四处扑火。一个月后,虽然媒体的声量有所减弱,但乐视仍然没有走出自身危机与外界质疑的阴影。股价暴跌,投资人质疑。

从效果来看,贾跃亭此封全体邮件发出的时机并不算明智。不过,对这家公司的好处是,无论有意为之还是迫于外界压力,乐视内部开始变化了。

内部之变

资金链紧张是贾跃亭在邮件中第一个谈到的问题,也是此次乐视危机爆发的根本原因。

其实一直以来,乐视给媒体的形象就是“财不大气却很粗”。一方面,贾跃亭一次次地将自己的乐视网股份质押后换取资金投入到公司业务之上,但另外一方面,却是BAT都难望其项背的庞杂业务布局、国际化战略与密集的大型发布会。

在邮件中,贾跃亭把这种看起来并不协调的策略,表述成在移动互联网窗口期即将关闭之前用 “时间换空间”的过渡策略。

显然,这种过渡策略已经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刻。

有乐视内部员工称,内部信发布以后,乐视不久便下达了控制费用的通知,规定超过10万的预算都必须经过副总裁阿木(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和乐视控股CFO吴辉的审批。

比如乐视员工差旅费新规定,再比如细到员工加班打车费的新规定。这应该算是贾跃亭在节流方面的第一个动作。

另外,被称为发布会公司的乐视已经许久未开大型发布会了。

乐视最近的一场发布会还是在11月2日,乐视金融作为七大生态中最后一个生态亮相,只在北京某酒店召开了一个规模较小的发布会。

要知道,乐视各生态在2015年和2016年召开发布会的频次是平均每月三个。

另一个可以佐证的事实是,本来乐视以“人工智能(AI)”为主题的发布会准备在11月召开,但受到此次调整的影响,目前乐视似乎取消了开这个发布会的计划。以至于“无生态不AI”牌子在乐视大厦旁亮了很久。

除了“节流”之外,乐视这一个月在开源方面也有明显动作。

比如乐视超级电视已经提高了零售价格,乐视手机也发出信件表示要告别赔钱补贴模式。

当然,这些还不足以支撑乐视庞大的业务架构和全球化布局,如何在乐视危机爆发之后的信誉危机中继续大规模融资,这给贾跃亭提出了很高的挑战。

%e5%b1%8f%e5%b9%95%e5%bf%ab%e7%85%a7-2016-12-09-%e4%b8%8b%e5%8d%8810-59-23

人员变动

在“组织管理滞后”这个命题上,乐视在这一个月中变革可谓激烈。

首先,是乐视三个高管的职务变动应引起外界重视。

第一个是乐视销售体系权重最大的副总裁张志伟被任命为乐视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中国)总裁;紧接着是来自于华为的高峻代替来自于魅族的莫翠天执掌亚太业务;第三个是备受关注的来自联想,目前任乐视移动总裁的冯幸的职务变动。

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是乐视视频将会员和销售体系收回,乐视视频总裁高飞将作为乐视视频端到端经营损益第一责任人。

乐视致新(超级电视与硬件研发体系),乐视移动(乐视手机)与O2O(包括LePar体系),以及乐视视频一直以来就是乐视的现金流核心贡献部门,其中致新、移动和O2O是乐视内部关联交叉最紧密的三个部门。

最近涉及这些部门的人事调整将影响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赚钱能力。

“组织管理滞后”这个命题上值得一提的还有乐视体育。

在此次危机中,乐视汽车、乐视移动和乐视体育是媒体关注的三个焦点。其中,乐视体育的危机本质与其他两个似乎有很大不同,那就是不是因为缺钱——乐视危机爆发之时,离乐视体育4月份宣布B轮融资80亿才只过了7个月。

实际上,早在乐视危机爆发之前,乐视体育就频频暴出负面信息,其中有的万众瞩目的运营项目还是以令人大跌眼镜的方式结局。

乐视体育的问题,恰恰就是贾跃亭所说的“组织管理滞后”。

乐视体育CEO雷振剑也间接承认了这一点。12月5日下午,乐视体育召开管理层扩大会议,正式宣布新的组织变革和人事调整,宣布成立全新三大事业群,分别为新媒体及线上事业群、线下商业事业群和体育消费业务事业群。

雷振剑在当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就称:“归根结底还是我们自己核心能力和组织结构不够完善。” 在快速扩张的过程中,整个乐视体系内部衍生出了一些对现金流没有贡献,但却很消耗资源的业务,如自行车和一些硬件。

近期乐视体育也陷入了裁员50%的传闻。但乐视方面的对外说法是:乐视体育整体的优化幅度在10%左右,不同部门不尽相同,具体优化比例根据各业务实际经营情况而定。

乐视的下一步

界面新闻获悉,12月11日,贾跃亭将在某年会上致闭幕演讲。这将是他在乐视卷入舆论风暴以后,第一次公开发表演讲。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这次演讲贾跃亭演讲的内容很可能依然是围绕着反省,包括缺钱,包括业务,甚至还会包括他发内部信的时间以及他自曝家丑的方式。

这或许是贾跃亭为乐视寻求更宽容的外部环境的又一次尝试。

紧接着,乐视又将逐渐开启对外发声的造势,但方向可能会更偏务实,突出自己的赚钱能力和各项业务的实际进展。

乐视致新将在12月20日举行发布会。根据之前的数据,从2013年7月3日上市至2016年10月底,乐视超级电视累计销量近900万台。加上双十一的数据,乐视致新很有可能公布一个累计销量过千万的消息。

此外,界面新闻还得到消息,12月底,乐视将在莫干山举行汽车工业园奠基仪式,此举可看作是国内乐视汽车对于远在美国新车的呼应。

最后,乐视将于2017年1月3日在美国揭幕FF首款量产车。

这辆即将展出的车对于乐视的意义非常重大,它的成败将直接决定乐视能否走出被舆论围堵的艰难处境。

当然,即使FF量产车发布不意味着乐视造车就一定成功,因为还需要随后的一整套商业逻辑形成闭环才行。

在中国互联网界,可能没有第二家科技公司会如乐视一般如此频繁使用“颠覆”的概念。

虽然很多人嘲笑,但贾跃亭和他充满争议的乐视确实“颠覆”了人们对于科技公司的印象。

只是最终这场“颠覆”是以贾跃亭称王胜出还是落败收场则不得而知。一切还要看他2017年把这家公司带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