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参议院投票以51:50通过对医保法案辩论 彭斯投出关键性一票

当地时间25日,美国参议院投票以51比50通过对医保法案进行辩论。由于最初投票表决结果,一度出现50票赞成、50票反对的平局,按照美国宪法规定,兼任参议院议长的美国副总统彭斯,在这情况下有权进行投票。最终,彭斯投出决定性的一票,他的这张赞同票让共和党废除奥巴马医保法案的行动向前拱出半步。

当地时间25日,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强力推动下美国参议院就是否继续讨论新医保法案进行了投票,投票出现了50票反对50票赞同的结果,最后美国副总统彭斯投下了作为参议院议长的同意票,才使得这项议案惊险的过关。接下来美国参议院将就新医保法案进行公开辩论,能否在近期通过仍然是未知数。


几小时后,经过第一轮辩论,共和党人废除并替代奥巴马医保法案的提案,43票赞成、57票反对没有获得通过。由于相关举措,需要达到60票多数赞成才能够通过。这意味着至少第一轮废除奥巴马医保的行动暂告失败。

从勉强获得辩论权利,第一轮失败,这样的投票结果背后,有着哪些纷争?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问题学者刁大明认为,51票比50票只是一个开始,在此过程中规范未来审议议题的规则和时间表,时间表的日程下可能会进行数次投票,关于规则的投票、投票门槛的投票、本身到底是不是这个法案通过投票,都需要经过数轮博弈。目前看由以往的过去数周来在国会参议院进行讨论,共和党方面所谓的更好医改版本,绑定国会众议院的这条路线,现在看不但是51票门槛不能被适用,国会参议院共和党内部分歧很大,最后投票没通过。

不过,这场投票对于特朗普至关重要,特朗普25日一早连发推特放出狠话,“今天是医保的大日子,说了7年,我们很快就会看到共和党人是不是愿意兑现承诺了。”

而被诊断罹患脑瘤的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当天也毅然重返参议院参加投票。更为神奇的是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表态称,民主党不会阻止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最早在周二晚上推进对医改议案的程序性投票。

事实上即便投了赞成票,很多人当时就不看好辩论结果,麦凯恩表示,他只是赞成就修改医保法案进行辩论,他并不赞成现有的新议案,也不看好这次辩论后的投票结果。围绕废除医保法的辩论,有怎样的程序呢?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驻美国记者赵新宇介绍,辩论将持续20个小时,直至26日任何人都可以对今年5月份众议院通过的医保法案提出任何修正案,这个过程中可能因为修正案无法获得多数支持而导致废除奥巴马医保法案的行动失败,如果可以达成共识并最终在参议院投票通过,参议院版本的医保法案还需要送交众议院进行投票。接下来的程序复杂而艰难,像麦凯恩25日在参议院所说:过去一年参议院除了批准对大法官格萨奇的任命之外一事无成,必须结束国会内的党争,两党要学会互相信任,展开合作。而对于总统特朗普来说,彻底推翻奥巴马医改是特朗普一直宣称要兑现的竞选承诺却屡遭挫败,再加上愈演愈烈的“通俄门”调查,这两件闹心事让特朗执政半年在内政上几乎毫无建树。不过虽然特朗普在全国的民调支持率持续走低,但他在共和党选民内部获得的支持率仍然高达86%,这一党内认可度超过以往不少美国总统的表现。

接下来,美国参议院将继续就仅废除平价医疗法案的选择进行投票。前景又会如何呢?刁大明认为,投票数的门槛是关键,国会参议院共和党内部有很大分歧,这条路现在开始走不通了,只能选择另外一条方式,以2015年国会参议院曾经通过的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作为现在众议院版本的一个附加条款,或一个修正案版来进行通过。到目前为止,通过的可能性首先要看是否适用于所谓的剥夺原则,是60票门槛还是50票门槛。如果没有通过这种规则的修改,以60票门槛这种可能性几乎不可能。这意味着共和党方面对于到底能不能有足够的政治资源来推翻或者重置奥巴马医改没有底气,或者这种政治制度本身不充分,党内的这种分歧比较大,导致现在在参议院的立法步履维艰。

废除和取代“奥巴马医改”不仅是特朗普去年大选期间的重要承诺,也是国会共和党七年来一直努力推动的重要立法选项。但这项特朗普上台后的第一立法要务却屡屡受挫。目前来看,特朗普废除奥巴马医改彻底失败了吗?刁大明分析,现在看国会参议院版本废除并重置奥巴马医改法案,现在应该说有一种不可逆的失败,可能参议院只能下一步选择单方面的先废除奥巴马医改,然后在2018中期选举之后再选择重置的方案。投票与方案本身在参议院过关的可能性仍旧存疑,即便参议院过关,可能在众议院部分审议过程中会遭遇很大压力,意味着特朗普或者共和党人废除或重置奥巴马医改的努力希望渺茫,但并不是彻底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