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吃喝事件在多国成焦点 美欧制定严刑峻法

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各种权力集中的地方往往也是高级餐馆云集之地,日本东京国会附近有无数“料亭”,美国华盛顿的游说一条街———K街也充满数百家高级餐馆。对许多官员或政客来说,“只要不拿不贪,吃点喝点没问题”。但这样的吃喝风往往是其他各种腐败的起源,成为多国民众喊打的对象。一名日本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公款吃喝这种腐败在亚洲尤其盛行。很多官员政客将其视为‘福利’,这是思想上的腐败导致嘴上腐败。”而为了应对嘴上腐败,许多国家都亮出两把利剑———公款吃喝超标入刑治罪以及公众舆论的制约监督。

公款吃喝事件在多国成焦点

每到年初,随着各地政府收支报告的公开,有关官员各类公款开支往往成为媒体的焦点。日本政府不久前公布了政治资金收支报告。报告显示,日本农林水产副大臣岩本司以“交际费”、“组织扩大费”、“政治恳谈会”等名义支付账单金额累计约7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60多万元)。这些款项被揭发出是岩本司去“料亭”等高级餐馆、俱乐部的开支。《朝日新闻》称,岩本司甚至在俱乐部一掷千金取悦陪酒女。此事曝光后,日本舆论哗然,人们纷纷要求官员去餐馆都应自掏腰包。

中国的酒桌文化近年来“闻名”世界。美国《商业观察》日前的一篇文章这样写道。文章称,中国媒体报道的官方用于吃喝的支出每年高达数百亿美元,几乎相当于中国的国防支出。把大量纳税人的钱花在吃喝上虽然给官员们带来“排场”,也给他们带来了疾病———据统计34%的中国官员都有肝病。日本TBS电视台称,看来中国不是军事大国,而是“公款吃喝大国”。

在美欧,这样的事也层出不穷。日前法国社会党议员多西埃撰写了一本名叫《公款》的新书,揭露法国总统萨科齐的奢侈生活,据法国《世界报》引述的文章章节,爱丽舍宫每日公款支付的饮食费用高达1.2万欧元。英国《每日邮报》日前也曝出“英国公平贸易办公室”的几笔吃喝账单:其在伦敦一家餐厅一顿曾吃掉1440英镑。由纳税人承担的该机构每年餐饮支出达到3.8万英镑。吃是一回事,在哪儿吃也是问题。该办公室一张80英镑的餐费收据也引来舆论哗然。这笔并不算奢侈的午饭是在一家连锁餐厅消费的,那儿的“特色”是清一色穿着性感暴露的女服务生。网友卡尔维特嘲讽说,“现在由有钱人掌权的政府,动用公众的钱财满足自己欲望已经成习惯,这样的人怎么会制定为公众利益考虑的决定呢?”

在西班牙北部城市拉科鲁尼亚,政府发言人日前公开批评上届政府在“小吃和宴会”上花费高达200万欧元。为了平息福利缩水的民众对政客公款吃喝的不满,西班牙许多地方政府给官员的公务餐限定最高标准,比如巴利阿里地区为35欧元。对此标准,一些官员表示不满,称“不能每次去吃饭都带着计算器”。但当地媒体的调查显示,当地10家餐厅中只有2家的套餐是高于20欧元的,35欧元的公务餐标准已经很高了。

“料亭政治”让日本蒙羞

每到夜晚,在东京日本国会附近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传统高级餐馆“料亭”里就会举行各种“内部会议”。日本的料亭类似于会员俱乐部,不认识的人是不接待的,日本政治也因此被称为“料亭政治”。《环球时报》记者的朋友在大阪的一家“料亭”做礼品管理工作。这个朋友说,这些餐馆门面都较朴素,进入餐馆的通道也很隐秘。餐馆每天营业只从晚上6点至深夜2点,顾客都是至少提前两周预约。每晚顾客人数限定在20人以内。餐馆只有酒水单,没有菜单,因为客人们都是提前告知“想吃什么”,然后餐馆就按单采购,食材一般是从世界各地空运来的,如神户牛肉、法国鹅肝、俄罗斯鱼子酱、阿尔巴松露、蓝鳍金枪鱼等。一顿下来至少要80万日元。这种餐馆能够维持全靠公款吃喝的政客们。日本政客公款吃喝行为,一直受到日本国民和媒体的口诛笔伐,“公费支出纠察会”等团体还不时举行抗议。但一名日本朋友感慨说,尽管如此,岩本司并未受到惩处,这种顽疾屡禁不止已经成为日本的耻辱。

