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兹·塞隆写真曝光 称不想在银幕上看到自己

在法国名导让-雅克·阿诺执导的最新一版Dior真我香水的广告中,查理兹·塞隆 “有幸”与玛丽莲·梦露、格蕾丝·凯莉和玛琳·黛德丽三位女神同台走秀。这不是一次意外。这位来自“南非农场”的女孩,如今已经跻身好莱坞“女神”的行列。

天生的美貌与性感从未掩盖这个南非女孩在演技上的追求,2004年凭借《女魔头》中的突破性表演,年仅29岁的她摘得了奥斯卡影后的桂冠——从那以后,她不再是沉浮于好莱坞的“异国花瓶”。增肥、扮丑的“牺牲”,让拥有模特身材的塞隆彻底改变了外形,她在片中成功塑造了真实的“美国第一连环女杀手”,一个病态的妓女和同性恋者。

在赢得了一座柏林影后奖杯和一座奥斯卡影后奖杯之后,人们无法继续忽视她美丽外表之下的非凡表演天赋,开始将她与朱迪·福斯特、梅丽尔·斯特里普那样的实力派相提并论。获奖后的塞隆,在戏路上愈发放得开,无论是在《全民超人》式的商业大片,还是在《末日危途》这样的艺术佳作中,都能看到她恰到好处的表演。

“影后”光环从未阻止她继续寻求戏路上的突破。今年,塞隆主演了美国新锐喜剧导演杰森·李特曼执导的《脱线女王》(Young Adult)。这一次,她再度卸下了性感的优势,变身成一位郁郁不得志的二流作家,在运途不济的黑色幽默中寻找希望,继续让自己的演技闪光。她也因为这次戏路上的新突破,获得了金球奖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的提名。“我可不想在银幕上看到查理兹·塞隆!”她说,“要是真有那一天,那也是在我退出影坛以后了。我只想扮演跟我自己全然不同的角色!”

正因如此,你永远想不到塞隆会在下一部影片中变成什么样——在《白雪公主与猎人》中,她扮演的邪恶女王会是我们熟悉的童话里的样子吗?就因为扮演她的是查理兹·塞隆,“女王”也不再是个简单的反面角色。

最近,她结束了与演员男友斯图尔特·唐森保持了十年的姐弟恋,“我19岁开始谈恋爱,一共就谈过两段认真的恋爱,现在算是第一次处于单身状态。快乐地过单身生活很重要,尤其对女人来说。现在,我虽然单身,但能坦然接受这个事实,感觉还不错。”

ELLE:在最新的Dior真我香水广告中,你与格蕾丝·凯莉、玛琳·黛德丽、玛丽莲·梦露华丽地擦肩而过。她们三个当中,谁是你的时尚偶像?

塞隆:我成长于南非的乡村,小时候几乎从没有接触过时尚的东西,那时候没有时尚杂志、电视等,我第一次接触到时尚,已经是青春期之后的事了。

ELLE:相对来说,你比较欣赏谁——格蕾丝·凯莉还是玛琳·黛德丽?

塞隆:格蕾丝气质优雅,天生就是一位公主;而黛德丽有非常强烈的个性。现实生活中,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这种特点。

ELLE:天生的美貌是不是改变你命运的力量?

塞隆:老实说,我并不认为我的外貌改变了我的命运。我从来不认为自己容貌出众,从小到大,我的母亲从来没有这样称赞过我,她总是鼓励我多培养一些才能。中学的时候,我是一个安静坐在角落里、不参与任何活动的女孩,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宅女”,我戴着厚厚的眼镜片,没有朋友……暗恋的男孩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在家里反复播着悲伤的情歌,因为我没有男朋友,感觉就像世界末日来临,真伤心啊!

ELLE:但是后来你走上了T台……

塞隆:对,这让我的生活得到了逆转,因为跨入时尚界,你必须做彻底的转变。打个比方,这张照片魅力四射的效果,是在15个工作人员的努力下实现的。《女魔头》对我来说也是一种真真实实的转变,因为我是在演绎一个以真人为原型的角色。《脱线女王》里的角色则很不同,这个人物有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的本性——当我被“懒散神”附身、晒晒太阳打发午后的时光,表现出来的就是她。

ELLE:你每天早上梳妆要花很长时间吗?

塞隆:有一样东西是我必不可少的,就是防晒霜。即便是在冬天我不出门的日子,我也会在涂完保湿霜后再涂上一层防晒霜。我不是天天都涂粉底。相反,我喜欢涂润唇膏,我的床头柜、车子和手提包里各有一支……另外,我会在双颊涂上点腮红。不过我不喜欢涂睫毛膏,平时用睫毛夹夹一夹就完了。

ELLE:在公众场合亮相时,你怎样打扮自己?

塞隆:那要依靠我的化妆师Shane Paish,他是个天才。但坦白说,我不太喜欢化妆,化妆只是工作需要……奇怪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不喜欢化妆。当我现在重新翻看我20岁的照片时,我会对自己说:“真可惜,这么年轻水嫩的皮肤全被粉底液遮盖了。”

ELLE:你偏爱的时尚风格是?

塞隆:经典的,我不够有胆量去成为一种新兴潮流的引领者……我在日常生活中的打扮非常固定:牛仔裤、T恤、毛线开衫或者运动外套、芭蕾舞式样的平底鞋或者Converse板鞋。

ELLE:什么东西是你装扮中的禁忌?

塞隆:垫肩,穿上有垫肩的衣服后,我就像个女足运动员。

ELLE:你比较偏爱的设计师是谁?

塞隆:我非常欣赏John Galliano的作品。另外,我喜欢的有Balenciaga的设计师Nicolas Ghesquière,还有Stella McCartney。

ELLE:以现在的年龄,你在新人辈出的好莱坞有压力吗?

塞隆:我今年36岁,依然感觉自己很年轻。在《脱线女王》中,我扮演一个37岁的女子,她要面对她那个年龄的问题。在角色方面,我喜欢出演三十多岁的角色。现在我诠释起角色来,比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轻松许多。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变得更有智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