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教堂为该国地标性景观 门票只要36元比少林寺还便宜

土耳其圣索菲亚大教堂所在地伊斯坦布尔一半位于欧洲,一半坐落于亚洲。这是一座充满了对立的城市,东方与西方,古代与现代,征伐与和平,宗教与现世,东正与清真,一切历史在这座城市留下印记。而大教堂的古老穹顶在长河中默然俯视,千百年如是。

历史上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历经三次重建。君士但丁一世是其始建者,教堂在当时被成为“大教堂”。其中规制较小,附有长廊、木质屋顶和田径,呈现出拉丁式的建筑特色,在教权——牧首约翰一世与皇权——阿卡狄奥斯妻子的斗争中被毁于一旦。

随后狄奥多西二世重建,毁于尼卡暴乱。而如今规制的圣索菲亚大教堂为查士丁尼一世所建。教堂由物理学家伊西多尔与数学家安提莫斯设计,皇帝与牧首共同主持。这意味着在查士丁尼掌权时期,教权和皇权相互妥协,矛盾斗争暂缓,达成了利益共识。

伴随着三次重建,还有着四次主持宗教的更迭。东正、罗马天主、东正、伊斯兰教分别入主,使教堂内部呈现出复杂多变的宗教特色。

奥斯曼土耳其人为第一代大教堂增设了支撑结构、两座宣礼塔、苏丹前座,使教堂内部为希腊十字结构,外部为拜占庭式建筑;拉加德三世增设敏拜尔、古希腊汉白玉瓮;马哈茂德则扩大了圣索菲亚大教堂外部形制,比如学校、布施堂和图书馆。

迈吉德则更换了教堂内部装潢,增设雕饰,重修宣礼塔,由此完成了现代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基本面貌。

上述措施使圣索菲亚大教堂不再是一座独立的建筑,而呈现出完整的建筑群样貌。形态的扩张不仅仅反映了当时建筑技术的进步,更反映了东正教教义在各个历史时期有了更丰富的补充,对现世提出了更多的要求,人类事业被广泛笼罩在教权之下。

当然,圣索菲亚大教堂反映的不仅仅是宗教事业的变迁,还暗示了教权与皇权斗争的过程,最终皇权取得了绝对胜利,也使得土耳其圣索菲亚大教堂在土耳其共和国建国后被定性为博物馆,而非宗教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