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经济犯罪嫌疑人李东哲潜逃加拿大7年后回国投案自首

 

李东哲资料图

1月30日,从公安部获悉,在我公安机关的长期努力下,潜逃加拿大7年之久的重大经济犯罪嫌疑人李东哲已于近期从加拿大回国投案自首。

李东哲在2000年至2004年间,伙同他人采取不法手段,骗取多家受害单位的巨额资金,涉嫌票据诈骗犯罪。案发前,李东哲及相关涉案人员于2004年12月潜逃境外。

多年来,我公安机关锲而不舍,积极开展对李东哲等外逃犯罪嫌疑人的缉捕工作。在政策感召和法律威慑下,李最终选择回国投案自首。

早前报道:

2010年01月23日:中行高山案涉案10亿多元 数亿元被转移至海外

2005年1月4日,东北高速股份有限公司有关人员和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在哈尔滨河松街中行对前者存款余额进行核对时发现,巨额存款不翼而飞。东北高速在该行的两个账户中仅余7.31万元。而此前的银行询证函显示,两账户中共有存款余额2.93亿元。东北高速向警方报案,“中行高山案”由此浮出水面。

随后的情况显示,东北高速,黑龙江辰能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黑龙江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等数家单位总计高达10亿多元的资金“蒸发”,其中数亿元资金被该案主要嫌疑人高山、李东哲转移至海外。

2007年2月16日,加拿大警方在温哥华逮捕了高山夫妇。同年2月23日,李东哲、李东虎在加拿大被捕。

距离哈尔滨市中行高山案案发已经过去5年了,然而还有一些无辜者仍受到此案牵连。在2004年到2005年间,高山案主要嫌疑人之一李东哲指使其下属公司——哈尔滨顺和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哈尔滨绿洲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负责人在近80名员工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其身份在中国农业银行哈尔滨昆仑支行办理贷款,总共金额将近3亿元。5年间,80名员工多次找过农行负责人,却屡屡碰壁,至今他们仍旧背负着信用“黑名单”,无法申请购房、买车、创业等贷款业务。

2002年入职哈尔滨顺和汽车工业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和公司)的程刚表示,在职期间,公司曾为员工办理档案关系、三险一金等事宜,可能就是通过办理相关保险,总公司掌握了所有员工的身份证复印件、户口复印件等个人信息。2004年末,公司被公安部门查封,程先生和公司其他员工失业了。2005年末,下岗后的程先生去银行办理购房贷款时,被告之不能办理该项业务,原因是他有数次不良记录,共计290多万元。从未办理过贷款的程先生顿时傻了眼,随后,程先生查看曾同在顺和公司工作的妻子信息时,发现妻子也有300多万元的贷款至今未还,贷款银行都是中国农业银行昆仑支行。

与程先生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哈尔滨绿洲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的近80位员工。原顺和公司的员工吴猛表示,他在2009年办理购房贷款时得知自己有12笔贷款,共计300多万,而刘涛、马楠、崔睿等员工也被分成十多次贷款,贷款金额分别为291万、280万,贷款时间集中在2004年9月到次年3月。

“我们去农行查看资料时发现,这些贷款只是用我们的身份证复印件和户口复印件办的,签名也是冒充的。”马楠表示,他和同事们几经周折了解到:李东哲当时指使顺和公司等5家公司负责人在员工不知情的情况下多次在中国农业银行昆仑支行办理贷款业务,涉案金额近3亿元。

问题根源似乎很明朗,但从2005年至今5年间,他们的不良记录却一直没有消掉,马楠表示,他们曾在2009年7月联合20个受害员工去办理贷款的中国农业银行哈尔滨昆仑支行协商消除不良信用记录,却迟迟没有回应。

中国农业银行开发区昆仑支行的王姓行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逾期没有交纳款项的用户,系统将自动生成不良记录报告,在全国各大银行联网备案,经查实,如果违规行为不是市民造成的,相关银行可以在数个工作日内对不良记录更正注销。而程先生等人所在的公司因为涉及到刑事案件,所以对员工的不良记录消除一事要作特殊处理。目前幕后操手李东哲在逃,因此案子还在受理中,银行方面需要在执法机关结案后出据差错认定书,才能向中国人民银行哈尔滨支行申请注销员工的不良记录。”

“我们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贷款’的,银行也承认这点。既然与我们无关,农行就应该尽快给我们说法,取消我们的不良信用记录。目前李东哲逃到加拿大,结案遥遥无期,我们难道要无限期等下去?从2004年至今,我们一直背负着不良记录的‘污点’,买房、购车、甚至失业后向银行申请再就业贷款都不能,以房子为例,2004年的房子到现在已经价格翻番,我们的这部分损失由谁来赔负”,程先生对农行的这种解释十分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