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少将“训斥”一个老兵,没想到这个老兵的身份太惊人

在开国少将中,涂锡道的名气好像不是很大,但也是一位传奇名将,尤其以心直口快、脾气耿直著称,在他身上发生过很多有趣的故事。

涂锡道1916年生于湖北红安,14岁就参加了红军,因为年龄小,被分到了红一军红一师当一名勤务兵。

一天,部队在一个小村边宿营,涂锡道安顿好后,就拿着一个脸盆去附近的小河边打水。刚到河边,涂锡道看见一个瘦高个儿在水里站着,因为小河清澈见底,里面的鱼儿扎堆畅游,瘦高个儿一直紧盯着水中,没看见涂锡道过来。

涂锡道走到河边,开始拿盆舀水,可这一舀,可能声音太大了,本来在水里畅游的鱼儿突然间四下逃窜,瘦高个儿也吓了一跳,转过身看到了涂锡道,说:“为啥不提前打个招呼,小鬼。”

涂锡道见瘦高个儿埋怨自己,就把盆放在一边,掐着腰对瘦高个儿说:“嗨,我说大个子,还有闲心戏水看鱼,趁着不打仗,还不早点休息?”

瘦高个儿一愣,然后笑着说:“我可不是在戏水,我本准备在这儿洗个脚,看着水清鱼多,就看一会儿。”

“你赶紧给我上来,都瘦成这个样子了,还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用凉水洗脚,还在凉水里泡着,要是病了怎么打仗啊,快点归队吧!”涂锡道想起连长经常说的话,便学着连长的样子,训斥起这个瘦高个儿来。

瘦高个儿笑了,立即对涂锡道说:“好好好,我现在就归队。”说罢,回到岸上,穿上鞋子打上绑腿,和涂锡道一前一后回宿营地。

涂锡道看这个瘦高个儿很听话,心里还挺高兴,可走着走着,就感到有点不对劲了,怎么瘦高个儿路过的地方,战友们都给他敬礼,而且连长和营长也都敬礼,这是咋回事啊?这时,正好一个战友路过他身边,他凑上去小声问:“那个瘦高个儿是谁,怎么连营长见他都敬礼?”

“徐向前副军长你都不晓得?”战友有些惊讶地说。

涂锡道顿时心中“咯噔”一下,“坏了,怎么是徐副军长?我刚才把徐副军长给训了!”涂锡道红着脸对战友说。

就在涂锡道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徐向前要离开这里了,看到了涂锡道,就对身边的营长和连长说:“这个小鬼还挺会关心人,是块料儿,要好好培养噢!”说完,拍了拍涂锡道的肩膀,径直离开了。

建国后,涂锡道担任东北军区军械部部长,负责中国志愿军军械物资的供应与调度。当时,志愿军的武器供应非常困难,工作的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一天,志司连续发来电报,要求尽快供应“喀秋莎”排炮和炮弹,可东北军区迟迟送不上来,这让彭老总十分生气,直接打电话给涂锡道,说:“你要是误了打仗,我要军法处置你!”

这些天正为武器的事儿焦躁的涂锡道,听了彭老总的训斥,顿时也来了暴脾气,大声对彭老总说:“就你们打仗有困难是吧?我们没困难?我们困难更大!”说完,啪的一下挂断了电话。彭老总再打过来时,涂锡道根本不接。

后来,还是志愿军后勤部司令洪学智了解了情况,原来,“喀秋莎”这种武器都是依靠苏联供应,虽然斯大林当初承诺供应中国的武器只计友谊,无偿供应,可实际上,苏联武器运来后都要钱,而且价钱高得惊人。

不仅如此,最近运来的这一批,都是二战时期的旧储备,许多炮弹都受潮生锈了,经抽检发射后,许多都是哑弹,根本用不成。涂锡道一气之下,就把这批武器全都退了回去。彭老总给他打电话那时候,涂锡道正在跟苏联方面争吵,自然没好气。

第二天,涂锡道亲自去了志司,一来向彭老总道歉,二来汇报一下想自主制造中国“喀秋莎”炮的想法。到了志司后,彭老总亲自出门迎接他,这让涂锡道非常不安,刚想道歉,彭老总便打断了,说:“嘿!涂锡道,我老彭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吗?”

涂锡道眼睛一热,立即转入自主制造中国“喀秋莎”的话题,彭老总听完后,连说三声“好”,并表示,志司全力支持,前线再困难也能坚持,就等着你们的“喀秋莎”!

涂锡道回到军区后,立即组织人手制造中式“喀秋莎”。秋后,武器便研制成功,并装备一个营试用,结果受到前线指战员的广泛好评。此后,中式“喀秋莎”在战场上遍地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