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国军名将起义后,拒绝做官,说我不能对不起蒋介石

新中国成立后,大多数国军起义将领都担任了要职,继续为新中国效力。但有一位国军名将,起义前担任华北“剿总”副总司令,起义后却拒绝做官,理由也很奇怪,说我要做民国的傅青主,不能对不起蒋介石。

这位国军名将,名叫冯钦哉,山西万泉人。

其实,冯钦哉还算不上老蒋的嫡系,原是杨虎城的部下,但在杨虎城和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时,冯钦哉却认为杨虎城做的不对,公开指责杨虎城背叛领袖,破坏抗日大局,还通电全国,把张学良、杨虎城骂得一文不值,说什么“张、杨丧心病狂,诚禽兽之不若,而人类之耻与同群也”。

冯钦哉自任讨逆军总司令,兵锋直抵西安,声称要讨逆贼,救圣驾。正因为冯钦哉的变卦,导致支持张、杨兵变的不少将领都反了水。

蒋介石在囚禁期间,尝尽人情冷暖,冯钦哉突然送来这么一个大火盆,你想老蒋能不感动吗?老蒋回南京后,冯钦哉的部队就被升为27路军,以前军饷是28万块,也给涨了3万块。

冯钦哉虽然在这件事上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但在抗日上是绝不含糊的。全面抗战爆发后,冯钦哉的部队改编成第98军,后来又改编成第14集团军,与八路军并肩作战,打了不少好仗。

冯钦哉还多次见过朱德,对朱老总的高风亮节钦佩之至,经常对部下说:“你们都说我生活简朴,你们再看看朱总司令,那才是真正的简朴。”

看到冯钦哉和八路军走得太近,蒋介石很生气,想剥夺了他的兵权,但老蒋这个人还是很重感情的,冯钦哉毕竟救过他,就升任他为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让武士敏接了他的兵权。虽然职务上是升了,但没了兵权,又有什么用呢?冯钦哉心里很不爽。

1940年2月,冯钦哉去找蒋介石,要求带兵抗日。蒋介石对他很客气,说,你现在的任务是多读读书,曾国藩和胡林翼的书,充实一下。冯钦哉忍无可忍,当面怼了一句:“不读书难道就不能抗日了吗?”

蒋介石要面子,也不好冷落他,就说我给你5个军的兵力,你打回山西。冯钦哉这才高高兴兴地走了。

但冯钦哉回去后,左等右等,连一个兵也没见着,郁闷得不得了。

直到1948年,蒋介石才想起了冯钦哉,任命他为华北“剿总”副总司令,想让他协助傅作义,保住华北。但在天下大势面前,一个冯钦哉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蒋介石还没有忘了他,曾专门派飞机去北平,接他们去台湾,但冯钦哉不去,说这里才是我的家,去了岛上生活不习惯。

冯钦哉跟着傅作义起义后,新政府问他想做什么工作,但冯钦哉突然来了一句:“降将不事二主,我以后就是民国的傅青主。”

傅青主是谁呢?明末清初的大儒,在明朝灭亡后,拒绝做清朝的官。冯钦哉就以傅青主自居,说蒋介石对我不薄,我不能对不起他,我此生已无他求,做个普通老百姓就行了。

不做官,又不会种田,冯钦哉在家里忙什么呢?答案是养鸡。

冯钦哉家里养了150只鸡,所有心思都用在了养鸡上,家里鸡粪成堆,老冯却乐在其中。偶尔也写写字送人,但也没人要,水平不高,还带着一股鸡粪味儿。

不过,后来,冯钦哉见新政府越来越有作为,也动了出山的念头,经朋友介绍,当上了北京政协委员,开始为新北京的发展出谋划策。

但可惜的是,因为当年在西安事变中的表现,冯钦哉遭到了批判,于1963年病逝,享年7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