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汉姆邮件门!英国偶像遭遇史上最大公关危机

2月4日,包括法国《队报》、德国《明镜报》、英国《太阳报》、西班牙《世界报》在内的媒体,都披露了欧洲新闻调查协作组织(European Investigative Collaborations)爆出的惊天猛料:在该组织截获的贝克汉姆与自己亲信的诸多邮件中,贝克汉姆展现了与此前公众形象不同的一面,小贝因此遭遇从业以来最大的公关危机。

英国素有塑造偶像-毁坏偶像的传统,过去加斯科因、鲁尼等人都曾有此遭遇,但此次《太阳报》并没有走在前台,走在前台的是德国《明镜报》。尽管窃取邮件的做法是否合法依然具有相当大争议,但从目前来看,被披露出来的邮件破坏力相当大。

最大的一个问题是,邮件显示,贝克汉姆做慈善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赢取爵士头衔。在中国球迷看来,这算不上什么错误,任何人争取荣誉都可以有自己的目的。但在英国人的思维体系中,做慈善不是以慈善本身为目的,而是以赚取个人荣誉为目的,是不那么体面的做法。为了得到“建制派”的欢心,邮件显示贝克汉姆为此在苏格兰独立公投中表态支持“Stay(留在英国,不独立)”一派。

从邮件可以看出,拿到爵士头衔是小贝的一个执念。2013年再次与爵士头衔失之交臂后,他给自己的亲信西蒙·奥利维拉Simon Oliveira写邮件时愤怒地爆了粗口,“凯瑟琳·詹金斯Katherine Jenkins凭啥拿到英帝国杰出官佐勋章(OBE,贝克汉姆也是这一勋衔)?在橄榄球决赛上唱唱歌、去探望一下军队再加上吸食可卡因(凯瑟琳·詹金斯曾承认吸毒)?简直是他×的笑话。”

2013年12月,他在写邮件评论授勋委员会时愤怒地说:“他们就是一群×!我根本没指望得到更多。到底谁来决定授勋对象?老实说这太可耻了,如果我是个美国人,我应该十年前就得到相似的荣誉了。”奥利维拉只能回信敦促他继续在慈善事业上努力,他还希望小贝在公众面前保持“正面形象”,保持“体面”。

邮件还显示,当英国国税局调查包括贝克汉姆在内的明星利用一些计划逃漏税时,贝克汉姆非常不高兴,尤其是当知道这一调查可能影响他的授勋时。他给奥利维拉写邮件:“我他×的才不在意呢!我会决定自己的投资,而不是这帮傻×,他们就是他×的傻×!我的税都缴了,一直都缴,他们没有权利这么做!傻×!”奥利维拉则回信提醒他:在舆论战中,公众会更加同情国税局,而不是他们这些明星。

除了做慈善是为了博名声这一负面形象外,贝克汉姆邮件泄露出来的另一个问题是,在慈善事业上,他也是锱铢必较。在一次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义拍中,UNICEF的大使联络公关经理希望他能捐出与最高拍卖者同等的金额时,贝克汉姆一口回绝。在前往菲律宾参加抗台风慈善活动时,他也明确表示:“老实说,我完全同意如下意见:(差旅费)绝不应该让我出一分钱。”

糟糕的是,邮件显示:尽管贝克汉姆要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付价值6685英镑的商务舱机票一张,但实际上小贝这次出行还包含了他两个赞助商的推广活动,所以两家赞助商实际上支付了他的私人飞机费用。

2015年,在参加一次在柬埔寨的慈善活动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给他预定了五星级的索菲特酒店。但贝克汉姆不满意,他要住更豪华的安缦萨拉度假酒店,因此他的手下写邮件表示:“儿童基金会能否支付与索菲特酒店相等的费用,然后余额由贝克汉姆自己补足。”

“欧洲新闻调查协作组织”的新闻调查还显示,贝克汉姆拒绝给自己的慈善基金会捐赠。但在刊发这一新闻后,该组织声称接到了贝克汉姆律师的说明,“律师说贝克汉姆给儿童基金会捐赠了超过100万英镑,与此同时上述飞机票和酒店住宿相关费用均由小贝自己支付。”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也站出来,力挺贝克汉姆的慈善活动,但拒绝澄清具体的费用疑惑。

邮件门还显示,贝克汉姆有次曾想要在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上展示“土豪金”笔记本电脑,但遭到了亲信奥利维拉的反对。奥利维拉表示:这个事儿容易显示自己高高在上的土豪形象,毕竟贝克汉姆的形象还是以亲民为主,对公关形象不利。此外,邮件门还显示,贝克汉姆的手下还曾考虑过一个计划:成为第一个进行太空旅行的平民,并在旅行中展现一些赞助品牌,其赞助费预计在50万英镑到1200万英镑之间。

如何应对此次公关危机,对于贝克汉姆来说也将是一个严峻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