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移民令再遭重挫 法官用总统自己的表态反驳政府

美国一名联邦法官在周二的裁决中阻止了特朗普总统行政命令中剥夺移民“庇护城市”联邦拨款的要求,指出总统没有权力为联邦拨款附加新条件。这也是自1月以来,特朗普的移民政策遭遇的第三次重大打击。

据美联社4月25日报道,加利福尼亚州的旧金山市和圣克拉拉县此前就剥夺“庇护城市”联邦拨款的总统行政令发起诉讼。诉讼指责行政令用取消联邦拨款来威胁那些不配合联邦移民执法机构的城市,这种做法不符合美国宪法。

联邦法官奥利克(William H. Orrick)在周二的裁决中对旧金山市和圣克拉拉县表示了支持。虽然奥利克并未裁决行政令违反宪法,但指出如果行政令执行将让相关市县立即面临“不可弥补的损害”;他同时还就剥夺“庇护城市”联邦拨款的条款发布了全国性禁令。

目前美国政府尚未就“庇护城市”给出确切的定义,美国媒体对“庇护城市”的解释是不配合联邦移民执法机构的城市。这个概念是特朗普为打击非法移民所提出的。

在裁决书中,奥利克指出,特朗普不能为已经通过了国会批准的联邦拨款附加新条件;就算能够附加条件,也必须是与相关问题有直接联系的拨款。

奥利克说:“不能仅仅因为总统不喜欢某个管辖区的移民执法政策,就对与移民执法无关的联邦拨款做出威胁。”

在惩罚“庇护城市”的行政令里,特朗普并没有划定范围,明确会剥夺哪一部分的联邦拨款。但在辩护中,司法部的律师称这一行政令只针对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的三项拨款,对圣克拉拉县的损失不到100万美元,而旧金山市几乎不会受影响。

但奥利克在裁决书中引用了特朗普自己的表态和司法部长塞申斯的发言,指出这项行政令可能威胁到全部联邦拨款,给圣克拉拉县和旧金山市造成数亿美元的损失。

奥利克指出,特朗普曾将行政令称作“一项武器”,“用来对付那些反对他推行的移民执法政策的管辖区”。奥利克还专门提到了特朗普在2月5日一次采访时针对加利福尼亚州发表的讲话。

在那天的采访中,特朗普说自己“非常反对‘庇护城市’,这些地方滋生犯罪,有很多问题。如果要取消拨款的话,我们给了加利福尼亚州很多钱,但加利福尼亚从很多方面来看都失控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法官在阻止特朗普的总统行政令时,用特朗普自己的表态作依据了。3月,两名联邦法官在拒绝针对穆斯林的旅行禁令时,也引用了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发表的反穆斯林言论。

对于周二的裁决,旧金山市政府律师赫雷拉(Dennis Herrera)对结果表示赞赏,称“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有法院——阻止总统和司法部长把手伸太长,他们要么就是不懂宪法,要么就是选择无视宪法”。

白宫幕僚长普利巴斯则表示,司法部的律师正在就周二的裁决结果考虑使用其他法律手段。

他在周二当晚的采访中抱怨称,政府不能“对如何用钱设置合理的限制”这件事情非常荒唐,“我们总会有在最高法院获胜的时候”。

媒体预测,如果特朗普政府要对裁决提起上诉,将会由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受理。特朗普的第一道旅行禁令遭到西雅图联邦法官裁决停止实施后,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也拒绝推翻该裁决,从而迫使政府对旅行禁令进行修改。

上周,美国16个州和华盛顿特区总检察长已经联合上诉,要求维持阻止实施特朗普新版旅行禁令的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