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民族让中国拿它没办法,此人妙出一计,结果它彻底在中原消失了

匈奴在历史上可以说是最让个各朝代的帝王最为头疼的民族了,因为,他们总是在边境地区引起骚乱,所以,一直以来都是让人无法安心的心头病。

不过话说回来,匈奴虽然是少数名族中的一支,可是,如要往上追溯,匈奴还是华夏族的后裔。据《史记·匈奴列传》中记载:当年,夏朝覆灭后,其中一部分人逃到北方与其他部落的人不断融合,逐渐成为了一支新的民族就是匈奴。他们历来过着四处游走的牧民生活,没有固定的住所,也让匈奴人变的更加容易适应不同的生存环境,练就了及其强大的民族生命力。

中国古籍中的匈奴是秦末汉初称雄中原以北的强大游牧民族,这里,毕竟北方一带活动的匈奴人日子过的并不好,特别是西伯利亚附近活动的匈奴人,他们可以说是完全靠天吃饭。如果赶上天气恶劣,自然环境异常,草原无草,四处荒芜,那牛羊就要吃不饱,如果,赶上暴风雪等恶劣的自然气候,牛羊就易冻死,那么,他们一年的辛苦就要付之东流。最后,他们就要挨饿受冻,甚至,很多人因此也会性命不保。

因此,匈奴一直在中原边境附近活动,伺机来中原抢夺粮食和各种物资,更有严重的时候,会直接夺取城占地,公元前215年,匈奴被蒙恬逐出河套以及河西走廊地区。匈奴在西汉前期强大起来,屡次进犯边境,对西汉政权造成了强大的威胁,特别是在汉武帝时期,匈奴活动日益猖獗,这让当时的汉武帝刘彻非常不满,于是,下令要大战匈奴。

汉武帝帝时期,我国疆土不断扩大,东方并了朝鲜、南方收了百越、西方征服了大宛、北方汉武帝也想征服匈奴。可是,匈奴可不是那么好战的,因为,匈奴一直过着游荡的生活,他们对当地的地形条件非常熟悉,经常是“神龙见尾不见首”。而汉军相比就吃亏了很多,首先,要长途跋涉到塞北,等到了地方,也累的半死了,车马劳顿还没修整好,很多士兵就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生病的生病,死去的死去了。

这就让汉军士气和战斗力有所下降,更为糟糕的是,这个时候还没看到敌人的影子,还要拖着疲惫的身子去荒漠里四处寻找匈奴人,可是,人家匈奴可就不一样了,他们可能这个时候正酒足饭饱,放马牧羊呢。等看到大汉军来了,撸起袖子就是干,此时,他们对付远道而来饥渴又疲惫的汉军可以说是绰绰有余。即使,汉军人多势众、奋力杀敌,那匈奴还有最好一招“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打不赢,那就跑呗,看你们追不追的上,而后果往往是,汉军只见匈奴一溜烟的跑了,留下的都满是大漠的尘沙。这就让汉武帝很是头疼,大老远的跑来连一场正面交锋都不一定能捞到,这怎么能把匈奴彻底拿下?其实,要对付匈奴,很多情况下还是要分析后才能出对策,单纯依靠武力并不是上上之举,所以,从匈奴内部着手可以更好的抗击匈奴。

汉宣帝时期,就很好的掌握了匈奴内部情况,发现南北匈奴内部非常不和,如果加以利用这种内部矛盾则完全可以达到以敌制敌的作用,这样,既可以解决匈奴的边境骚乱,还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后期,汉宣帝派使者说服南匈奴归顺汉朝,而北匈奴却一直桀骜不驯,不肯归顺。汉朝在给予南匈奴很多好处后,便派遣南匈奴去攻打北匈奴,在汉军和南匈奴的双重打击的压力下,北匈奴不得不后退,不再骚扰汉朝边境。

之后的北匈奴曾击败大宛、乌孙等国,强迫四方各族进贡,威震西域,一度领导了匈奴的短暂复兴。其实,征服匈奴也不一定要全靠武力的。在汉朝时期,国家兴盛、物资丰富,完全可以适当资助一些贫困地区的匈奴们。他们闹腾无非就是想要争口饭吃,适当的赏赐一些物资给他们,让饿着肚子的兄弟也吃饱饭,自然就消停了,这自然也可以凸显出我中原的爱民之心。

可是,在汉武帝时期,偏偏要硬气十足的对付匈奴。在某种程度上,其综合国力和百姓生活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而且,收服匈奴的效果并不是很好。在东汉时期,匈奴虽然老实了很多,可是,鲜卑却起了势头。鲜卑来到匈奴曾经的居住的地方,重操匈奴旧业,又来四处找麻烦,陆陆续续的连骗带战的骚扰了北部边境五十多年。

要说,这些民族也真是让人头疼,其实,在匈奴走后,汉人也不是没尝试过统治那里。可是,汉人历来懂得农耕不懂放牧,在草原开垦荒地完全是找不到调,所以,大多数都以失败告终。最终,还是各路的少数民族轮番上阵,鲜卑去了、突厥来了、突击败了、契丹又来了、契丹逃了、女真又上来了。这样的边境怎能不让人头疼,完全就是一种恶性循环。

经历了汉武帝的各种强硬攻击和汉宣帝的策略打击,匈奴确实规矩了很多。可是,我们也可以从历史中总结到,要让各个民族团结起来,光靠武力是不行的,有时候还要用其它的各种方法,毕竟,我们都是华夏子孙啊!现今,这些匈奴的后裔成为中国居民之后,逐渐改为汉姓,其后裔多生活在今天的陕西、山西、山东和福建等地。

如:位于江苏苏州的金氏,位于福建福安市赛岐镇宅里村的金氏,位于河南省鹤壁市的赫连氏,位于安徽省皖南东至县南溪古寨金氏,甘肃省兰州市榆中金崖镇金氏,浙江省浦江县郑宅镇后路金村金氏,山东省文登市丛氏-传说皆为匈奴金日磾的后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