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洗澡让罗马人变得柔弱娇气?追求裸体自由,女人在侧毫无顾忌

如果你不小心穿越到公元1世纪的罗马城,举目无亲,想要快速了解、融入当地生活,最好的做法不是去逛菜市场,而是找一个离你最近、免费的公共浴场–再没有什么比洗浴更能反映罗马帝国的生活方式。那里不仅是“穷人的天堂”,还是罗马人引以为傲的“水宫”。幸运时,你或许能像退伍老兵在浴场碰见罗马皇帝哈德良那般,与皇帝来一段“邂逅”,从此大步迈向罗马新世界。

罗马人对洗澡有多狂热呢?一个罗马人的墓碑上是这样写的,“我知道,洗浴、饮酒、女人是长寿的敌人。但是没有洗浴、饮酒、女人的人生不是人生。我这样想的,到52岁的时候,它结束了。”洗浴构成了罗马人生命的本身,他们将洗浴文化发扬光大,活出了独特的罗马帝国范儿,令同时代其他地区的人及后人望尘莫及。

不过随着洗浴时间、豪华浴场的增加,罗马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以致时人批评道,罗马人已堕落成“病态的城市化的懦夫”,每日洗浴习惯的变化使罗马人柔弱又娇气,毁了自己也毁了国家。此后,洗浴不断成为罗马堕落的代名词,还需为公元476年罗马帝国的灭亡背锅。

到底,洗澡在罗马人漫长的几百年历史中占了多大分量?它的消极危害真能置罗马帝国于困境?当我们重新审视与罗马洗浴有关的一切时,你会发现,纵然他们中不乏寻欢作乐,沉湎声色者,但罗马人在建造水道、浴场等基础设施,引导人们崇尚清洁上所达到的成就,在整个中世纪都没有被超越。

早期罗马人羞于裸体相见

罗马人的历史是从意大利中部一条不起眼的河流–台伯河开始的,罗马城就坐落在台伯河下游平原的7座小山丘上,这些小山丘间有许多溪流,下大雨的时候,山间洼地就会变为一片湿地。泉水、井水、台伯河河水,以及收集和贮藏的雨水,构成了早期罗马人的生活用水。

当时他们生活简朴,种田、打仗是主旋律,田间劳作时,身体哪个部位被泥土弄脏了就用浑浊的雨水清洗掉。至于清洗全身,一两个星期才一次,有条件的话,就待在黑乎乎,没有精美装饰和窗户的狭小房间里,借着石墙上微弱裂缝里透出来的光,洗浴时,用上准备好适宜温度的雨水;或是去台伯河里游泳。

罗马征服希腊前,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私人和公共浴室。那种狭小,昏暗的房间顶多算个洗漱间,为了接近水源被布置在厨房旁边。他们羞于裸体相见,生活在罗马共和国时期的政治家老加图(前234-前149年)就曾说过,永不与他的儿子一起洗澡。这可能是当时罗马人的习俗,就是岳父在洗澡的时候也得避开自己的女婿。但后来,他们以希腊人为师,不仅重视体育运动,注意个人卫生,把洗浴看作一种上天赐予的恩惠,还学到了裸体自由,“并且反过来用更放荡的做法影响希腊人,这就是即使女人在旁也毫无顾忌”。

从没有一个民族像希腊人一样如此关注自己的身体,早在荷马时期他们就经常在海上和河里游泳,沐浴已成一种普遍存在的风俗习惯。公元前6世纪,希腊出现了西方最早的露天公共浴池,运动员们训练完后,便在油橄榄树下靠近体育场的地方,从大约齐腰高的独脚柱上的喇叭口承水盘中,撩起水来,清洗汗珠和裹在身上的沙子。

虽然争议很大,但至公元前4世纪,冷水浴室、蒸汽浴室和游泳池成为希腊公共浴室的组成部分。下午三四点钟至晚饭之前是希腊人的沐浴时间,昏暗的蒸汽浴室是他们的首选,为了防止热气外流,这类浴室很少有窗户,光线阴暗。洗完热水澡后,人们会用凉水冲淋或者泡进游泳池里,最后以按摩身体和涂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