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选看点多 萨科齐奥朗德或缠战至最后一刻

 

  内 容 提 要:法国第五共和国54年的史册上,领衔左翼的社会党,除密特朗一人曾14年间连任两届总统的个例外,大部时间处于在野地位。左右翼力量对比如此失衡状况在欧洲众国中也较罕见。
 
  2012年多国举行的国家领导人选举中,法国4、5月间的总统选举引起的关注虽逊于美、俄两国,却也不乏看点。

  一、国家政治格局迎来大翻盘的契机

  法国第五共和国54年的史册上,领衔左翼的社会党,除密特朗一人曾14年间连任两届总统的个例外,大部时间处于在野地位。左右翼力量对比如此失衡状况在欧洲众国中也较罕见。今年法国正式确认的10名总统候选人中,社会党推出的前总书记奥朗德与右翼执政党人民运动联盟争取连任的萨科齐总统实力与影响遥遥领先。选战一开始就归结为奥、萨两人的左右两极对决。多年与总统宝座无缘的社会党憋足了翻身掌权的强烈愿望,提早由党内选出奥朗德与萨科齐对垒,主动出击,来势甚猛,力图在此次选战中一举改朝换代。社会党如能如愿以偿,右翼戴派政党独揽大权17年的政治格局将被颠覆,欧洲政坛也将因左翼力量的回升受到震动。这是法国此次大选十分惹人注意的一个看点。

  二、选战激烈胶着,结局悬念甚重

  萨科齐上台以来“彻底改革”的高调许诺未能兑现,民众支持率一路走低,而近几年因金融危机及债务危机,法国经济的结构性缺欠被进一步放大,经济增长乏力,失业率创记录地高升,公众不满情绪尤为上涨。奥朗德团队重拳出击现政权的这一致命软肋,力图表现比萨科齐更具有解除国家经济困境与公众疾苦的意志和办法,为此抢先发布了一项包括60项承诺的经济、社会政策纲领,提出大量增加青年就业和教育部门公职、加重财富税等新政,突出对青年与中下阶层的关怀。另外,不可小觑的是,萨科齐任性不群,作风不检点,负面新闻甚多,被舆论评为“欧洲最不令人待见的领导人” ;社会党则宣扬奥朗德不但“骑小轮摩托车上班”清新、朴素,且稳重、踏实,以求比下萨科齐。

  社会党迎合公众不满、求新的心理的攻势,使年初以来萨科齐选情一直告急。多次民调显示,第一轮投票中,奥朗德得票将超萨科齐,如进入第二轮,奥朗德将以明显优势拿下萨科齐。

  萨科齐2月中宣布参选后,执政党立即大举反攻,力挽衰势。萨科齐高举“强大法国”的旗帜,强调自己在应对欧洲与法国危机时,具备他人未有的“勇气与能力” ,亮相为不可替代的强国、救国领袖人选,力创压过奥朗德一头的政治优势。同时,萨科齐团队又猛攻社会党竞选主张的“虚伪不实” ,“相互矛盾又含糊不清” ,而就国人关心的非法移民、就业等问题,推出自己看起来更有效的解决方案,力求在与社会党就治国政策的对决中掌握主动。萨科齐在选战中由总理、外长、人民运动联盟总书记等政坛上重磅人物拥戴,也显示了执政党多年在位积累下的资源比奥朗德厚重,更具执政能力。

  萨科齐阵营的一轮急起直追拉近了他与奥朗德的选情。根据最新民意调查,萨首轮选举得票率已与奥持平,第二轮得票率与奥的差距也有缩小,法国一些舆论已开始谈论“奥朗德的疲惫”与“萨科齐的向上” 。近日来自北非移民制造的连环杀人案,也使萨有机会表现处理安全大案的能力与果断,证实他一贯强势应对非法移民,维护国内治安政策的正确,会给他的选情加分。但是总体上看,萨、奥双方尚激战正酣,仍然难分上下,最终鹿死谁手直至目前难以预测,两者一直缠战到最后一刻的可能性很大。这是此次大选的另一看点。

  三、法国选战波及欧洲

  萨科齐任总统期间,在众国之林中力求拔尖,贯彻法国对大国地位的一贯追逐,但国内仍对其有关努力未见成效有所非议。一组外交官就曾匿名发表公开信,指责总统的外交政策没有在国际竞争大潮中护住法国的影响和利益。此次选战中,法国在欧洲地位降低又成为一个争论焦点。社会党批评由于萨科齐的不是,法国在欧洲实力与影响与德国日趋相形见拙,在联袂处理欧盟事务中,法国过多让步于德国,使后者独揽主导大权,将其主张强加其他成员国。奥朗德称,“德国不应一家决定欧洲的方向” ,并进而表示,克服主权债务危机的努力不能按德国路数只落足于紧缩财政,如他当选将以促增长为主线,重新谈判刚被通过的财政契约。

  萨科齐加强与德国的协调、配合使法德轴心成为欧盟应对危机的主心骨,而欧盟费大力达成的财政契约则是应对危机的关键手段。法国社会党与德国计较话语权及对契约质疑与否定的立场,击中欧盟克服危机努力的要害,因而在欧洲激起波澜。德国对此颇为不安,焦虑的默克尔总理甚至打算跨国为萨科齐站台助选,并拒绝接见奥朗德;而欧盟中不满德国一味督促各国压缩开支的意见则受到鼓舞。斯洛伐克总理就出面为法国社会党主张叫好。奥朗德一旦胜出,欧盟应战债务危机的前景将平空增添变数。法国领导人的更迭如此直接牵动欧洲也是这次大选的一个特点。

  四、大选对国家未来政策的触动

  在激烈选战中,奥朗德与萨科齐皆尺度加码地做出解决公众关切的承诺,尽管承诺选后不会完全落实,但还是会关联到法国未来政策。

  在内政方面,改善民生为双方竞选重点。奥方设计的大增青年就业,增加富人税收的举措,明显具有左翼色彩;萨方则指出,诚实劳动在解除经济困境中最为重要,不能“滥用福利” ,寻求就业要接收培训,经济、社会政策主张反映右翼“传统价值观” 。萨方同时批评社会党的种种承诺“不会算账” ,兑现起来的高额费用没有着落,不过是重提密特朗执政初期也一度推行,但随后被迫放弃的政策。两种不同主张对选举结局影响如何,会成为新总统考虑社会、经济政策中的要素。另外,近日的连环杀人案震撼全国,公共安全形势堪忧,日趋上升为群众关切的另一焦点。就此,萨科齐一贯的强硬对策其实效果不佳,且又遭国内外非议,选战中提出的修改申根条约的加码主张,也不易实现。未来国家领导人必得进一步寻求更实用政策,应对这一大号难题。

  在外交领域,萨科齐如能连任,可能感到政治基础加厚,在对外关系上会更显自信与强势,可能表现更多进取性;而如奥朗德上台则需与外国领导人从零开始,建立熟悉、信任关系。他与德国的合作特别重要,但其选举主张造成的与德国的龃龉还需着力消除。

  进而言之,不管两者何人执政,都必得做出困难的政策抉择,以应对国际形势更为激烈、复杂的变化及法国对外利益关系的演变。法国是否有决心和能力继续如前期那样,在北非、中东地区动荡中带头外国干预;地中海一些国家的政治动荡大致尘埃落地后,未来走向能否如法国所愿,为法国所控;在国际事务中能否注意表现多边主义,还是坚守“西方阵营的一致” ;在选战中提倡“买欧洲货”原则、计较与他国的汇率、贸易争端的倾向,是否导致更多的保护主义与狭隘民族主义举措,都为国际社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