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岁的宋美龄到宋子文陵墓前说了这话,身边的人都哭了

宋美龄有与生俱来的聪明和美丽,又有家族强权和美国文化的支撑,这一切无不造就宋美龄一生的传奇,她热爱政治和权利,也深通权术,蒋宋联姻固然是蒋介石想成为孙中山的接班人,并获得江浙财团缙绅阶级的资助,但同时也是宋家所设计的政治婚姻策略。

宋美龄

蒋介石去世以后,蒋经国无所顾忌,他开始顶撞宋美龄,他已经不再需要宋美龄的意见,这对于在美国成长和一生相守无上权力的宋美龄来说,权利没有了,其他的事情也就淡了,于是在1975年她就移居到了美国纽约,大部分时间居住在孔祥熙所购置的房子里。

1978年蒋经国当选中华民国总统,宋美龄以深恐睹物思情为理由,没有去参加蒋经国的就职典礼。居住在美国的宋美龄到了冬天是她最难的日子,因为他居住的孔祥熙的房子交通不是很方便,如果遇到大雪,就成了一座孤岛。到了20世纪90现代以后,宋美龄便住进了麦哈顿一桩15层公寓的9楼。

宋美龄

在宋美龄的晚年,由于孔令侃,孔令伟等晚辈相继辞世,寂寥之感始终伴随着她,但她虔诚信教,平时与圣经为伴,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早已能够驾驭生命的风浪和波折,她平时深居简出,只是偶尔接见下访客,逛逛公园,参观下画展,打发时间,1997年3月20日她欢度百岁生日时,纽约宋寓热闹非凡,每到生日也是她最开心的日子。

宋美龄始终拒绝口述历史和撰写回忆录,对历史来言这是一个无法弥补的损失,对宋美龄来说,家国已经面目全非,和她同一时代的历史人物,都已经被历史的巨浪所吞噬,唯有她在人世的兴衰中等来的21世纪,1996年她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这样说“上帝让我活着,我不敢去死,上帝让我去死,我绝不苟且的活着”

宋美龄和蒋介石

进入二十一世纪的宋美龄,体质越来越不容乐观,从前所有的兴趣也随着身体的素质下降变得若有若无了。2003年3月大病一场,身边唯一重要的亲人外甥女孔令仪公开说小姨妈只是患了一般的病,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宋美龄知道自己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了,到了8月6号,宋美龄在孔令仪等人的陪同下来到了芬克里夫墓园,这是纽约最豪华的室内墓地。

宋氏三姐妹

宋美龄问孔令仪,“这就是我的墓地吗?”孔令仪回答到,是的姨妈,这就是您购买墓地的地方,也是咱宋孔两家的墓地啊。然后孔令仪又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宋美龄来到了大厅内,从这里向层层的墓地俯瞰,忽然发现了最为熟悉的第三层,她知道那里不仅有她的大姐宋霭龄和孔祥熙,而且还有孔令伟的棺材,内心十分伤感。

晚年的宋美龄

然后他们又来到了宋子文的墓前,宋美龄悲凉的说道“没有想到,当年的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和外交部长,如今死后却葬在异国了,哎!咱们宋家人为什么会葬在这里”这是包括宋美龄在内的身边的所有的人都哭了,孔令仪最不希望的事还是发生了,她最担心宋美龄触情生情而悲痛欲绝。

2003年10月24日宋美龄在美国纽约去世,享年106岁,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痛恨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