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金砖国家已开始撬动历史“杠杆”

        内 容 提 要:从本次金砖峰会的情况看,新兴国家发出了更强烈的独立于西方的信号。会上提出的建立金砖国家联合开发银行的计划,被西方看作是与世界银行和复兴开发银行“分庭抗礼”的信号。更让西方不舒服的是,包括印度总理在内的金砖国家领导人一致痛斥富国将全球经济拖入金融危机的泥潭,并敦促他们尽快将IMF的投票权分给新兴国家。

  金砖国家第四次峰会昨天在印度首都新德里闭幕。自2001年美国高盛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吉姆-奥尼尔首次提出金砖四国(BRIC)概念以来,这个最初只是用来向跨国公司介绍最具成长性和吸引力的新兴市场的商业概念,逐渐发展成为新兴市场国家间的多边磋商与合作机制,并迅速跃升为最高水平的一年一度的领导人峰会。它唤醒了沉寂多年的南南合作机制,成为厌倦了冷战结束以来西方国家主导世界模式的人们最大的理想寄托。  从本次金砖峰会的情况看,新兴国家发出了更强烈的独立于西方的信号。会上提出的建立金砖国家联合开发银行的计划,被西方看作是与世界银行和复兴开发银行“分庭抗礼”的信号。更让西方不舒服的是,包括印度总理在内的金砖国家领导人一致痛斥富国将全球经济拖入金融危机的泥潭,并敦促他们尽快将IMF的投票权分给新兴国家。  实际上,从在世界政治与经济格局中所占的权重来看,金砖国家的成色本来就很“足”。在政治层面,俄罗斯和中国为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巴西、印度和南非则为非常任理事国;在经济层面,五国GDP总和约占世界总量的20%,外汇储备占全球的75%,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已超过50%。如果再加上占世界领土总面积的近30%以及占世界总人口的约43%这两个硬件指标,金砖国家的广泛代表性和影响力自不待言。

  前几年,金砖国家常被抨击“过于分散”,而在这次峰会上,“团结”、“共赢”成为五国领导人挂在嘴边最多的话。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峰会的宣言中不仅有经济合作的内容,还有“对话是解决叙利亚和伊朗危机的唯一办法”等字眼。这显示金砖国家试图在外交上也发出一致的与西方不同的声音。这个团结的声音无疑大大增加了“金砖”的成色。

  金砖国家的发展超越最初的经济范畴,向更广阔的领域延伸显然已经成为趋势。3月初,笔者在赴新德里出席“南南发展援助合作”的会议途中,就在机场邂逅了前往新德里参加金砖国家智库论坛的中国学者代表团。除了学界和智囊团之间的频密互动,五国间的企业界也召开研讨会。另外,政府层面的参与也早已不局限在外交部和商务部,而是扩大到财政部、经济部、农业部、卫生部以及负责国家安全的机构。

  就在金砖国家新德里峰会召开前夕传来消息,美国提名的韩裔教授金辰勇、尼日利亚财政部长恩戈齐-伊韦拉和哥伦比亚前财政部长何塞-奥坎波将参与角逐下一届世界银行行长。这是自世行1945年成立以来,首次有其他国家的候选人与美国提名的人选公开竞争,也是发展中国家首次向世行行长宝座发起挑战。不管成功与否,“金砖”已经开始撬动历史的杠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