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安事变中纵横捭阖的宋美龄

1936年12月12日凌晨,为逼蒋联共抗日,张学良、杨虎城毅然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12月26日,事变以蒋介石接受“停止内战,联共抗日”的主张而和平解决。

从事变发生到和平解决的半月时间里,各方为寻求各方都能接受的方案,煞费苦心,竭力工作,由始至终参与其中的蒋介石夫人宋美龄,可谓多方斡旋,纵横捭阖,为和平解决事变贡献不小。

一是探明情况。得知消息,宋美龄倒吸一口凉气,但很快冷静下来。当晚,便与孔祥熙及蒋之顾问端纳连夜从上海乘火车直奔南京。面对混乱的南京政府,他却异常镇静。她找到中央军校教育长张治中设法阻止何应钦动武,要不惜一切代价确保蒋介石的安全。接到了张学良发给她的电报,知悉了事变因由和蒋介石目前性命无忧。同时回电安抚了张学良,以防节外生技。

同时与哥哥宋子文商量让蒋的顾问澳大利亚人端纳先去西安探明情况。这就是宋美龄一个精明之处,端纳是此行的最佳人选,因为端纳曾是孙中山的顾问,又做过张学良的顾问,东北易帜后又做了蒋介石的顾问。因为端纳和张学良的交情颇深,又和蒋介石夫妇的关系亦非同一般。这样端纳此行不会有生命之忧。

12月13日,端纳携宋美龄给蒋介石和张学良的亲笔信,从洛阳飞往西安。12月15日,端纳返回洛阳,先向宋美龄通报情况,并会见中外记者,说明张学良及其部下,根本不想伤害蒋委员长,纯是为救国主张。把蒋介石的现状以及“西安事变”的真相公布于众。

二是阻止动武。西安的情况宋美龄有了底。便把精力转向南京。极力阻止何应钦动武,并与何展开论辩。何应钦以维护国民政府威信为借口,声称应立即讨伐。宋美龄则强调,用武力会危及委员长生命安全,而委员长的安全与国家有着不可分离的联系。宋呼吁,不能轻易动武,使和平无望,即便要讨伐,也先尽力求委员长脱险。何讥讽宋,一介妇人,只知救丈夫。宋回敬说,我虽为妇人,想营救丈夫也不是为一已私利,若委员长之死,能为国家造福,我就劝他为国牺牲。

三是游说高层。宋美龄极力说服这些高层,动武不仅使领袖有生命之忧,而且殃及西安数万无辜百姓,还让国力白白浪费,所以为国家必须寻求和平解决的途径。现在你们可以做动武的准备,但绝不能开枪、轰炸开启挑衅,而借机营救委员长,假如和平无望,再动武也不迟。我相信大家虽与我看法不同,而态度是相同的,大家必须支持我的主张,谩骂不能慑服叛徒,更解决不了现局。请大家深思。

四是稳定局面。宋美龄亲自召开黄埔系将领会议,特别告诫黄埔诸生必须保持冷静,“在未明事实真相前,切勿遂加断定,遇事镇定,勿尚感情。”同时为有效控制何应钦,宋美龄指示端纳,于12月16日再飞西安,让蒋介石下达南京停战的手令。17日晚,张学良派蒋鼎文携蒋介石的手令到洛阳,18日飞抵南京,亲自交于何应钦。至此“西安事变”的解决开始动武转向和平。

五是力主和解。17日周恩来飞抵西安。从此,自事变以来,几方的矛盾难以调和,各方的斡旋,在周恩来的协调下进行,局势渐渐平稳下来。在南京的宋美龄,看到何应钦下达了停止轰炸和停止进军西安的命令才放下心。在掌握了西安情况的前提下,宋美龄力排众议积极推进和平解决,为不留给国民政府不同意见者以口实,让宋子文以私人身份前往西安。12月20日,宋子文到西安与蒋单独交谈,与周恩来会面得知了中共力主和平解决事变的态度,并于21日回到南京。

六是亲赴西安。此时的南京已稳定,中共的态度已明确,宋美龄认为去西安的时机已成熟,于是与端纳和宋子文一起,于12月22飞往西安。要到西安时,宋美龄的心里还是打鼓的,虽对局势有基本的判断,但毕竟这种事情是平生第一次,加之一介女流,宋美龄便拿出一支精制的伯郎宁手枪对端纳说:万不得已,你一定毫不犹豫地用它打死我。端纳默默的点点头。

但让宋美龄没有想到的是,一下飞机,张学良和杨虎城热情欢迎了他们,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此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