在美国华盛顿各种公关公司云集的K街上,也有许多高级餐馆,人们在这里也经常会看到议员的身影。不过据说餐费大多是公关公司报销。纽约州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官员几乎不可能公款吃喝,因为州政府每年的预算和支出都是公开透明的,可以供公众监督。但一名搞政治研究的学者透露说,实际上许多官员仍会借各种机会满足口腹之欲,不过费用一般从企业或个人提供的政治基金中支出,虽然不是直接来自纳税人的钱,但也是间接通过权力获得的经济利益。

实际上,《环球时报》驻许多西方国家的记者曾受邀参加各级政府的晚宴或招待会,但大多都较简朴。本报驻英国记者曾受邀和伦敦金融城市长共进午餐。记者原本以为和代表英国2%国内生产总值的金融城市长一起共进午餐一定会有“惊喜”,不料侍者端上来的就是两三盘切好的三明治,外加一些果汁和水。据市长秘书说,市政府没有一笔吃喝费,每顿市长请客的饭钱,都得市长自己掏腰包,这是写到法规上的,谁也不能违背。本报驻德国记者参加沃尔夫斯堡市政府晚宴,算下来每名宾客所需的费用仅约两欧元左右。

当然一些官员也会利用各种机会打牙祭。记者在英国威尔士地方政府一次旅游推介活动中,晚宴是海鲜大餐,但记者在餐桌上发现不少当地官员“陪同”,这顿过千英镑的吃喝自然把名义算到我们这些外国记者头上。

“牙签法案”与“松饼报告”

实际上,在许多发达国家,官员明目张胆用公款吃喝的现象并不算多,其中的关键一是政府预算支出公开透明,另一条则是对嘴上腐败有严刑峻法。

为了遏制官员和政客用公款吃喝,美国制订了许多看上去十分琐碎、甚至古怪的法律,如“牙签法案”就规定,企业或行业游说政府官员不得设宴,只能开酒会,酒会上不能设刀叉,所有食品只能用牙签或用手指取用。在一些国家,公款吃喝超标还被列入腐败条款。在意大利,尽管腐败现象一度相当严重,但刑法将公款吃喝和公款娱乐定为贪污罪,只要有人举报,法庭就会受理查究,这使得意大利除外事部门外,政府机构索性不开列公款宴请的经费开支项目。

在美欧国家,除了相关法律外,政府公款开支是媒体追逐的焦点,一旦出现官员公款吃喝的丑闻,就得丢“乌纱帽”。《华盛顿邮报》去年曾报道称,司法部代理检察长施内达尔郑重推出“政府餐饮成本审计报告”,详细列举小布什、奥巴马两届政府10次执法会议期间“怵目惊心的餐饮腐败浪费”,“罪状”是16美元一块的松饼(市场只卖2美元一块)、每人76美元的午餐等,并责令整改。

在德国,慕尼黑警察局局长施密德保尔去年因一次白吃白喝被曝光而被降职和罚款。原来,卡扎菲的儿子赛义夫曾在德国留学期间请施密德保尔和另一名警官吃了顿饭。两名警官总共消费了60多欧元,但是他们没有自己买单,于是就落下了“受贿”的嫌疑。德国规定公务员接受礼物或吃请不能超过15欧元。今年,德国奥格斯堡市政府还出台新规定:所有政府性质的招待会及活动均不提供食物,只有饮料。

日本研究亚太地区国际关系的学者仲村澄世15日对《环球时报》说:“在亚洲,很多政客和官员都将公款吃喝视为‘福利’,所以公款吃喝被‘合理化’。另外东方文化中那种‘不透明’的成分也为‘宴席上的政治’提供了温床。”许多学者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认为,对付嘴上腐败,最有用的武器是将公款吃喝超标入刑治罪以及公众舆论的制约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