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生日不忘搞事情,推特上频频拉黑用户被控“违宪”

6月14日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生日。过生日怎么能不搞点事情上个热门呢?于是,本着寿星最大的原则,特朗普在推特上拉黑了一批没事老批评自己的人,其中就包括了美国悬疑小说大师斯蒂芬•金。其实这并不是特朗普第一次玩拉黑这种戏码了,但真的就没人能管管他吗?

看谁不爽就拉黑谁

美国悬疑小说大师斯蒂芬•金13日晚在推特上称自己被特朗普拉入了黑名单,无法阅读后者的推文。

当然这也不是空穴来风,早在去年9月,斯蒂芬•金就在接受《华盛顿邮报》编辑查尔斯(Ron Charles)的采访时表示,“特朗普当选总统是最令我害怕的事情”,而即便在“噩梦成真”之后,他仍旧孜孜不倦地在推特上发文怼特朗普。

不过,斯蒂芬•金的“小黑屋”之围很快收到了同行的搭救信号。畅销书作家J.K.罗琳秒回称,自己可以帮助斯蒂芬•金随时获取特朗普的最新动态。

但是,斯蒂芬•金可能很快就会意识到,被特朗普“屏蔽”也不是件太糟心的事,事实上,对于大多数推特用户而言,这倒是一件值得自我标榜一番的事,为此甚至发展出了一个专门的推特标签#BlockedByTrump,毕竟,这至少说明自己的推特被这位暴脾气的总统先生看到并刷出了存在感。

不过,对于另外一些用户而言,被拉黑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就在斯蒂芬•金被拉黑前几个小时,特朗普向美国一个为退役老兵伸张权益的游说团体@VoteVets同样伸出了“黑手”,由于他们在推特上谴责特朗普的旅行禁令提议是“违宪的、不道德的”,而遭到了特朗普的推特拉黑。

该组织的政务负责人Will Fischer表示,这再一次体现了特朗普对退役军人及其家属的漠视。VoteVets最近一次指向特朗普的批评是一个电视广告,其中,一名从阿富汗战争归来的老兵直接向总统陈述美国退役军人是如何被剥夺了医保的。VoteVets担心,被特朗普屏蔽会进一步限制他们为自己的主张发声。

除此以外,还有众多对特朗普及其政策持有批评态度的人士也都遭到了拉黑,包括企业家AJ Joshi,作曲家Holly O’Reilly等等。

拉黑一时爽,却被贴上“违宪”标签

拉黑这种行为,特朗普自己是眼不见为净了,但却引来了争议。一周前,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第一修正案骑士团(The Knight First Amendment Institute)组织给特朗普写信,表示后者拉黑某些推特用户的行为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应该解除对黑名单用户的屏蔽。

拉黑这么常见的事情怎么会跟违宪扯上关系呢?骑士团认为,特朗普的推特活跃度很高,很多网友都会在账号下进行讨论,所以特朗普的推特更像一个“公共平台”,而不是简单的个人账号。在公共平台上随意把人拉黑这种行为,违反了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原则。

另外,也有先例支持骑士团的观点。据圣克拉拉大学法学教授、专注于互联网法律的埃里克•戈德曼(Eric Goldman)透露,此前有相关案件涉及政治人物在Facebook上拉黑其他用户,而法案最后的判决与骑士团站在了同一立场上。

任性发推的特朗普,没人能管吗?

虽然骑士团给特朗普贴上了“违宪”标签,但总统显然并不在乎,继续我行我素的扩展拉黑事业。那么,任性的总统真的没有人管了吗?目前看来确实却缺少一个约束的机制,不过白宫等方面正在努力对爱发推特“惹祸”的总统做出一系列限制。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白宫正在考虑雇佣一支法律队伍在特朗普发布推特之前先行对内容进行审查。另外,美国一名国会议员12日提交了一份法案,要求把总统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言论归入《总统记录法》的管辖范围之内,让总统对每一条推文负责,希望以此能来约束特朗普的“网瘾”。

其实除了白宫等政府机构,推特公司也能对总统做出限制,前提是特朗普违反了推特制定的用词规则。2016年,推特曾封停了多名特朗普支持者的账号,原因是其违反了推特的言论规范。推特也曾表示,这些规则适用于每一位用户。《纽约时报》也报道称,推特作为一家公司,并无义务遵守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相关规定(言论自由)。这意味着如果推特公司愿意,它完全有权封停特朗普的推特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