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仗刘伯承不敢打,此人要坚持打,结果以800人代价歼敌12000!

1947年秋,蒋介石对进入大别山的刘邓大军合围扑空后,又兵分多路,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寻找刘邓大军,要进行决战。
9月底,刘邓大军乘国民党军统帅蒋介石调集主力于大别山北麓,而山南兵力薄弱之机,以主力由山北分兵南下,连克广济、望江等数城,直逼长江。蒋介石惧怕解放军渡江南进,急令整编第40师(欠1个团)及整编第52师第82旅经团风、浠水向广济疾进,企图将解放军歼灭于江边。
高山铺战役的第一个阶段就是7月底刘邓大军趁着国民党统帅蒋介石主力防卫疏散的时候挺进大别山,湖北省当时兵力薄弱,蒋介石把大部分的主力都调到了大别山北麓,所以刘邓大军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把主力一分为二,分成南北两路,从长江顺流而上,到达了湖北省南部。
杨勇决定利用这里的山区地形,给敌一个措手不及,于是以一部兵力控制界岭、洪武垴地区,坚决堵击敌人,主力则以分进合击的战术,在十里铺和界岭之间地区包围、歼灭敌人于运动中。
谁知,他刚下达了战斗命令,第二天刘伯承却来电报说不打了。为什么?怕打不成,吃大亏。
而蒋介石和刘伯承一样都认为刚进军到大别山地区的大军对当时的地形还不熟悉,所以蒋介石动了轻敌之心,蒋介石想打刘邓大军一个措手不及,同样刘伯承也担心这个问题,怕有差错输了这一战,会让军心不稳,于是就打起了退堂鼓,给杨勇发了电报!
在杨勇的坚持下,刘伯承只好把六纵调上来,并让二纵4旅当预备队。同时,命令二纵在后山铺地区集结,三纵主力在皖西,鄂豫军区部队在罗田宋埠地区,牵制敌人,阻敌增援,全力保证一纵和六纵歼敌。
10月26日拂晓,天上下起了毛毛细雨,中原独立旅派出小分队扮成游击队,沿公路边打边退,引诱、迟滞敌人。小分队精心设计的“老套筒”“破三八”“汉阳造”杂乱枪声和破烂的杂色衣着、混乱的行军队形,使敌人确信这是小股游击队,遂放松警惕,大摇大摆地沿公路前进。
洪武垴和界岭是敌通往广济咽喉要道上的制高点,也是我必须坚守的堵击阵地,敌我争夺十分激烈。敌在飞机、大炮掩护下,以整连整营兵力,连续向1团5连占领的洪武垴阵地猛攻。5连打退敌多次冲锋,因自身伤亡过大,而此时团主力尚未赶到,阵地又被敌人夺去。11时许,第4连赶到,在第7连的火力支援下,夺回了洪武垴主阵地。
午后,1旅后续部队陆续赶到,不断加入战斗,战士们像钉子一样钉在敌东进的各山头要点阵地,把敌人死死关在清水河峡谷之内。
由于杨勇亲自指挥,1团士气大增,5连抢先登上头顶,控制了制高点。
好险!五分钟后,敌人也到达山顶。5连与他们接火,1团主力随即冲上来,将敌人打了下去。
26日夜,1纵2旅(欠4团)、19旅相继赶到伏击位置,协同1旅由东面、北面的洪武垴、界岭、蚂蚁山、子女山等阵地,中原独立旅由南面的茅庵山、大寨山等阵地,从三面对敌形成包围。口袋已经形成,就等6纵主力赶到,从背后扎紧口袋了。而此时,6纵还正在赶往高山铺的路上。
刘、邓首长原定总攻时间是27日上午11时30分。但到了上午9时,1纵司令员杨勇接到1旅杨俊生旅长的电话:“敌人溃退了,我已命令2团出击。”杨勇拿起望远镜,只见敌人在2团的攻击下惊恐万状,队形混乱,纷纷向后溃退,整40师已呈败象,杨勇决定趁敌混乱,立即发起总攻。1纵各旅和中原独立旅从三面,居高临下如猛虎下山,冲入敌战斗队形。
我军以排山倒海之势扑向敌人,敌拥挤在10里长谷,东窜西逃,田埂上、山脚下,凡是有空隙的地方都拥满了四散逃奔的溃兵。人、马、炮、车挤在一堆,乱冲乱撞,乱喊乱叫。许多人摔倒不及爬起便被活活踩死。
战斗至午后胜利结束,共歼敌军12660人,其中俘敌9560人,并缴获大量的作战物资。当我军押送俘虏撤离战场时,蒋介石还从武汉派来飞机,在高山铺上空投下大批馒头、烧饼,支援其“精锐”之师“战斗”。战士们见敌机空投差不多了,无数挺机枪对空开火,一架飞机中弹起火,撞到山坡上摔得粉碎。在山野里捡大饼、馒头的战士们一片欢呼!
高山铺战役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后取得的第一个重大胜利,对大别山根据地的创立具有重要意义。10月29日,毛泽东亲自拟稿,以中央名义致电刘、邓,庆祝在高山铺地区歼灭敌40师及82旅之大胜利。
战后,刘伯承说:“高山铺一仗,我太谨慎了。若不是杨勇坚持,整编40军就跑掉了。杨勇立下了一大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