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有钱的食神:砸490亿买下国外食品巨头,今78岁仍奋战一线

10月24日,全国工商联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了《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在这份名单上第二个出现的名字就是双汇集团的董事长万隆。万隆不仅是一个杰出的民营企业家,他还是全球最贵的职业经理人之一。据媒体披露,2017年,万洲国际(2014年1月21日,双汇国际宣布更改公司名称为万洲国际有限公司)行政总裁万隆年薪2.91亿美元,约合20.24亿人民币,甚至比美国苹果公司的CEO库克的薪酬还要高。另外,根据最新的胡润百富榜显示,万隆的身价为120亿人民币,位列中国富豪第286位。从这个角度来看,万隆可以称得上是中国最有钱的食神了。

双汇给万隆如此高的薪酬,更像是对这位已经78岁老人的褒奖。尽管已经远远超过退休年龄,万隆的工作量仍是很多年轻人无法想象的,他周末几乎不休息,只要不出差,就在办公室上班。工作一天后,回到家通常是晚上以后。交谈中,完全感觉不到他对闲暇生活的向往,这位在双汇集团拥有绝对权威的创始人在谈及双汇的明天时是如此滔滔不绝,好像他从未想过要退休。

2013年5月29日,双汇国际宣布以71亿美元(约490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美国最大的猪肉生产商史密斯菲尔德。在万隆看来,这笔“小猪吃大猪”的收购,是他退休前给股东最大的礼物。 这一切,在外人看来可以称作是惊心动魄的成就,就被这个老人一步步实现了。于是在2013年11月,美国《时代》选出全球十三食神,双汇掌门万隆成唯一上榜华裔。

1940年4月,万隆出生于河南漯河。在那个艰难的时代。万隆小时候小时候基本没吃饱过,经常去挖野菜、刨草根。他高中未毕业就去当了铁道兵。因为当兵不仅能自食其力,还能养家糊口。服役期间他曾去过福建、黑龙江和云南,修过成昆铁路。入伍5年后,万隆复员至漯河肉联厂,即双汇的前身。 进了漯河肉联厂,万隆从办事员开始,后来做到办公室主任、副厂长。

而这个国营小厂由于体制、市场等原因在河南省的10家肉联厂中连年倒数第一,到了1984年受整个大环境影响,已经走到了资不抵债、濒临倒闭的边缘。 在各地肉联厂走投无路的情况下,1984年,河南省主管部门在10家肉联厂实行试点改革,由省管下放到地方,漯河肉联厂开始了改革之路的探索。第一件改革措施就是以前所未有的民主选举方式推选新厂长,结果军人出身的万隆以全票被选举为漯河肉联厂厂长。

新官上任三把火,摆在万隆面前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将企业从死亡的边缘线上拉回来。他首先从内部管理开始,制定了一套严格的生产规章制度。1994年开始,漯河市在企业法人代表中推行年薪制。企业负责人的年薪,与每年的利税、招商引资、固定资产投资等指标挂钩核定,不管是谁都不得马虎。万隆有一次直接把市里面领导的一位亲戚拿下,连说情的机会都不给,这个领导只能无奈地说了一句:“万隆这个人,头发少,头皮硬。”而对于能力强的业务员,万隆也毫不吝啬,90年代初,双汇的一位区域销售经理一年能拿10万,在漯河这笔钱能买两套100平米的房子。

凭借着务实作风和奖罚分明的态度,万隆带领双汇走出了困境,不仅还清了债务,而且还发展成为国内最大的肉类出口基地,产品畅销东欧。 但是国际市场风云突变,不久,苏联解体、东欧巨变,双汇失去了国外市场。这无疑又一次将双汇逼到了绝路上。企业该怎么办?万隆又一次显示出了他过人的胆识。他拿出企业仅有的1000万元家当,从日本、法国、瑞士引进了10条火腿肠生产线。经过全厂人的共同努力,到1993年底,当年实现销售收入7.5亿元,利税7000多万元。

90年代中期,双汇名声鹊起,万隆成了地方上举足轻重的人物。1996年,漯河评选建市十周年为城市做出贡献的“十大功臣”,万隆毫无悬念地排在首位。

1999年末,万隆又将国外“冷鲜肉”的概念引入中国。这种“冷链生产、冷链运输、冷链销售、连锁经营”的肉类营销模式,需遵循“三就地”原则:就地生产,就地配送,就地销售。最经济的布局是每300公里之内有一个屠宰厂和加工厂,这彻底改变了中国几千年来走街串巷、设摊卖肉的做法,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便利。

正当万隆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资金却开始短缺。他至今记得春节前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为了一笔30万元的贷款,他不得不在银行行长家门前守至半夜。当行长酒酣耳热回到家门口时,瑟瑟发抖的他送上两箱精心准备的风干肉。如此,双汇的产品才得以出现在春节的货架上。

这件事使万隆首次意识到资本的重要性,银行的傲慢令其心生芥蒂。于是从1992年起,双汇开始引进外资,合资设立子公司,先后引进包括香港华懋、日本火腿和美国杜邦等6个国家和地区的16家外资机构,获得了扩大投资急缺的资金,也筑造了双汇帝国庞杂的子公司系统。在合资过程中,双汇集团一直坚持股权和经营上的主导。 终于在1998年,双汇集团设立子公司双汇发展,登陆A股市场。

随着旗下上市公司和双汇发展的两次融资,海外资本的陆续注入,双汇开始迸发活力。短短数年间,先后有6个国家和地区共计16家外资进驻双汇,包括高盛集团、淡马锡控股、鼎晖投资等。万隆周旋其间,16家资本无一家在双汇参与管理——万隆给予其年超30%的高收益,其分红高达51个亿。“有时候我还受批评,说有钱都‘吃光分尽’,但我一直都觉得高分红是对的。”万隆说。

而在与外资的“斗法”中,一家想控股双汇的企业曾威胁万隆说,如果不能取得双汇的控股权,将扶植河南的另一家企业。 这家外资的代表向万隆说:“老万啊,一山不能容二虎啊。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万隆回答说,那你就扶起来另一只虎吧,咱们斗斗。就这样,万隆一方面给资本“糖”吃,另一方面又把企业的命运掌握在中国人手中,把外资收拾地服服帖帖,也正是借助资本的力量,万隆才在2013年完成了“蛇吞象”的壮举,双汇这家2012年营收397亿元的中国企业完成了对一家一年营收803亿元的美国企业的收购。

尽管万隆作出的成绩令世人瞩目,但在在面对媒体和世人追逐的目光时,总是淡淡一笑:“我不过是个杀猪的,有啥好说的。”这位78岁的食神现在依然稳坐双汇的第一把交易,依然坚韧不拔地继续他的屠宰事业。尽管已功成名就,但他仍不肯承认自己的成功,他说:“什么时候双汇从我手里交出去了,还能保持现在的发展势头,那我就算成功了。”而三十多年的时间,万隆对于双汇而言,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领导者,更是一种精神象征。