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政执法车追堵超载车致其车翻人亡

 

 

3月28日凌晨1点多,“砰”的一声巨响,一辆超载货车侧翻在了宁乡大道朱良桥收费站附近。

这一声轰响之前,多名目击者证实“路政人员对货车一路围追堵截”。

这一声轰响过后,37岁的货车司机没了,车内另两名男子死里逃生,而数名路政人员见状后却漠然离去。

两度甩铁钩欲拦超载车

27日晚11点35分,刘弟德驾驶货车从湘乡出发,这趟活儿的目的地是临澧。装货时,核载45吨的车上装了52吨左右的化肥。超载7吨,上车后,副驾驶的跟车师傅陈正红打起十二分精神,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一切响动,轮班的司机陈正军则钻进驾驶室后排的卧铺间补觉。

28日凌晨1点30分左右,货车进入宁乡大道车站中路路口附近。瞄一眼后视镜,警觉的陈正红心里咯噔一下,“不好,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一辆顶灯闪烁不止的路政执法车紧追不舍,执法车旁还有一辆民用越野车“保驾护航”。陈正红将“情况”告诉给刘弟德,刘表示,马上就要进入朱良桥收费站上长常高速了,“莫管他。”

陈正红不放心,赶紧喊醒了睡得正熟的陈正军。陈正军刚揉开睡眼,只听“砰”的一响,一根铁钩“嗖”地飞向货车引擎盖。 定睛一看,刚刚还跟在后方的路政执法车已赶到了货车正前方。紧接着,“刷刷”两下,又是俩铁钩直击货车。

好家伙!陈正红目测,3根伞把状的铁钩长约50厘米,大拇指粗。“如果穿破挡风玻璃飞进来,脑袋都要砸开。”

收费站前,超载车翻了

明明是路政的执法车,为什么会朝货车扔铁钩。陈正军定了定神说,不能停车,万一遇上抢劫的就收不了场了。

距离朱良桥收费站还有1公里时,一个反超,扔完铁钩后一直与货车并行的路政执法车和越野车再次逼到货车前方,远远地横在了正前方车道,所停之处距离收费站约200米。

刘弟德眼疾手快,立即往左打方向盘驶向逆行车道。事故就发生在逆行车道的这个大拐弯处。

货车车长13米,码货后17米,加上本来就超载,拐弯时,离心力急剧加大,“轰”的一下,车身朝左侧翻,并在惯性的作用下往前滑行十多米。

滑行间,陈正红倒在刘弟德身上,刘弟德则与地面摩擦了十多米。陈正军则在瞬间甩出前挡风玻璃。

陈正军和陈正红边喊“救命”边逃生,不到一分钟,两人相继爬出货车。此时,刚刚还紧追不舍的路政执法车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闻声赶来的摩的司机立即拨打120,急救医生赶到时,被死死压住的刘弟德尚有呼吸。可当消防队员用液压钳展开车身时,37岁的刘弟德已经身亡。

部门回应

执法队员是“正式员工”

已被警方控制

与路政执法车你追我赶时,虽未记清车牌,但陈正军认清了该车的牌子——“金杯,上面是白色,下面是黄色,写着‘中国公路’。”

对超载货车进行围堵的是不是“运政”?当天下午2点,宁乡县交通局党委书记龚正山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龚说,路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在县委县政府附近发现刘弟德的货车有超载行为,一路跟随打开顶灯,要求刘停车接受检查,可刘始终不予理睬。

但对于扔铁钩砸货车和最后拦截货车致使其翻车的行为,龚正山始终没有作出正面回应。问及是否调查了执法队员的情况,龚说,经初步了解,当时执法的有7-9人,是路政执法局的正式员工,目前已被警方控制。

目前,宁乡县政府、县交警大队、县交通局已组织专员展开调查。

律师说法

“路政不施救,有渎职嫌疑”

“路政人员沿路围追堵截并扔铁钩,这一行为肯定是违法的。”湖南海天律师事务所的李春光律师说,虽然横车设卡、扔铁钩都没有直接导致货车翻车,但路政执法局作为执法部门有对伤者救助的义务,如果因为执法部门既不施救又不报警的行为加速了司机的死亡,即扩大了事故的损失,该局及其工作人员则有渎职的嫌疑,死者家属可以据此申请国家赔偿。

各方声音

双方心里都有“法”,悲剧或可避免

悲剧发生了,在这起事故中,很显然执法方与超载方都难逃其咎。事后,在谈及这起悲剧时,有人就这样感叹:如果当时双方心里都有点“法”,这样的事或许就能避免。

路政算账:

如停车受罚,也就几百元钱的事

谈及这起悲剧,宁乡公路局下属的养鱼塘超载检测站业务科科长张文凯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其实罚款并没有司机们想象的几千上万,如司机不心存侥幸,或许不会出事。”

他说,以刘弟德这辆连车带货核载55吨的货车为例,超载7吨即超载10%-20%左右,罚款在200-400元之间,另外,从湘乡到事发地最短路程约70公里,超载吨数与已行驶公里的乘积为490,罚款便在690元-890元间。

与此同时,张也谈到了执法标准化的问题。一般而言,治理超载是以检测站为依托,同时进行巡逻检查。巡逻治超可用闪灯、喊话示意司机停车,随即对货物进行过磅,若超载行为属实,开具处罚决定书和发票,“巡查队友围追堵截逼停超载车辆是不合法的。”但在张文凯看来,路政执法是个难题,“经过县城的货车司机要求利润最大化,选择超载的十有八九,而且超载的司机总是选择逃避执法,有的司机见缝就跑,顶灯闪烂、喉咙喊哑都是空的,他们就是不停车。”

司机算账:

如不多装点,老婆孩子都会赔掉

刘弟德,这名14岁学修车、15岁当司机的壮年男子,就这样没了。事发后,其爱人刘红和众家属从湖北公安赶到宁乡,他们不敢想象,上孝父母、下疼幼儿、一年有300天都在外地出车的刘弟德会以这样的方式客死异乡。直到现在,家人都不敢告诉70岁的老母亲这一噩耗,“哥哥24岁时出车祸死了,留下个3岁的幼子,现在弟弟又因车祸没了,也是留下个12岁的孩子,这个家不知道撑不撑得下去。”

事后,谈及货车司机的艰辛,同车的陈正军也给记者算了笔账。陈举了一个例子,从湖北丹阳到长沙,每吨货物运价120元,38吨的货物,毛利4560元。600公里的路程油费2100元,过路费1000元,2名工人工资600元,卸货费380元,磨损500元,“一趟下来,累得要死还要倒贴20元钱,如不多装点,老婆孩子都会赔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