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是谁写的,他看到了什么?

《山海经》,一部上古传世奇书,记载了约四十个方国、五百多座山、三百条水道、一百多人物以及四百多种神怪异兽,其所构造的包罗万象、奇诡瑰丽的世界,几乎是后世绝大部分神话小说的源头。

《山海经》既神奇又神秘,自古以来就吸引着众多学者的目光,很多人想要去探究它、剖析它,但迄今为止它仍是一个谜。《山海经》的神秘之处在于它的出身,究竟何人所写、何时所作、所作为何,这些都不得而知,甚至直到如今人们都无法给这本书下一个明确的定义,只能将它称作“奇书”。

一、成书之谜

关于《山海经》的作者、成书年代,至今都还没有明确的定论,但古往今来的说法却不少。最早西汉的刘歆在《上<山海经>表》中说:“《山海经》者,出于唐虞之际……禹别九州,任土作贡,而益等类物善恶,著《山海经》。”刘歆认为《山海经》应是大禹治水之时,大禹与伯益等人遍历山河之后的成果

清代的毕沅在《山海经新校正序》中称《山海经》“作于禹益,述于周秦”,大禹和伯益最开始是口述,在周秦之时才被后人整理成著作。毕沅同样认为大禹、伯益首开《山海经》之先河,自西汉至清代,都有学者持这一观点,可见禹益作《山海经》的说法在古时颇为盛行。

今人蒙文通先生曾对《山海经》的各个篇章作了具体分析,他的观点比较具有代表性。他认为《大荒经》五篇写作时间最早,约在西周前期,可能为巴国的作品;《海内经》四篇约在西周中叶,可能是古蜀国的作品;《五藏山经》和《海外经》四篇最迟,写于春秋战国之际,可能为楚国的作品。

还有说法认为《山海经》成书于战国至汉初。虽然对于《山海经》的成书问题还存有很多争议,但可以确定的是,《山海经》并非成于一人一时。

二、遗失的另一半

我们现在所见的《山海经》仅仅是它作为文字的那一部分,且文字部分也已多有佚失。实际上最早的《山海经》不仅是有图的,而且是一部先有图册,后有文字的著作。

一千五百多年前,晋人陶渊明有“流观山海图”的诗句;而郭璞曾作《山海经》图赞,在注中又有“图亦作牛形”、“今图作赤鸟”等语;在唐代,山海经图被视为“述古之秘画珍图”,可见那时的《山海经》尚存有图。

但不知从何时起,《山海经图册》就从世上消失了。《山海经》的图也不只有一个版本,最早的图册成于先秦时期,后世因为原图的遗失,在汉代、南朝、宋代、明清时期又有不少画家为《山海经》配图,不过这时的图则多半来源于画家的想象。

三、内容之谜

既然《山海经》本是以图记文,这就涉及到作者最初到底看到了什么的问题,也就牵扯出后世对《山海经》所述内容真伪的争论。实际上这个问题是很难说清楚的,因为我们现在所见之《山海经》是经过两千多年流传下来的版本,已非原本。

据现今已经证明确实存在的山河地理及异兽的情况来看,作者最初所画的图像应是亲眼所见,但由于《山海经》并非成于一人之手,故而也不能排除后世掺杂有虚构的成分在其中。相信最初,作者是想将其所见如实记录下来,可为何我们现在看《山海经》却是虚实相杂呢?

主要有几点原因,一是由于图文并非一人所作,在文字描述的二次创作过程中,笔者难免会出现对图画内容的误解;二是先民语言和思维风格较为古朴,这就造成古今对同一事物的描述会有很大的差异,而我们看《山海经》时,往往是以今人的语言风格和思维习惯去理解的,这便造成了误解。

三是古今年代相距甚远,时过境迁,很多曾经在历史上存在的事物很可能已经消失,不为后人所见;最后,经过后世的代代流传,版本层出不穷,我们如今所见之《山海经》与其原本已经相去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