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透过韩寒与方舟子之争讨论文化人才的鉴定

王坚

 

人才是宝贵的资源和财富。中国高度重视科技人才,制定各项优惠政策,积极地通过引进科技人才促进经济结构的转型和产业的升级。文化人才也十分重要。中国正在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文化的大发展,建设文化强国。这就对文化人才队伍的建设提出更高的要求。但是相对科技人才来讲,文化人才更难鉴定。最近在网络上热议的韩寒与方舟子之争,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鉴定文化人才的困难性。

 

成功的三个主要来源是资源、资本、才能。对韩寒的一个主要指责是他的成功来源于其家庭的社会资源。但是韩寒的父亲韩仁均不过是上海边远郊县的一个普通人士,文凭也不过是补读的大专,难以在上海市区取得社会资源。如果韩仁均在作文大赛评委里有人脉,那么韩寒怎么会不知道复试的存在。韩寒家庭的资本十分有限,他成功的来源应该是才能。那么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韩寒的成功到底是来自于韩寒自己的才能,还是来自于其父亲韩仁均的才能。韩仁均文章的风格与韩寒迥异,但韩寒少年作文大赛文章却与韩寒最近的讲话在风格上高度一致。韩寒文风凌厉,锋芒毕露;而韩仁均的文章表现的却是一副小心翼翼的神态。年轻读者感觉韩寒的文章能够引起八十后的强烈共鸣,反映了八十后想说又不敢说的心声,这恐怕是中老年作家所难以做到的。

 

一些对韩寒的指责实在过度。韩寒拿出有医生签名的处方,写在13年前的处方纸上,结果还是要被重重质疑。还有韩寒拿出作文大赛文稿,上面有准考证号码,准考证号码的墨水颜色与原文吻合,结果也被质疑为在家里写好到考场背写,在家里写的话为何要写准考证号码?网络讨论的质量实在是需要提高。

 

回到鉴定文化人才的主题。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高端文化人才相当稀缺,不可能通过团队运作大批量地制造高端文化人才。在文化作品上,特别是强调创造性的艺术作品上,很难由水平一般的人组成团队来代替艺术天才。艺术作品强调整体性,很难将艺术作品分解为简单的零件,分配给不同的人进行流水线作业式的加工,然后再组装成完整的艺术品。比如书法作品强调一挥而就,不希望投入大量的时间写每个字。不可能组织团队分工合作,每个人专攻一个笔划,这样的作品很难受到人们的欢迎。李白斗酒诗百篇,写文章强调文思横溢,一气呵成,也不可能开团队会议研究每一句如何写。另外有四千万元的赏金悬在那里,韩寒真的有团队代笔的话,怎能保证不被人揭发。在文化人才的鉴定上,需要考察艺术家的艺术创作能力,需要考察艺术家的个性,需要相信读者,相信同行。

 

发展是硬道理。争论不是目的,重要的是大家在辩论的过程中互相启发,共同提高。结合韩寒所提出的批评权贵,批评人民,批评自己,批评的目的是促进提高。希望在批评的过程中提高网络讨论的质量,提高政府的服务水平,提高全民素质,提高个人的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